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老朴又抖起来了【短篇小说】  

2017-09-29 10:42:18|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到处都在装点以迎接国庆中秋两个节日,我想现在是个拍摄的好时机,背着相机就出去了,可巧就碰到老朴,他开一辆奥迪,“吱”地一声在我面前刹住车,西装革履地人模狗样地走下来,我几乎吃了一惊,这是老朴吗?我搬迁之前,他还只是一个民工,小区改造他打零工,兴隆河兴修水利工程他也打零工,记得有一次寒冬腊月,他衣衫单薄在那儿搬水泥块,我看着他可怜,还请他喝了一顿酒,毕竟在一块儿共过事,他犯的是国法,已经坐过牢,我就可以既往不咎。
       老朴说:“老主席,还认得出我来吗?”
       我老实地说:“你开着高档车,西装革履,你不下车我绝对不敢相认,这才几天就在哪儿发财了?”
       老朴平淡地说:“我没有发财,就是跟你一样退休了,也回家了。”
       他越是装得平淡越是让我吃惊,我说:“退休你就挖了一座金山?瞧你这模样,整个一个土财主。”
       老朴嘿嘿地笑着说:“老主席你就这一点不好,别人穷困潦倒你同情,别人稍微富一点你就眼红,你应该心态平和一点。”
       我说:“胡说,你这是稍微富一点吗?一辆车几十万,你要是没钱你前妻能接纳你吗?你就是退休也不会比我的退休生活费高,你怎么可能有豪车?”
       老朴不敢往下说了他说:“老主席,别顶真,改天我请你喝酒。”说完钻进车里屁股一冒烟不见了人影。
      我想,老朴真是个谜,前不久还像一条丧家犬到处寻找食物,这才没几天就摇身一变变成了阔佬,就像一个魔术大师变魔法,能凭空变出一辆汽车,一列火车什么的,这世界真的太让人眼花缭乱了。
      我忽然想起老朴到柴油机车间当主任以前是油漆班班长,那可是一个肥缺,工厂是按机械表面积与油漆班结算的,一台上百万元的机械做油漆通常几万元乃至十几万元,而老朴与油漆工是按月结算工资的,一个油漆工一个月只有几百元的工资,这些油漆工基本上没有正式工人,有家属,有社会青年,有农民工,全都是一些女人,比较好糊弄,你稍微有点意见老朴直接就把你除名了,所以都只能任劳任怨,而老朴则一手遮天,为所欲为。
     老朴就是从那个时候起对女人任意宰割的欲望的,他们班有一个长得很丑的女人叫刘幺妹,据说初中没毕业就被学校请退了,刘幺妹的确智商不太高,考试成绩没有一科及格过,于是她的班主任就让刘幺妹的父亲开具刘幺妹痴傻呆证明,刘幺妹的父亲也没文化,四处托人终于开具了一张刘幺妹痴傻呆证明,小心谨慎捧着交到学校校长手里,然后校长轻而易举就将刘幺妹请退出了学校,确保了那一年毕业班学生的升学率。
     刘幺妹父亲觉得自己做了一件蠢事很对不起女儿,就主动提前退休把岗位让给了女儿,刘幺妹虽然上班了却仍然不属于正式工人编制,因为大家都知道刘幺妹是个傻子。
     老朴玩女人就是从刘幺妹开始的,当时这件事传的沸沸扬扬,人们都很奇怪老朴怎么不挑食呢?又丑又傻的女人有啥玩头?
      老朴说:“女人没有美丑之分,只有老嫩之别。”
      很长一段时间人们都不能理解老朴的这一观点,后来老朴担任柴油机修理车间主任,有一天车书记曾经就这个问题与我讨论过,他问我:“老主席,大家都觉得您是一个正派人,从来不苟言笑,但是我也听见过您谈论女人的美丑问题,好像说的挺深奥,说看女人的美要从历史、容貌、气质、文化内涵等多个角度去看。但是老朴怎么就没有审美观呢?”
      我想了一下说:“老朴不是不知道美丑,而是对女人采取的是实用主义政策,老朴这样做很危险。”
       他们油漆班有一个小寡妇叫王华,丈夫黄大同是大货车司机,出车祸死了,小寡妇本来没有职业,工厂考虑母女俩没有经济来源就照顾王华刷油漆,老朴就打小寡妇的主意,星期天花五毛钱买了一把小白菜拎着就到王华家里去,王华家住兴隆路98栋206,老朴记错了,他拎着小白菜走到98栋208去敲门,女主人打开门一看是老朴,立刻明白老朴走错了门栋,于是调侃老朴:“花五毛钱就想勾引女人啊?女人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不值钱,多花点钱转回去上206门栋,哈哈......”也不知老朴这件事办成没有。
      油漆班还有附近幸福村一个农妇,家里只有两亩薄田难以养活一家人,就托人进了油漆班,这些临时工如果家里稍微日子好过一点谁会愿意刷油漆?刷油漆污染严重,气味难闻,对人体健康有严重影响,没有劳保,收入还低,就这样老朴还打那女人主意,要说吧老朴这人真是色胆包天,他竟然摸到那女人家里去了,那是冬夜,天色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他高一脚底一脚到了农村,正寻找农妇的家,谁知有几个农民埋伏在附近,一条麻袋套在头上,一顿乱棍暴打,打得他鼻青脸肿,然后提起一脚把他踢进了路边的臭水沟,他伤势倒不太重,就是冻得够呛,后来那个农妇不来油漆班上班了。
     老朴就是在油漆班发的财,然后跟朱胜利厂长成了铁哥们,后来提拔到柴油机修理车间当主任,要说老朴这人吧还真能折腾,他来了不几天,就赶上改革,把全民所制企业改制成民营企业,把车间改为柴油机修理公司,自己当董事长,下设两个分厂,摊子铺得很大,派头也很大,像做大事的人,唯一没有改的就是他那好色的老毛病。
     车书记多次批评他他不改,我也一直与他作斗争,坚决维护女职工的合法权益和利益,老朴有点狗改不了吃屎的味道,库房保管员廖桂香因为库房比较僻静,一个星期发放一回原材料,平时很少有人去她那儿,老朴觉得有机可乘,老朴说话分不清边音与鼻音,他总是把廖桂香称着尿桂香,我就调侃他:“老朴,你真是好色,女人的尿也有桂花的香味?”
     车书记就敲边鼓说:“老主席不是在跟你调侃,而是在批评你,你要把心思用在工作上,把公司效益搞上去,保住广大职工的饭碗。”
      老朴支支吾吾说:“公司是我的,我、我能不尽心尽力吗?你们、你们俩人都对我不放心,出不了事的。”
       我说:“但愿不出事,大家都在一条船上,一旦出事你就得负法律责任,公司也就垮了,你想清楚了!”
      老朴到底还是出了事,那天中午他把一个来加班的女工强按在地上行苟且之事,最后那个女工报了案,老朴最终是以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
      我估计老朴虽然坐了牢但在经济上并未受太大损失,或者是将钱以定期形式存入银行或者是购买了某种保险,那几年出狱以后,他老婆以为他没钱,所以就离婚了,连女儿结婚都没让老朴参加婚宴。
     如今风声过去了,老朴成功套现,买了大房子豪车,他老婆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所以又接纳了老朴,不知履行复婚手续没有?都是老夫老妻了,也不在乎这个了。
    不过我发现老朴有一个重大变化的不是他又有钱了,而是他那张嘴竟然成了一个喇叭状,再也合不拢了,不知是衰老了还是接吻接的太多,神筋拉伤了无法平复?但愿他这一回真的能改邪归正。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