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酒不醉人人自醉【短篇小说】  

2018-03-30 16:37:29|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早上吃早点偶然遇见我们原来公司的工会马副主席,马副主席患酒精依赖症多年了,自从公司工会骆主席喝酒醉死了之后马副主席就以为自己一定能崴正了,谁知他上边没人,根本就没人想到他,他一气之下调到另一个公司去了,其实人在哪儿都一样,你没有靠山在哪儿都坐不稳,从那以后,马副主席就整日以酒消愁,喝酒与抽烟一样,越来越上瘾,大凡抽烟的人一开始一天抽一包烟,逐渐增加,后来一天抽两包,再后来一天抽三包烟,直抽得屁股后面冒烟,像喷气式飞机。喝酒也会逐渐增加,一开始一餐喝一两,慢慢一餐喝一斤。专家给出的酒量白酒一天不能超过八钱酒,很显然过多的酒精无法排出体外,你就酒精中毒了。
     马副主席患酒精依赖症究竟有多严重呢?我不是太清楚,不过我见过他几回不正常的状况,他吃早点也要喝一斤酒,一碗财鱼面,一斤酒,想想都觉得可怕,可是这就是马副主席的真实生活,据说,他中午也喝一斤酒,晚餐还是喝一斤酒,遇到朋友或者家里来客还额外增加,他一天究竟喝多少酒真没个准。
      酒精依赖症患者是什么表现呢?简单说就是浑身发抖,走路,步调不一致,左脚往左边走,右脚往右边走;说话,嘴不听使唤,不能表达一个完整的意思;吃饭,手不把筷子往嘴里送。他的意志已经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了,自己跟自己对着干,估计活着很累。
     问题是酒精依赖症患者还必须继续喝酒,不喝酒浑身发抖现象更严重,喝了反倒还好一点,就像一个悖论,喝酒有危害,不喝还不行。
    今天早上我看见他吓了一跳,头上碰起了两个鹅蛋大的包,紫色,很显然,他喝了酒不能自制在哪儿磕的,疼不疼我不知道,但是,我感觉这太危险了,弄不好就要命的,这要是撞在汽车上小命就玩完了,这你就不喝酒了吧?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叫了一碗牛杂面,还是拎着一斤酒准备继续喝酒。
     马夫人及时出现了,一把夺下他的酒瓶呵斥道:“老马,你不要命了?昨天喝了酒碰在树上起了两个大包,这要是碰在汽车上你昨天就死了!今天只准吃面,不准喝酒!”
     马夫人拎着酒瓶买菜去了,马副主席试着只吃面不喝酒,可是手完全不听使唤,怎么也把面条送不到嘴里,他的右手一个劲儿发抖,夹着面条的筷子总是离嘴还有一定距离,不得已,他低下头,用左手抓住右手,两只手合力才把一筷子面条送进嘴里。虽然吃了一口面条,但是人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他不耐烦了大叫:“老板,拿,拿酒来!”
      早点铺的老板笑着说:“对的嘛,不喝酒怎么行呢?”随即递给他一大瓶毛铺苦荞酒,谁有钱不赚呢?酒精依赖症不喝酒没法活,喝一口酒手就不会抖得这么厉害。
      马副主席刚喝一口酒,手真的没那么抖了,比较容易把一口面条送进了嘴里,转过头对我说:“老兄,老兄,你,你也来一瓶吧?我,我一起付,付账。”
      我笑着说:“马副主席,我可没你这么好的福气,一大早就喝酒,我刚送完孙子,一会儿放学我还得接孙子,责任重大,开车可不敢喝酒。”
      马副主席说:“我记得你,你也原先酒,酒量很大,喝两口,不,不碍事。”
      正说着,马夫人买菜回来了,一看见马副主席又在喝酒,立刻就来气了,对早点铺老板说:“老肖,我跟你说啊,你们为了赚钱不择手段,我们家老马在你这儿喝了酒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我们法庭上见!”
       早点铺老板脸红脖子粗说:“是老马自己要的,不是我们推销给他的,大不了这一瓶酒我不收钱总行了吧?”
       马夫人怒气冲冲劈手夺下马副主席手里的酒瓶,拎着两瓶酒走了。
       马副主席长叹一声,唉——又开始吃面,我一碗包面吃完了,马副主席才吃了两口面条。
      说起马副主席年轻时那也是风流倜傥的,他虽然没有骆主席酒量大,也能喝个两三斤酒,毕竟级别摆在那儿,骆主席是副处级,马副主席充其量也就是一个科级干部,骆主席能喝四五斤酒那是理所当然,马副主席在科级干部里面酒量已经是佼佼者了,有几个人能一餐喝完三斤酒的?
       马副主席有时候想喝酒了就给我打一个电话:“哥们,过来整两杯。”
       放下电话我就得去,我虽然是基层工会主席,但是,没级别,如果我想请马副主席喝酒,不知道他会不会给面子,所以不敢轻易贸然开口,至于骆主席我连想也没想过,你想啊,人家一个副处级会随便陪你一介草民喝酒?如果你说出来,骆主席驳了你的面子,从此你就连基层工会主席也当不下去了,反之,你不能驳马副主席的面子,不然你的日子一样不好过。
       我刚一坐下,马副主席就拿出六瓶酒,平均分配。我说:“马副主席,这玩笑开大了,你打死我我也喝不了三斤酒,如果你真想我陪你喝酒,就你喝三斤我喝两斤,不然这个酒就没法喝。”
       马副主席也还从善如流,答应我喝两斤他喝三斤。我们俩一喝就是一整夜,第二天一大早,马夫人就对我表示强烈不满:“你们家没酒喝呀?一到我们家就喝一夜。”
       我知道谁这样也不受欢迎,我只好不吭气,不过我想,酒色真是人生两大害,吕布那么好的武功,基本上天下无敌,最终为酒色所伤,让曹操那个匹夫轻易得手脑袋搬了家,但是酒色却分不开,马副主席只喜欢喝酒,他老婆可就不干了,不为酒所伤就得被色所伤。马副主席可就不高兴了:“你个败家的娘们,这是我哥,你不会说话别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滚一边去!”
       从那以后,马夫人就对我恨之入骨了,再也没跟我打过招呼。
      马副主席既然把我当朋友,我有难处也请他帮忙,有一次,我请一个河南的客人喝酒,我听说那个老乡能喝三斤酒,我弄不过他,把马副主席请来帮忙,马副主席把河南人放倒了;另一次我请一个山东人喝酒,听说那是梁山好汉,一口气能喝四斤酒,我又请马副主席帮忙,马副主席也有些害怕,他玩心理战,一人分五瓶酒,山东人直爽,以为马副主席真能喝五斤酒,竟然甘拜下风。
      马副主席就是这样摸爬滚打在酒桌上过了一辈子,也不知道他这辈子究竟喝了多少酒,反正现在喝成了酒精依赖症患者。
      马副主席没有酒面条也难以下咽,推开碗准备站起来离开,他浑身又开始颤抖起来,马夫人不放心他转了一圈又来了,把马副主席按在座位上,然后坐在他身边端着碗喂他面条,把他当作婴儿......
      我还有事,跟马副主席挥了挥手示意,然后离开了,我突然想到一句名言——酒不醉人人自醉,千真万确呀!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