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老蓝的老婆对他深沉的思念【短篇小说】  

2018-03-01 09:49:42|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月初三那天,我下楼给电动车充电,见到老蓝的老婆,打个招呼,祝她新年快乐。谁知这个招呼打麻烦了,老蓝的老婆拉着我就不放手,述说着对老蓝的思念,弄得我很下不来台,我这人情商不高,不知道如何应付这种场面,口舌笨拙,不敢轻言,害怕说错了话,大过年的勾起她的伤心,又不善于解脱,急得一头汗,好在蓝老虎及时出现了,他把他妈妈拉回家里去了。
      老蓝以前跟我在一个公司就职,老蓝在生产办任生产调度,我在企管办做企业管理,两个部门紧挨着,老蓝有空了就过来坐一坐,与我聊一聊组织生产的烦恼,我有时候也去生产办去找老蓝谈签订合同的事宜,告诉他们准下一步生产产品需要做的准备。
      我们俩私交不错,经常在一起喝个酒,有时候,他老婆做了个好菜,他就打电话给我去他家喝一杯,有时候我想喝酒了,半夜也打电话把他约出来去吃宵夜,一个杂锅仔,一人一小瓶毛铺酒,神吹胡侃半夜。
      老蓝比我大一岁多,老蓝的老婆总是管我叫大兄弟,我也管老蓝的老婆叫嫂子,我跟老蓝关系融洽,从没闹过矛盾,因此,老蓝的老婆看到我感觉特别亲切。
      大约是我们俩都喜欢喝酒的缘故,老蓝跟我一样都患有心脏病,自从住过一次医院以后,我们俩喝酒就克制了,不敢放开量喝酒,害怕喝高了一命呜呼。
      不同的选择是从退休开始的,老蓝退休以后去了河南一个私企打工,走的那天,我们俩一起喝酒为他送行,我说:“哥们,退休了,钱多多花,钱少少花,悠着一点,别玩命,打工不是你我这个年龄干的事情了,颐养天年,多活几天。”
      老蓝可就不高兴了说:“兄弟,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只有一个孩子,买一套房子就行了,我是两个儿子,两个儿子都结了婚,没有大房子,等着我去卖这一把老骨头给他们挣钱买房子,两个儿媳对我头不是头脸不是脸,甩脸子给我看,我必须出去打工挣钱。”
     我笑着说:“你应该学一学张教授,张胖子跟你大儿子蓝老虎都是锅炉工,张教授觉得他的胖儿子不争气当锅炉工给他丢脸了,干脆,儿子也不认,孙子也不要,张胖子没办法只好自己发愤图强,三班倒烧锅炉,另外买一辆汽车跑的司,几年下来自己挣钱买了一套大房子。张教授没钱吗?他有钱也不给他不争气的儿子,那真叫把世界看得穿。”
     老蓝说:“老张是狗脸,六亲不认,我做不到,自己的儿子你不帮他谁帮他?”
     那一年过年,老蓝回来过年请我喝酒说:“兄弟,我劝你跟我一起出去打工吧!我一年在外面吃了喝了,还净挣六万块,你在家闲着也是闲着,你既懂生产又懂管理,比我容易打工,肯定比我挣钱多。”
     我说:“心脏病人劳累不得,留条命多活几天,钱挣不完的,况且,我要照顾孙子,走不开,我看着钱挣不到。”
     老蓝就再也没往下说了,过完年他没去河南而失去了江苏,据说,江苏一家私企高薪把他挖去了,一年十万块,可是,老蓝死在了江苏私企老板欢迎的酒会上,一天活儿也没干,江苏私企老板白白赔偿了十万元安葬费。
     蓝老虎和蓝豹子兄弟两人把他们老爹的骨灰捧了回来,我想,老蓝真是为他的虎豹儿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过去说站着出去躺着回来,老蓝比这个还惨,根本就没回来,也没向他老婆做最后的交代,一句遗言也没有,一个大活人,嘎嘣一下就没了,你想他老婆能不难过吗?毕竟夫妻俩一起生活了好几十年,那个感情怎么割舍的开?不过也应了那句古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只是我又少了一个朋友,想吃夜宵找一个伴都难了。
      老蓝的老婆有点儿化悲痛为力量的意思,整个人一下子就变了,以前没见过老蓝的老婆关心过公共事务,她总是守在家里忙里忙外,是啊!老蓝是一大家子人,夫妻两个,两个儿子,两个儿媳,一个孙子,一个孙女,可不就够她忙活的?
