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武大郎死于怕老婆【小小说】  

2017-08-13 10:34:51|  分类: 众生相(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潘金莲之所以敢于杀死武大郎是因为武大郎一贯怕老婆,你要是张飞,他睡着了还睁着一对牛眼,哪个女人不怕?要杀死张飞只能是他手下对他心怀怨恨的士兵,当然武大郎怕老婆有怕老婆的具体原因:
        第一,潘金莲如花似玉,武大郎其丑无比,连做阳谷梦也没梦见过这样的女人会做自己的老婆,突然有一天天上掉馅饼,本来就是天上掉馅饼,广阔大地,芸芸众生也不知道砸在谁的头上,可巧就砸在他武大郎头上,即使潘金莲已经被武大郎搂在怀里了,武大郎也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事情,有时候让潘金莲掐自己一下,看疼不疼,即使很疼,武大郎还想,做梦也会有疼痛的感觉?焉有不怕之理?
        第二,潘金莲性格刚强,张大户不敢惹她,后来西门庆也要让她三分,吴月娘更是担心她有一天做大做强无法驾驭,软弱无能的武大郎与潘金莲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对手,如何不怕?
        第三,潘金莲心眼多,为了立威先说面粉是黑的,然后又与王婆结成死党,武大郎憨厚老实,不知道为什么潘金莲一口咬定面粉是黑的,还以为潘金莲眼花了,也不知道潘金莲为什么一定要逼着他认王婆为干娘,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较量。
        武大郎死了,死于非命,兰陵笑笑生一开始就埋下了武大郎必死的伏笔,而且是惨死的伏笔,因此武大郎之死不是潘金莲的罪过,而是兰陵笑笑生有意为之。
       说几件事大家就知道武大郎怕老婆怕到何种程度:
       有一天,武大郎从徐记粮店买回来一袋面粉,准备做炊饼去卖,挣点钱养家糊口,可是潘金莲的心不在这上头,她就是要故意找茬,她解开面粉口袋的口说:“大郎,你过来,你看看你买的是什么面粉?黑不溜秋,这是面粉吗?这就是煤炭!”
        武大郎信以为真跑过去一看,面粉洁白无瑕,绝对没有掺假,因为徐记粮店在紫石街信誉良好,徐老板世代经营粮食,民以食为天,谁敢在粮食问题上做文章谁就是逆天,谁就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于是说道:“娘子,你眼花了吧?面粉白着呢!”
       潘金莲意在指鹿为马,耍的就是淫威,她岂容辩解?上去就是两耳光,打得武大郎半天找不到北,然后逼着武大郎说面粉是黑的,比煤炭还黑。武大郎明白了,你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你不说,过不了这一关,做不成炊饼,卖不出去,俩口儿怎么活?他一咬牙关一跺脚说:“我买的面粉比山西煤炭还黑。”
       潘金莲呲着一对虎牙轻松笑了,据说,女人如果长一对虎牙,无论她多么美也是克夫的,如果男人不死于非命,也活不长,她已经彻底征服了眼前这个不是男人的男人说:“行了,做炊饼去吧!”
       武大郎捂着发烧的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他不能哭,男子汉打碎门牙往肚子里流血,他含着泪和面揉面做炊饼,然后挑到街上去叫卖,那天他看见郓哥送了两个炊饼给郓哥,第二天,郓哥就问武大郎:“武大叔,你昨天给我的炊饼怎么有一股苦涩的味道?”
       武大郎没有道出实情,因为那个炊饼里面有武大郎的眼泪,眼泪是从心里流出来的,武大郎心有多苦,眼泪就有多苦,那个炊饼能不苦吗?
      武大郎隔壁住着开茶馆的王婆,王婆是何等人物?丈夫死了,儿子失踪,一般人谁承受的了这个打击?古人信天命,认为作恶多端的人必然遭天谴,王婆为什么会摊上这样的悲苦命运?说明王婆本来就不是良善之辈,从后来她唆使潘金莲跟西门庆苟合,毒杀武大郎等一系列事情就可知端倪。
     可是,潘金莲一搬迁到紫石街就逼着武大郎认王婆为干娘,这不是认贼做母吗?武大郎自然老大的不愿意,男子汉第一忌讳的是认贼作父,第二忌讳的是认贼做母。
      潘金莲却不依他,一顿大耳刮子扇过去,直打得武大郎七窍流血,鼻青脸肿,那一天武大郎做好的炊饼也没出去卖,就留在家里馊了,本来武大郎还想硬撑下去,可是,肚皮饿得咕咕直叫,你必须出去做生意,你跟潘金莲耗不过,人家徐记粮店也不能老赊面粉给你,男子汉必须撑起一个家,他只好屈从潘金莲拜王婆为干娘,并且进出路过王婆茶馆必然口称“王干娘”,按道理说,武大郎就已经认贼做母了,你王婆再狠心也不该对自己的干儿子下毒手呀!但是,王婆是典型的最毒妇人心,她硬是逼着潘金莲毒死武大郎,并且自己亲自操刀拿一条毛巾堵住了武大郎叫喊的嘴,也就是说后来武大郎死于潘金莲王婆两个毒妇之手绝非偶然。
       最典型要算武松在景阳冈打死老虎以后,阳谷县县令听武松说,他家兄在阳谷县买炊饼,阳谷县县令觉得武松是个人才,是人才就得笼络他,那一天县令大人亲自设宴宴请武松,做一顺水人情就说:“武都头,何不派一个侍从去把令兄请来一同把盏?我派人专门买来了三碗不过岗的好酒。”
       于是,武松就派了一个贴身侍卫去请哥哥武大郎,武大郎一听说县令请喝酒,高兴的屁颠屁颠的,弹掉身上的面粉,洗了一把脸就要赴宴,刚走出家门,潘金莲就在他身后一声断喝:“回来!你也不拉一泡稀屎把自己照一照,你是何等人物?能跟县令大人平起平坐?那种场合都是西门大官人这样的人物去的地方,你就是一个卖炊饼的命!”
       武松贴身侍卫回到县衙禀报实情,武松气得脸色铁青,一句话也没说,那一天连一口气能喝十八碗酒的武松也喝醉了。
       正是从这一天起,武松就起了杀死潘金莲的心,武大郎死于怕老婆,潘金莲死于骑在男人脖子上拉屎。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