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大年初一的眼泪【散文】  

2018-02-17 05:07:38|  分类: 感怀(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小虎子跟随他妈妈爸爸一起去了小虎子外婆家,老婆去一个寺庙信佛教去了,大年初一,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朋友死的死亡的亡,也没啥牵挂了,我很干脆,扒光了衣裤,躺倒睡大觉,约莫五点半钟的时候,老婆推门进来对我说:“小虎子他爷爷起来喝酒了!”
       我笑着说:“我提前进入了共产主义,吃完午饭就睡觉,睡到下午起来再喝酒,最美妙的生活不过如此。”
       老婆说:“你命好,喝吧!”
       我一边喝酒一边打开电视看科教频道的节目,节目中是那些念家的人回家过年的情景,喝着喝着,我不禁老泪纵横了,眼泪顺着脸颊一个劲儿往下流。
      老婆递给我几张纸巾说:“大过年的,日子过得好好的,流什么眼泪嘛?”
      我擦干眼泪继续喝酒,啥也没说,男子汉不是不流泪,只是没到动情时,“家”在心目中分量太沉重了,我饱尝了无家时那种绝望的心境。只要涉及到家我就会动容,无家可归的人就是我的同类,有家的温暖的人我就会与他们一样感觉幸福。
     少年时,我无家可归,跟随茅匠师傅学茅匠,没有工钱,只管吃喝,腿被铡茅草的掉了螺栓的铡刀铡伤了,茅匠师傅不但不管我流血不止的伤势,还拿着从竹扫帚抽出来的竹条子无情地抽打我。
     我当时只有十岁,还是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龄,但是我没有流泪,因为生活需要硬汉,我强忍着。
      房主一个寡妇动了恻隐之心制止了茅匠师傅,替我包扎,还杀了一只鸡给我补身子,伤好以后我离开了茅匠师傅,我想,如果我有家,家人怎么可能这么待我?
     青年时,我无家可归,下农村,到过年的时候,全队的知识青年都回家,我不能表现我无家可归,也跟着大家一起回“家”,到了城里大家分手各自回家,我却无家可归,记得那天是腊月29,天上下着鹅毛大雪,我独自一人站在九龙桥上,大雪落在我身上,我成了一个雪人,我没有流泪,就是后来有一个俄罗斯电影名字《俄罗斯不相信眼泪》,漫天大雪,任何人都不关注你,别说你流眼泪就是你死了也不一定有人注意。
     思之再三,我决定还是回农村生产队的牛棚,其实,我们离开时牛棚就已经从瓦缝里飘进来很多雪花,无法生存才离开的,现在我即使回农村也是死路一条,但是生活让你别无选择,花整整一夜从农村步行回到城里,深一脚浅一脚趟着没膝深的积雪,球鞋早已湿透了,单裤裤缝被冰冻得像一把刀,腹中饥饿,浑身冻得直发抖。我又花了整整一天从城里走回了农村,大雪已经塞满了牛棚,面对此情此景我仰天大笑了,我决定钻进牛棚雪堆里,人在极度寒冷情况下会迷迷糊糊地睡着,然后毫无知觉冻死,绝对没有痛苦。
      就在此时,生产队黄队长不知从哪儿钻出来在我肩上拍了一掌说:“哥们,别想不开,到家里喝酒去,如果得知你留在农村过年,全队人家家户户都会请你过年的。”
     那一晚,黄队长在他们家堂屋里支起一张行军床,只有被子没有褥子,零下七八度,我实在难以入睡。
      果然第二天全队人排着队轮流请我过年,我想起,平日里我常给农民购买那些城里人凭票供应的香烟、火柴、红糖、猪肉、鸡蛋。农民记在心里,过年了感激我。
      我想起,农村缺医少药,我常给他们用推拿法治病,用草药治病,农民也记在心里。
      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农民不仅帮我度过了生活的难关,更重要的是心理的难关。
       参加工作以后,我们学校有一个老师觉得自己老婆是农民,长得又老又丑,学校有一个寡妇年轻漂亮,他用尽各种手段逼迫自己老婆离婚,他首先变卖家里值钱的物件,我记得他们家当时最值钱的是一个红灯牌收音机,价值一百多元,他竟然以二十元价格卖给了别人,家里一贫如洗,他老婆仍不肯离婚,他使用了最后一招毒打老婆,他老婆这才醒悟离婚了。
      当他以为可以去找那个年轻漂亮的寡妇的时候,那女人冷笑一声调动工作回河北老家去了。他一跤摔在门槛上,两不落实。
      我想,这种人没有经历过无家的痛苦,不知道孤独无助的滋味,更不懂珍惜自己的家,将来总有一天会饱尝自己酿造的苦酒。
     果然,昨天有一个朋友给我拜年说起他孤独地住进了敬老院,这其实是生活的公平之处,你不珍惜家,你就应该失去家。
     我珍爱自己的家,年前,突然接到一份快递寄来的礼物,是一包糖果,我正狐疑是谁寄给我的,老婆以她女人特有的敏感说:“一个女人寄给你的。”
     打开一看,还真是如此,我不知怎么向老婆解释,老婆很大度地对我说:“放心,我信得过你。”
     我又流泪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9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