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紫石街钱麻子粮店【短篇小说】  

2017-06-26 11:52:14|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紫石街街尾有一户人家,姓钱,叫钱道成,相貌倒还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中等身材,只是脸上有几颗铜钱大的麻子,街上的人都称呼他钱麻子。
       钱麻子老婆秀芝身材矮小,模样周正,虽然算不上美人,大面子上却还过得去。
       钱麻子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女儿叫钱玉梅,也不知道这孩子是怎么长的,说像她爹吧,仔细看有一两分;说像她妈吧,认真瞧,也有一两分,但是整个人看起来却有一点吓人了,脸是扭曲的,长一双贼眉鼠眼,不但小,还在眼眶里滴溜溜乱转,鼻梁曲里拐弯,上嘴唇上翻,盖不住牙齿,下嘴唇前撮,像一把撮瓢。人见人怕,那时候,女孩十三四岁就嫁人,王六儿的女儿就是十三岁被西门庆撮合嫁给翟管家做儿媳妇的。钱玉梅二十三四岁了,却硬是没有一户人家上门提亲的,估计是男人害怕晚上抱着钱玉梅睡觉会做噩梦。
      钱麻子不明就里,秀芝心里却不踏实,她在十三岁那年被村里的刘财东强奸过,刘财东其丑无比,瘪头洼脑,撮箕嘴,她一直担心会生一个孩子长得像刘财东,后来嫁给钱麻子就是因为那次失身,现在看来,刘财东那个邪恶的基因到底还是残存留在她的体内,最终落实到女儿玉梅身上。
      这件事急坏了钱麻子俩口儿,四处托人说亲。
      一日,街头开茶馆的王婆过来了,王婆说:“钱老板,我乡下有个远房大侄子王二,身材高大,皮肤黢黑,种田人嘛,有一股子力气,家里穷,没有房子,地也是租种刘财东家里的,二十五六岁,你俩口儿要是觉得合适就招赘做女婿,生的儿子随你们家姓钱,事情办成了你们谢我二两纹银就够了。”
       钱麻子是个人才,家里开着紫石街唯一的一家钱麻子粮店,出售江南大米,河南麦子,山东高粱,东北大豆,生意红火,武大郎炊饼的面粉就是从他们家购买的,民以食为天嘛,老百姓早上开门四件事,柴米油盐,钱麻子占着其中的大头,因此钱麻子不缺钱,缺的是“人”。
       隔天王婆把那个“远房大侄子”带过来一看,人长得土头土脑这不假,身材敦实也是真,于是俩口儿满心欢喜,大操大办,也请了七大姑八大姨,伯伯伯母,叔叔婶婶,街坊邻居,大宴宾客。
      钱玉梅婚后果然生下一个儿子,这儿子却隔代遗传,长得有鼻子有眼,还颇像钱麻子的模样。从此以后钱麻子就把钱王二当成自己家里人了,带着他乘运河木帆船南下江南去购买大米,也带着他乘马车去东北购买大豆,打算将来有一天把家底交给他,让他成为钱家的继承人。
      钱王二平日里在钱家不多言少语,勤劳肯干,大米一两百斤,两手一搬就搁在肩上,钱麻子俩口儿特别喜欢钱王二。
     秀芝虔信佛教,每日里无数遍跪在佛像前默默祈祷,求佛祖保佑玉梅俩口儿夫妻和睦,全家平安。
      一日,钱麻子上王婆茶馆里喝茶,王婆就问钱麻子:“钱老板,我的大侄子你们还满意吧?”
      钱麻子满心欢喜,高兴地说:“亲家,我满意,这孩子平日里无口无嘴的,干活舍得卖力气,一个女婿半个儿,以后我就打算把家产交给他,他再给我们老钱家多生几个儿子,我们老钱家就兴旺起来了。”
      王婆说:“钱老板,不是我说你,你还是没有把钱王二当成自己家里人,他姓也改了,给你孙子也生了,可是你却总是防着他,像到江南进粮食呀,跑东北呀,都是你与他一起去一起回来的,你应该让他独当一面,放手让他跑生意,他如今有老婆有儿子你还怕他跑了吗?”
       王婆几句话说得钱麻子面红耳赤,连麻子窝里都放红光,这几句话正戳在钱麻子心窝里,他还是真不放心把大宗的钱财交给女婿钱王二,万一这小子携款私逃了怎么办?
       王婆能隔着肚皮窥见人的心思,她又说:“钱老板你放心,我的大侄子他老实巴交,就是有一天他跑了不是还有我老婆子在吗?你看我这个茶馆也还值几两银子吧?我把这间茶馆抵押给你不就完了吗?”
       钱麻子自此对钱王二放松了警惕,先是让他走旱路去河南购买了一批麦子,而后又让他独自到东北进了一批大豆,钱王二都把事情办得很好,不过这两次都是小宗买卖。钱麻子彻底对钱王二放松了警惕,决定放手让钱王二独自带着五十两银子去江南购买大米。
       钱王二去了江南就再也没有音讯,江南是什么地方?山清水秀,经济发达,美女如云,钱王二拿着大把的银子怎么可能还回到阳谷县去抱着一个让你做噩梦的女人?
       钱麻子多次去找王婆责问是不是她与她侄子串通好了骗他的钱?王婆不高兴了说:“你们家的事情怎么反过来找我的麻烦?你要是再来影响老娘做生意,我让西门大官人收拾你!”王婆之所以敢如此说是因为她刚刚撮合了西门庆和潘金莲的孽缘,西门庆和潘金莲都把王婆称为王干娘,她靠在西门大官人这颗树上乘凉,谁敢惹她?
      钱麻子害怕西门庆,不敢再去王婆茶馆扯皮,但是心里那股恶气咽不下,他听人说提刑官夏延龄是正千户,为人正派,管着副千户平民出身的西门庆,就去找夏延龄告状。
      夏延龄果然接手了这个案子要拿王婆是问,西门庆听说以后立刻封了一百两银子送到夏延龄府上说:“长官莫非手头不宽裕?缺钱花只管对下官说就是了,多的没有,三五百两银子还是拿得出来的。这种小案子下官派人处理就行了。”
      夏延龄手头并不缺钱,但是他想积攒更多的钱拿到京城去打点,为自己升官铺路,既然西门庆送钱来了,他也就不好插手了,常言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西门庆是蔡太师的人,他只好装聋作哑。
     西门庆派人把钱麻子暴打了一顿,威胁他从此不准再提此事。钱麻子吃了哑巴亏,不敢吱声。
     后来武松因为潘金莲毒死他哥哥武大郎杀死了王婆,钱麻子本来以为希望来了,拿王婆的茶馆抵他的亏空,再次去找夏延龄,夏延龄告诉他,犯妇家产充公,也不能赔偿给他。
     钱麻子仰天长叹——天啊!老天爷你不公啊!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8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