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艾敏【短篇小说】  

2018-04-11 16:04:41|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年以前,我曾经写过一个疯了的邻居老太太,专家批评我说,那不是疯子,就是脾气不好的老太太。我没有学过专门的精神病病理学,但是,我一辈子与“疯子”打过多次交道,自信对疯子多少还有一些了解,我以为“疯子”并不全等于精神病人,“疯子”是民间对于精神状态不太正常的人的一种统称;而精神病是医生对于病人的一种界定,这二者应该还是多少有些出入的。

         今天早上偶然碰见艾敏在买菜,艾敏六十多岁了,西装革履,系着鲜红的领带,满头青丝纹丝不乱,面皮白净,脸上一条皱纹也没有,仿佛岁月这把杀猪刀对他一点作用也没有,我不知道他这一辈子是怎么过来的。我笑着说:“老艾,瞎折腾把老婆整疯了,只好自己买菜吧?”

         艾敏一点不恼也笑着说:“老兄,你倒是家务活啥也不干,你对着镜子看看你老的模样,都快老得掉渣了,哈哈......”

        我们俩是老朋友,关系融洽,互相开个玩笑是常有的事。艾敏三十多岁就当了我们总公司下属的一个保温材料厂厂长,那时候,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是一方诸侯。我在总公司担任工会主席,有时候下去检查工作他就留我喝个酒,闲聊一番,彼此很谈得来。

       他们家里闹矛盾是从我带领一大帮基层干部去广州学习开始的,广州人思想解放,生意做的活,我们这些内地人思想僵化,通过学习有助于改变我们公司的经营模式和经营状况。

       那次去学习,公司明文规定干部不准带家属,艾敏却把他老婆也带到广州去了,我批评他,他说:“我老婆不参加公司一切活动,费用全部自己承担,晚上,我带她逛逛不夜城,她是个土包子,没见过世面,绝不影响工作和学习。”

       话说到这份上,我也就没有理由责怪他了。

       第一次住中国大酒店,艾敏的老婆就闹笑话,酒店大门是玻璃感应门,人一靠近门就自动打开,人一进去门就自动关闭,现在很多超市以及医院都采用这种门了,但是那时候内地还没有出现过一扇这样的门,艾敏站在大门口犹豫不决,他大概想,酒店费用太高,是不是另外替他老婆找一家比较便宜的旅馆。他老婆神色慌张大喊:“艾敏,快走,小心把你夹住了。”

      惹得周围的人无不哈哈大笑,艾敏气得脸色铁青,然后粗鲁地说:“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喜欢夹着?”说完头也不回地独自走了。

      艾敏老婆无人管了,没办法我只得把她带到附近一家小旅馆安顿下来,当然这个费用得由艾敏自己掏,我掌握的经费没有这一项开支。事后我就对艾敏说:“你答应过你老婆你自己照料,结果你一发火扔下老婆不管了,我只能替你管一时,不然你就违反规定了。”

      艾敏也觉得自己过于冲动,老婆还得他自己管,抽空又去照料他老婆了。

      学习结束返回来前一天,我放假大家休息一天,各自购点礼物回去应付亲戚朋友,艾敏和他老婆与我一道去公园游玩,公园里养着一只雄性山魈,就是传说中的鬼怪,那东西通人性,竟然能区别男人与女人,当看到女人时,它会举着生殖器嗷嗷叫,围观的女人很多,大家权当没看见,谁会跟一个畜生一般计较?可是艾敏的老婆却大叫一声:“哎呀!妈呀!”然后就用手捂着脸,显示出一副少女般纯真害羞的样子。

       这一次游客笑的更厉害了,这女人幼稚得真是没法说,艾敏受不了竟然一个人坐火车提前回公司去了,没办法,我只好再次把艾敏的老婆捎回了家。

       艾敏的老婆见自己的男人不要自己了,一回到家就疯了,她把艾敏穿过的衣服和鞋子全部用剪刀剪破,让艾敏第二天无法走出家门。

      艾敏就势一歪滚到一个寡妇怀里去了,这寡妇比艾敏还大两三岁,人们说什么的都有,说艾敏竟然把自己年轻的老婆扔了找个老寡妇,缺少母爱;也有人说,艾敏平日里就生活在女人堆里,他又是一个好色之徒,这一回好了,他老婆成全了他。

      组织上委派我去跟他谈话,我对他说:“第一,你没有离婚与别的女人同居属于非法同居,是违法行为;第二,婚姻法不允许与一个没有生活能力的女人离婚,而且,你老婆是因为你而疯的,必须回家去照料自己疯老婆,否则组织上会对你进行严肃处理。”

     不知专家会不会认为艾敏的老婆也不算疯子?但是我以为这就是疯了,我记得下农村时,我们生产队有一个女孩爱上了我,经常从家里带菜给我吃,有些知识青年偷农民的菜吃,我生性胆小,从来不敢偷菜,因此总是吃光饭读书,饭吃完了不知道饭的味道,只记得小说中的故事情节。女孩有一次送给我的是洋葱炒肉,那时候买肉需要凭肉票才能购买,有多么贵重就无需赘言了。但是我不吃洋葱,那一大杯菜长了很长的白霉,女孩以为我不爱她了,当场就疯了,不吃不喝,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没有办法,我只好把她送回家去,平日里温顺可爱的女孩一旦疯了力大无穷,我抱都抱不住,她还时不时咬我一口,疼的钻心,但我不敢松手,好不容易才将她送到他姐姐手上。

     很幽默地是她后来读医科大学毕业留校成了精神病教授。

      另一个女知青因为长期不招工,也疯了大冬天往长江深处直走过去,当时只有我一个人坚持冬泳,不得已我脱掉棉衣把她拉回来,她也是对我又打又咬,我忍着痛又把她送回城里,县知青办为她办理了病转,有了工作又回到城里不久神经就正常了。

      艾敏不听劝告,仍然不肯回家,最后公司对艾敏做出了撤销他厂长职务严肃处理决定,如果他继续执迷不悟可能连饭碗也不保,不得已他才回家去了。紧接着公司又把他调动到新疆分公司去做职员,他和他老婆举家迁居去了新疆,直到退休他才从新疆搬回来。

       艾敏的老婆生活仍然不能自理,不认识人,也不会做事,这么多年一直是艾敏照顾着,我记得以前他老婆很能干,家务事从来不要艾敏插手,那时候艾敏活的很潇洒,也不知道这么些年他是怎么过来的,但是他却依然显得很年轻。

       我想,艾敏不珍惜生活,自己给自己酿造了一杯苦酒,经过这么多年的折磨,使他终于认清了生活的本来面目,说明他思想开始成熟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10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