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争强好胜的老尹【短篇小说】  

2017-05-05 11:10:36|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完五一节我刚从省城回来,路过小区文化广场,就见老尹孤独地坐在广场休闲椅上向我招手,老尹退休以后就去投靠他儿子,他儿子在一家水电厂工作,水电厂单位福利待遇挺好,分给他儿子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正好儿子儿媳住一间,孙子住一间,他们夫妻俩住一间,老尹觉得后半辈子就投靠儿子儿媳了,谁知老尹遇到了高人,他儿媳给他夫妻俩在远离水电厂的市区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硬是把他们俩口儿撵走了,据说水电厂区与市区相隔六十公里,这真的是拿鸟枪也打不着了。
      我问老尹平日里都干啥,老尹说:“上午逛超市,下午坐在滨江公园看长江。”
      我想,老尹真是个另类,超市是男人逛的吗?年轻的女人有强烈的购买欲,金银首饰她们热衷,新款式衣物皮鞋,她们喜欢,新的化妆品她们尝试,所以女人们只要有时间就会逛超市,她们慢慢浏览,一逛半天,即使兜里没钱,她们可以先留心着,等啥时候遇到可以宰割的对象了再达成心愿。
      男人只要肚子不饿,身上衣服可以遮体绝对不会把时间花在超市里,真遇到需要的物品也是直奔主题,拎起物品就走,付完帐走人,体现的是男子汉单刀直入的性格。
      老尹问我:“你每天干啥?”
      我说:“玩电脑。”
      老尹不屑一顾地说:“电脑有什么好玩的?我儿子给我买了一台,说随便玩,坏了再买,可是玩什么呢?我电脑都打不开。”
      我记得老尹公款学习培训了三回计算机,拿到了初级中级高级计算机操作结业证书,他怎么电脑都不会开呢?真的是浪费国家的钱财。而我从没参加过任何形式的学习培训,看来什么事情都在于你用心不用心,不用心学习培训也是白搭。我说:“玩电脑玩的还是平时传统的内容,玩博客、打台球、下象棋。”
      老尹感概说:“老了日子不好打发呀!”
       我望着老尹用剔骨刀也难从脸上剔下半两肉的瘦削的脸,感觉他真的日子过的艰难,据他自己说他的体重只有120斤,而他的身高却有一米八,即使老得弯腰驼背,估计也还有一米七三、四,说他的日子过得艰难不是说他经济困难,他退休生活费每月有五千多元,他老婆每月也有两千多元退休生活费,俩口儿吃不完用不尽。是说他的心里很苦,他去投靠儿子不是因为自己没房子住,单位分配的两室一厅冬天有水暖,夏天有空调,小区经过改造,环境宜人,可是他就想天天与儿孙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但是他的儿媳坚决不让他达成心愿,让他隔得不远不近,看不见摸不着,在那一座人生地不熟的城市,像一个孤魂野鬼受着精神的折磨。
      老尹可是一个极喜欢争强好胜的人,我们俩同一天任教,住过一间寝室,休息时我们俩也买一点熟食一起喝两杯,我们俩还是同一天结婚的,几十年我们俩一直生活在一起,有几件事让我对他印象特别深刻。
      第一件事是我在河南感染了疟疾,没有得到根治,回来的第二年春季又复发了,疟疾发生时那种感觉可真难受,一会儿热得像放在火上烤,一会儿又冷得像掉进了冰窟窿,发烧神志不清,也就没到食堂买饭。
      我们校长是山东人老张,听说我没吃饭,煮了四个鸡蛋一碗面给我送过来,张校长老婆是没有职业的家属,全家四口人全靠他一人养活,经济相当困难,那时候还实行票证制,粮食要粮票,鸡蛋更是奢侈品,平日里根本吃不起的,让我感动的热泪盈眶。
      老尹那时候还是小尹,他没病没灾,吃得饱饱的,可是他说张校长偏心,只给我煮鸡蛋面,没给他煮。张校长没办法回家又让校长夫人擀面煮鸡蛋给他端过来。老尹这人完全没有感恩之心,他觉得该争的一定要争。
