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洗澡的故事【短篇小说】  

2017-08-03 03:40:40|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温度开始下降,室内温度只有29摄氏度,前一段时间室内温度总是在33~34摄氏度之间,进了卫生间不为别的,就为冲凉,一天也冲十几次,感觉自来水也是热的,冲凉也不舒服,今天不用冲凉了,干脆洗了一个热水澡,你别说,竟然有一种久违的感觉,热水从头上冲下来,冲去了头发中多日积攒的汗渍,大脑皮层有一种轻松之感,洗过之后感觉头发都是蓬松的,热水划过皮肤,毛孔张开了,更容易散热,我突然意识到广州人一年四季冲凉,他们大约体会不到洗热水澡的快感。
       现在的年轻人也许对洗澡不会有太多的体会和太深的感想,一般家庭都有几套洗浴设施,有太阳能热水器,还有天然气热水器或者电热水器,富裕的家庭还有浴缸,疲劳了泡一个热水澡,浑身有一种通透的感觉,洗澡就像家常便饭,可是我们这一代人仅洗澡这么一件小事就经历了太大的变化,所以感触颇深。
       幼年的时候,我几乎没洗过热水澡,天热固然没什么,光着屁股或者穿一条裤衩,一头扎进河里,痛痛快快洗一个凉水澡,天冷了,洗澡就成了大问题,各家各户都有一些木盆,煮饭的锅洗干净了烧一大锅热水,用瓢舀出来盛在木盆里,洗一把脸,洗一洗脚就算很不错了。七十年代我在河南时,那里的村民洗脸洗脚的水都缺乏,更别说洗澡了,据说当地人一生只洗三次澡,即生下来洗一次澡,结婚时洗一次澡,死了以后洗一次澡,即使是这样也是象征性的,用一条湿毛巾擦一擦,他们全村一百多人只有一口吃水井。看着很漂亮的大姑娘脖子用刀也砍不进去,脖子上的污垢厚厚一层,生活条件太差。后来我跟着武术师学武,武术师要求冬天也洗凉水,美其名曰,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第一次扒光衣服的时候冻得瑟瑟发抖,更别说洗澡了,但是你不洗凉水澡,武术师可不饶你,细细的竹条子抽打得你皮开肉绽,你是洗也得洗,不洗也得洗,练过两次原来万事开头难,冬天洗凉水澡也没什么,既然能洗凉水澡就能下河游泳。那时候很少有人冬泳,围观的人把我当成疯子。
      过年的时候,我还是洗过一回热水澡,母亲单位发票,逢单男人洗澡,逢双女人洗澡,一张洗澡票价值五分钱,这可是一笔不小的费用,那时候吃早点,肉丝面两分钱一碗,油条一分钱一根,三分钱可以吃一餐早点,五分钱才能洗一个澡,足见洗澡有多么重要。
      澡堂里有一个大水泥池,灌满了热水,解放初期很多男人有男尊女卑的封建思想,他们认为那个大水泥池女人泡过,不干净,迟疑着不肯下去。当时这种封建思想很普遍,男人到理发店不让女理发员摸自己的头,更有甚者,我们家邻居老杨头他老婆回娘家去了,走的时候把自己一条裤子晾晒在外面,老杨头想替老婆把裤子收回去,当时又不能用手拿,最后回家拿了一把火钳把老婆裤子夹回去了。邻居李大嫂就笑话他:“你跟你老婆睡过觉,你这个人也不能要了。”老杨头不吭气,男人不能随便与女人讲话。
      澡堂师傅就向大家解释:女人洗过澡以后水放干了,水泥池用刷子刷过,又用开水烫过,很干净。大人们还在犹豫着,小孩子早就爬进水泥池了,水泥池中有摄氏四十度左右的热水,外面下着鹅毛大雪,澡堂里却热气升腾,泡一个热水澡感觉浑身轻松,泡完了热水还可以再用淋浴冲洗一遍,换上一身新衣服,那是那个年代最重要的过年仪式。