      老蓝去世以后,两个儿子都买了大房子,搬走了,儿子儿媳孙子孙女很少回家,家里就剩下老太婆一个人,老蓝的老婆再也不像原先那么忙碌了,她每天一大早就起床,从家里扛一把大扫帚,顺着她们那一栋楼的走道开始打扫,一直扫到很远的马路上,然后,又从家里拎一个水桶,拿一块抹布把物业公司设置在屋檐下的长条靠背椅挨个擦个干净。
     物业公司清洁工职责不仅包括清扫马路,还包括清扫楼梯,有一天,一个女保洁员到我们楼道来扫楼梯,听见楼上藏獒嚎叫,吓得尿裤子问我:“老爷子,我不扫你们楼道行吗?藏獒太吓人了!”我说:“行啊,你不扫我自己扫。”老蓝的老婆干的事实际上是物业公司保洁员的活儿,那些保洁员看着老蓝的老婆替她们干活儿,偷着乐。
     有一天,我老婆就对老蓝的老婆说:“大姐,您少干一点儿,别把自己累着,那些保洁员都很年轻,您替她们干了,她们干啥呢?”
      老蓝的老婆说:“我知道,可是如果我不干活儿我就会想起我们家老蓝,累一点儿好!”
      有一天,她们家柿子树上挂满了柿子,我看见觉得可爱,端着相机就去拍照,老蓝的老婆连忙过来打招呼说:“大兄弟,你喜欢柿子,等柿子成熟了我让我们家虎子打一篮子给你送去。”
      我连忙说:“别,别!我不吃柿子,就喜欢拍照。”
      老蓝的老婆说:“大兄弟你千万别客气,你跟我们家老蓝对脾气,好的跟一个人似的,无话不说,有酒大家喝,有个好菜就想到对方,如今,我们家老蓝不在了,你也就显得生分了。”说着说着眼泪就下来了,扯起衣角擦眼泪。
     弄得我一时手脚无措,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劝说她,我说:“嫂子,您别伤心,生老病死,谁也逃不掉的,想开一些!”
     老蓝的老婆却说:“我们家老蓝要是像你一样想得开他就不会走的那么早,那时候他可比你身体好。”
      老蓝以前的确比我身体强壮,高大威猛,虎背熊腰,要不怎么就能生出一对虎豹兄弟?财狼虎豹那都是猛兽啊!我说:“老蓝肩膀硬敢挑重担,我不如他。”
      老蓝的老婆说:“你们俩喝酒时你说的话我听见了,你劝他留着命多活几天,可是他就像一头犟牛,好赖话听不进去,唉——这都是命!”
      下大雪那一天,零下六度,保洁员都不出来干活儿,我要送小虎子去上学,电动车在冰雪上打滑,开不动,我急的一脑门汗,老蓝的老婆扛着一把铁锹就出来帮我铲雪,那是冰雹凝结而成的冰层,一个老太婆哪里铲得动?一铁锹下去只在冰层上留下一点痕迹,我让她别铲了,她不听,一定要替我铲雪。即使老蓝的老婆真能把冰层铲动,那也不赶趟,最后我带着小虎子打的去了学校。
      我从学校返回来时,老蓝的老婆还固执地在那儿铲雪,根本就无济于事,不得已我把她搀扶回家去了,在我看来,老蓝的老婆不是在铲雪,她是在作践自己,她不想一个人孤独活在这个世界上,儿孙们当然偶尔也回家来看望她,但是那只是一会儿的事情,更多的时候需要她独自面对,她大概想用折磨自己的方式早日了此残生,然后到阴间去与老蓝团聚,我感觉到老蓝老婆对他那一份深沉的爱。
      一大早我起来写文章,看见老蓝的老婆正凝望着西天的即将落下去的圆月,我知道,马上就要过元宵节了,在这个万家团圆的日子又会勾起老蓝的老婆对老蓝的无尽的思念,老蓝对不起深爱他的老婆呀!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7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