      第二件事是老尹有一次病了住医院,我是工会主席理所当然代表工会买了慰问品去看望他,同时我又以个人名义送给他一百元钱。
     张校长也像我一样代表学校领导给他买营养品,自己掏腰包送一百元钱,对他可以说做到了仁至义尽。
     可是,老尹回到学校就给我出难题,要求报销他老婆给他送饭的车票,我说:“这个问题我个人说了不算,回头开校务会我把这个问题提交全体校领导讨论,如果能报销就报销,不能报销你别怨我。”
       张校长听说要给他老婆报销车票为难了,学校教师看病都不报销车票,教师老婆报销车票这个钱从哪儿走账呢?校办主任老陈说:“既然老尹给我们出难题,我们也不能不解决,这样吧,羊毛出在羊身上,扣他的奖金给他老婆报销车票,既满足他的心愿又不违反财务制度。”
       陈主任脑洞大开还真解决了这个难题,他住医院一个多月,扣除半年奖和部分年终奖,一共两千多元,只给他报销了二十多元车票费。
      后来,我也住医院了,他没去看望我,听人说他说了,我是领导看望他理所当然,送的钱也不知是公款还是私人掏腰包,这样的人你没法跟他计较,我也就权当没听见。可是从医院回来他就问我:“你老婆给你送饭车票报销了吗?”
      我想起他吃的那个哑巴亏,我绝对不会要求报销老婆的车票,我说:“没有。”
       老尹很不屑地笑着说:“你大小一个工会主席当着,混得也不怎么样嘛!”
      自然,我的工资奖金都是全额发放的,生活中你不给别人出难题,别人也就把你忽略了,不过这个道理并不是每个人都懂得的。
      第三件事是退休前他再次发难,当时教师特别紧张,全校教师一个萝卜一个坑,你想啊经过下岗,失业,协议解除劳动合同多次折腾哪里还有富余人员?他却要求退休前减课,他说:“按学校惯例,每一个老教师退休前一学期都减少一半工作量,我也是老教师,理应得到照顾。”学校以往的确有这样的惯例,这是不成文的规定,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最关键的问题是,他减下来的课谁来替他代呢?
      李校长犯难了,教务主任林主任又一次想到了办法,聘请一个代课教师,把老尹的课时费扣下来作为支付聘请老师的费用,一般来说,对于老教师照顾是组织上考虑的问题,在人员富余的情况下领导也并非不通人情,但是,教师紧张的情况下,你咬紧牙关坚持一学期也就结束了,何必一定要争出子丑寅卯来呢?他觉得这是老教师待遇问题,因此决不让步。
     按照学校另一项惯例,每一个教师退休时学校发三百元纪念品,学校、工会、教研组各级再组织酒宴送行,可是老尹退休前李校长破例没有给他三百元纪念品,学校、工会、教研组也没有举行欢送酒会,而且他是近年来学校退休教师唯一一个没拿到纪念品和没组织欢送酒会的教师。可能老尹的寸土必争做法引起了李校长的不满,你不是喜欢讲惯例吗?我偏不给你按惯例来,看你能把我怎么样?估计李校长还有另一点考虑,反正你老尹在学校群众基础差,领导关系僵,有谁替你说话呢?
      我看着他冷冷清清地离开学校于心不忍,那一天把他请到食堂吃了一个免费午餐,喝了两杯酒,算是给他送行,毕竟我们俩在一起工作了几十年,而且也没发生过矛盾,即使不算朋友也是同事嘛,善始善终吧!
      他争强好胜一辈子,但是现在遇到高手了,他的儿媳能最大限度地在精神上折磨他,既见不到儿孙,又处于异地人生地不熟环境,而且冬天没有水暖冷死人,夏天没有空调热死人,真不是人呆的地方,可不就只能逛超市,坐在江边看风景?
      我要是他绝不住到那个儿媳买的两室一厅的房子里,回到小区来,尽管他没有朋友,但有熟识的邻居,有多年的老同事,还有不少往日教过的学生,见到面总要打个招呼吧?没准碰见我还请他喝两杯,不过我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人的思想是最复杂的玩意儿。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9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