      那一天,澡堂里却出了事故,与我们一起去洗澡的老工人李思远进去的时候穿一件很脏的破棉袄,澡堂分内外两间,外间是更衣室放着一大排木躺椅,洗澡的人把衣服脱下来放在木躺椅上,躺椅旁有茶几,洗完澡可以喝一杯热茶,还可以抽一根烟。与李思远临近的木躺椅上是一个富人,穿一件皮大衣,那个年代穿皮大衣的人可谓凤毛麟角,估计是万里挑一的人物,他看见破衣烂衫的李思远直皱眉头,打心眼里瞧不起穷人,坐在躺椅上脱衣服的时候直接对李思远说:“离我远一点,别弄脏了我的衣服。”
      李思远名字取得好,干什么事都思虑得很远,他已经想好了怎么对付阔人,那个阔人光着屁股进了内间洗澡去了,李思远摸出一根烟抽了两口,然后将燃着的烟揣进自己的破棉袄口袋里,再将破棉袄一半放在自己放衣服的躺椅上一半搭在皮大衣上,不慌不忙踱着方步进去洗澡。
     烟头、破棉袄、皮大衣起火都不是明火,不留意根本看不出来,再加上更衣室里面热气蒸腾,光线暗淡,那年代还没有电灯,只有高吊着几盏马灯,“皮大衣”先洗完澡出来了,一看就傻了眼,他的所有衣服烧成了一堆灰烬,然后就吵吵嚷嚷,吵闹声惊动了李思远,他也光着屁股匆忙跑出外间来,不问青红皂白对准“皮大衣”就是一顿暴打说:“他妈的,你有钱了不起呀?老子就指着这件棉衣过年的,你赔我一套衣裤也就罢了,不赔我老子就跟你玩命。”
     大家七手八脚好不容易才把李思远拉开,都劝说“皮大衣”赔人家穷人过年的衣服。皮大衣只好自认倒霉,请人到他家拿了两套衣物,一套赔给了李思远。
     往回走的时候,我们一大群小孩向李思远刨根问底,让他说出实情,他只是笑而不答。
     青年时,下农村,一年四季洗凉水,下雪也照样到长江游泳,农民觉得奇怪,城里人怎么就不怕冷呢?其实我没告诉他们,冬天游长江比夏天暖和,夏天长江是融雪化的水,寒冷刺骨,1975年夏天,我横渡长江爬上岸,浑身都冻紫了;冬天只有脱衣服的时候比较冷,还有出水那一刻凉风一吹感觉特别凉,真正在水里游一点也不感觉寒冷。
     中年时,单位开办澡堂,我倒是常去洗热水澡,给我印象最深的山西人老毕,那个澡洗的就叫一个彻底,当时我脱下帆布工作服摊在地上用塑料毛刷刷衣服,老毕对我说:“老弟,你能替我刷一下吗?”
      我看他赤裸着全身,用塑料毛刷刷哪儿呢?他说:“我先趴下,你给我刷背,然后我再躺着你替我刷胸腹,全身上下哪儿都刷一遍。”
      人岂能用塑料刷子刷?但既然他这么要求我就的成全他,塑料毛刷在他身上“呼哧呼哧”地刷,他还直呼舒服,我们的帆布工作服被塑料毛刷刷几次就刷毛了,老毕的皮比帆布工作服还结实,更神奇的是他的见不得光的地方也可以使用毛刷,疑是天人,从那以后我才真正了解了什么是洗澡,那种拿一条软绵绵的毛巾,抹一点洗浴液,拿热水冲冲与老毕一比根本就算不得洗澡。
      就因为洗澡,那天突然来了灵感,写了一篇《澡堂的故事》的小说,文章发表那天马经理把他自己办公桌上的玻璃捶碎了,暴跳如雷,还反了他了,敢讽刺我?问他还想不想在这个公司干下去了!其实小说是不针对某个具体的人的,讽刺的只是一种现象,但是很多人就喜欢对号入座,尤其是那些没文化的人更是以为小说写的是真人真事,好像鲁迅先生就阿Q这一文学形象解释过这个问题的,但是现在连先生也不太受欢迎了,那天我就知道,因为洗澡的小事惹了大麻烦,砸了自己的饭碗,我只好卷着铺盖走人了,没想到一时兴起闹成一场大事故,从此我对洗澡讳莫如深。
     如今,老了,洗澡已经不是什么大事了,各家各户都具备了洗澡的条件,社会进步了,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回过头想一想过去洗澡发生的故事觉得挺有趣,作文以记之。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