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无锡旧事【短篇小说】  

2018-07-30 14:28:49|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国初年,陈良久从江西赣州迁居江苏无锡,在太湖边蠡园附近开设一家陈记酒作坊,太湖碧波万顷,风光迤逦,湖中盛产太湖鱼,临街往来粮食布匹客商不断,生意十分兴隆。
       尤其值得一提的太湖鱼汤,选用一斤多重的太湖白鲢,清汤香油,加入三四片榨菜,小火熬半小时,回味悠长,好菜就得配好酒,陈记酒名声大,南北客商无不以饮一杯陈记酒为快。
       南方人没有边音鼻音之分,大家一律将陈良久称之为陈酿酒,陈良久一想,陈酿酒这名字更好,“陈”表示酒的年代存放时间长,“酿”表示做酒的工艺,“酒”是自己行业,时间长了,人们反倒忘记了陈良久的真名。
        酿酒第一讲究的是水质,太湖水源来自长江,水面广大,因此水质优良,能酿好酒;
        酿酒第二讲究的是原材料,当时的无锡是号称江南米码头,素有小上海之称,大批的优质粮食积聚到无锡,然后转运到全国各地,陈良久总是选用上等的稻谷,小麦,高粱等做原料,因此原材料上乘,也能酿好酒;
        酿酒第三讲究的是酿酒工艺,陈良久家里世代酿酒,工艺独特,香气浓郁,久负盛名。
        出门在外的人喜欢攀老乡,粮食行老板蒋锦记也来自江西,不过是柴桑人,大概是蒋干的后代。
       他乡遇同乡,俩人过从甚密,过年过节,互相拜访自不必说,就是平时谁家做一两个好菜也要把对方请来喝一两杯,说一说对家乡的思念之情,讲一讲生意的近况。
        有一年盛夏,酷热难耐,俩人略喝了几杯酒,蒋锦记提出到太湖里游泳,降一降暑热,陈良久欣然答应,陈良久一下水三下五除二就游出了几公里远,蒋锦记觉得自己出身柴桑,是在长江里泡出来的,哪能落后?谁知一使劲脚被水草缠住了,直呼救命,陈良久游回来把蒋锦记拖上岸,两人重新置酒在湖边月色下继续畅饮。
       蒋锦记问:“陈兄,你如何练得这么一副好水性?”
       陈良久呷一口酒说:“唉!说来话长,那一年被保长骗去抓了壮丁,船过江心时,我只身跳入激流,船上当兵的不断向下游水里开枪,我不是顺流而下,而是逆流而上,在水下潜游几公里才捡回一条命,水下功夫不是练出来的而是逼出来的,你要是顺水漂流早就死于乱枪之下了。捡了一条命,家回不去了就流浪到无锡开了酒作坊。”
      俩人叹息一番,兵荒马乱,存身不易。
      一年寒冬,蒋锦记邀请陈良久到家中小酌,生了一盆炭火,炒了几样小菜,切了一盘卤牛肉,蒋锦记突发奇想说:“陈兄,我们学一学古人,喝温酒,温酒斩华雄嘛!”
       陈良久知道蒋锦记犯了常识性错误,古人喝的酒相当于现代人说的米酒,那自然要加温趁热喝,现在人喝的酒是烧酒,酒精度数高了去了,凉的喝下去也发烧,热的喝下去更不得了。但是他不能说,客随主便嘛!
       上菜时,蒋锦记锅里蒸了一碗鸡蛋糕,由猪精肉剁成肉末,加入生姜、生粉、鸡蛋、芝麻油,精盐、清蒸而成,蒋锦记感觉菜碗过热,一下子端不出来,陈良久走过来,伸出手轻轻端起,一直端到饭桌上,蒋锦记想耍一点小聪明说:“其实,我也能端出锅的。”边说,边伸手去端蒸鸡蛋糕,结果一烫,失手连碗也打破了。
        蒋锦记问:“陈兄,你的手有什么特别之处吗?怎么不怕烫?”
        陈良久平静地说:“手也是平常的手,人也是血肉之躯,没啥特别的地方,只不过幼年时跟着师傅学武功,先用手捏烧红的木炭,手上烫起大包小泡,而后练习用手拿烧红的煤炭,再后来要练习用手拿烧红的铁。关键是捏拿轻重有度,速度要快,当然掌纹面也需要有一层厚厚的老茧。”
        蒋锦记方才知道,陈良久是有武功的人。
       蒋锦记粮食行开的比较大,家里有钱,酒具一应俱全,他找来一把银酒壶,倒上白酒,将银酒壶置于铜盆内,铜盆里倒入热水,银酒壶传热快,一会儿白酒就有三十多度的温热了。白酒这东西凉着喝你能很好把握自己的酒量,热酒喝到嘴里没感觉,极易入喉,稍不留神就会过量。
       俩人一人也喝了七八两酒,陈良久喝这么一点酒不算什么,酿酒的嘛,通常刚蒸馏出的白酒都是热的,酿酒的人就要品尝,一把木瓢能盛两三斤酒,舀起一瓢来倒进嘴里权当解渴,一般人如果这样喝酒必醉无疑,再加之蒸馏出来的酒必须勾兑,比如加入冰糖、陈皮、甘草、猪板油等,浸泡一段时间以后做酒的人需要品尝口感,又需要反复推敲,看看还需要加入些什么配料,所以喝酒比喝水还多,这是职业区别。
        喝完了热酒,陈良久告辞,蒋锦记一定要挽着胳膊相送一程,陈良久再三劝阻,说凉风一吹酒劲就上来了,人容易醉酒。蒋锦记不听劝阻刚走出门没几步就感觉胃里翻江倒海,连酒带菜都吐进了太湖。
        陈良久笑着说:“蒋老弟,你这是害怕寒冬腊月太湖里的鱼儿没有食物,给它们投喂酒米呀!”
        蒋锦记不好意思起来说:“出丑了,出丑了,平时我也能喝七八两酒,怎么今天就不行了呢?”
        陈良久说:“蒋老弟,水无常形,人无常势,做任何事情都不能老拿过去做比,就说我们旁边这座蠡园吧,范蠡为越国复国跟着勾践去做吴国的奴隶,历经苦难,立下汗马功劳,一旦勾践夺得天下,范蠡就急流勇退,保全了性命。文仲不知深浅,最后落得身首异处的可悲下场。”
       日子在不知不觉中打发,俩人感情日深,友情愈重,本来以为两家就会一直就会有好相处下去,不想那一年抗日战争爆发了,日本人入侵了无锡,粮食是战争第一资源,蒋锦记抵死不向日本人纳粮,最后被日本人满门抄斩了。
       陈良久也关闭了酒作坊逃往了大西南不知所踪,一段陈蒋友情戛然而止了,只有无锡那些老人还依稀记得曾经有过那么一间酒作坊和一家粮食行,在茶余饭后偶然提起这么一件陈年旧事。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6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