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鸠占鹊巢的故事【短篇小说】  

2018-04-26 10:58:31|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上,陪着老婆去买菜,路过雀巢公寓,远远地看见身材高大一个老年人正凝望着公寓楼发呆,走近了一看认识,是常江,常江以前跟我一起招工,当铆工,但是他没文化,是混进知识青年群体中冒充知青当上工人的,因此一辈子吃了不少苦,识图他不会,下料他也学不来,只能干一些抬钢板,扛工具,收废渣之类的杂活。
         我说:“老常,回家去呀,发什么呆嘛?”
         老常长叹一声“唉——”说:“家我是回不去了,儿媳王恩福把她的父母接过来照看外孙,不让我进家门,我另外租了一间房子,最后看一眼我的孙子。”
         我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那里除了一片豪宅人影都看不见,更别说看什么孙子了,原来常江在做无谓的努力。
         常江应该是这个家名正言顺的业主,房子是他花钱买的,是他请人精心装修的,家具也是他认真挑选的,儿媳也是他花钱给儿子娶进门的,甚至连孙子做试管婴儿的钱也是他出的,如今一切都与他无关了,其留念之情不难体会。
        在我的印象中,常江是个苦命的人,幼年的时候,他们家没有房子,在河滩的湿地上捡几根烂树棍支起一间窝棚,夏天遮蔽不住烈日,冬天抵挡不住风雪,春秋天架不住雨水的侵袭。
         常江的父母是那个年代少有的没有职业的人员,也不知这一家人是怎么活过来的?
         离河滩不远处是一排红砖黑瓦的干休所,那里面住着一些老革命干部和他们的子女,孩子们每天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地去上学,常江只能远远看着这一群幸福的少年,眼里流露出羡慕之色,他则挂着一个筐子去挖野菜或者去捡木柴。
        有一次放学的时候,我看见常江正在翻捡干休所居民倾倒的垃圾,那里面竟然有可口的食物,常江抓起垃圾狼吞虎咽,我似乎明白了常江他们家为什么把窝棚搭建在干休所附近的原因了,残羹冷炙也是可以果腹的。
        生活有时候很幽默,知识青年下农村,常江也下农村了,不过名称略有区别,他们叫社会青年。大约无娘的孩子天照应,常江经常饥肠辘辘,可是他却长得高大粗壮,身高一米八六,体重二百多斤。干农活讲究的是力量,因此,常江在农村深得农民好评,最后一批知识青年招工的时候,黄队长对我说:“常江这孩子怪可怜的,父母双亡,不行的话你帮忙把他的档案改一改,混进知青里招工算了,也算替他做一件好事,他留在农村始终是我们农民的负担。”
      我说:“档案是什么样子我也没见过,怎么改?改档案不犯法吗?还是他自己改吧!”
      黄队长笑着说:“档案就是一张纸,上面写着姓名,年龄,文化程度,政治面貌,家庭情况。这东西放在大队部,拿出来容易,改完了悄悄放回去就行了。常江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你让他怎么改?我们是哥们,好说好商量,出了事我负责,跟你没关系,这该行了吧?”
      我一想,就是帮人填一张表,这种事我常做,也不多这一回,也就答应了。
      要说吧,我跟常江真的有缘,下农村在一个生产队,招工又在同一家工厂,分工种我们俩都是铆工,只不过我看图下料,他给我打下手,他有股子蛮力,抡大锤正合适。
       常江年轻时还是幸运儿,竟然有一个气焊工爱上了他,婚后生了一个儿子,几十年都过的比较平稳,他平日里省吃俭用,我几乎从没见到他在外面吃过一回早点,也没见过他穿过工作服以外的衣服,抽档次最低的香烟,而且每次都躲到厕所里去抽,免得互相递烟,对于我这样的“大恩人”他也只请我喝过一回酒。
      有一年过春节,我们班的同学富达来给我拜年,富达当年就是干休所里的居民,那天,他突然看见常江,他哈哈大笑着说:“常江,你小子居然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以为你不是饿死就是偷东西去了哪一件劳改农场。哈哈......”
        当时,我替富达捏了一把汗,大过年的你说点什么吉利话不好?不是说人家死了就是说人家坐牢,这要是常江翻脸不认人,醋钵大的拳头可是闹着玩的?他一口气可以挥舞三十六磅大锤五百下,我们俩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常江一看见富达立刻就觉得自己矮了一截,他陪着笑脸,拿出香烟,然后让我把富达带到他们家去喝酒,我想,老革命的后代就是有底气,这样的话我断然不敢贸然说出口。
        常江几乎把所有的钱都给儿子存蓄起来,他大概希望有一天儿子孙子一大家人欢欢喜喜,团团圆圆,过上幸福美满的日子,他太需要这样的生活了,少年时,他没有一个像样的家,青年时父母双亡,孤独无助,老年了有这样一个家庭是对他过去失去的一切的一种弥补。
       但是,命运又一次捉弄了他,他因为没文化,他老婆患有高血压病症,他听信推销药品江湖医生给他老婆一个劲儿买降压药,结果去年他老婆没有死于脑溢血而是死于肾衰竭,如今,在这个世界上他还是只有一个人,而且,常江不喜欢结交朋友,他孤独心情我很能理解。
       他突然问我:“大哥,一只鸟跑到另一只鸟窝里去叫什么来着?”
       我差一点忍不住笑出来,我知道他指的是王恩福的父亲王二傻子堂而皇之地住进他的家里,他却要另外租赁房子住的事情,我说:“那叫鸠占鹊巢。”
       常江咬牙切齿地说:“狗日的王二傻子就是一只斑鸠。”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