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承受不了的爱【短篇小说】  

2017-04-19 11:27:01|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中午去接小虎子放学遇到一件怪事,一个幸福村的妇女让我给她在我们小区买一套房子,我们小区都是以前职工福利房,两室一厅,面积普遍在六十平米以下。
         这女人四十多岁年纪,可是已经是奶奶辈的女人,农村妇女结婚早,生孩子也早,她上穿一件低开胸衬衣,露出半截白白的乳房,下穿一条中学生蓝色背带半长短裤,描抹着口红眼影,尤其特别的是将半长的头发用一条花手绢松松地束着,脚蹬一双高跟丁字皮鞋,看打扮就像一个高中生。她说:“我打算下半辈子就在你们小区过了。”
        我说:“我们小区的房子属于小商品经济适用房,目前还没上市,买这样的房子不能过户,原则上只卖给企业内部职工,外面的人不太好买。”
       女人说:“所以我就让你给我买嘛,别担心,我有钱,我儿子今年承包了一百亩虾香稻水稻田,年收入最低六十万,你们的房子不会超过十万吧?”我想,这真是一个有钱的主儿,承包一百亩虾香稻成本就需要五十万元,龙虾除了投喂虾饲料还要添加煮熟的咸鸭蛋,真不是一般人做得起的买卖,不过利润也高,当年就可收回全部投资,还可盈利五十万元。
      我说:“你应该注意小区告示栏,那上面凡是要出售房子的人都贴出了告示,自己拿主意买什么样的房子好,再说了,你们村家家户户都有两层或三层小洋楼,放着宽敞的高楼大厦不住,到我们小区来住鸽子笼干嘛?”
      女人说:“我们村的马路没你们这里干净,我们村文化广场没你这里这么宽敞热闹,我们村晚上路灯没有你们小区那么明亮,最主要的是我们村没有你们这里这么多文化人。”
      正说着话,女人的孙女出来了,女人骑着电动车一溜烟走了,留下一股浓郁的劣质化妆品香味,我望着她的背影说:“这女人好生奇怪。”
      站在我身旁一个跟我年纪相仿的也是来接孙子的幸福村老头儿对我说:“你是真猪还是装傻?亏你还是文化人,当过校长,你难道一点也没看出来吗?”
      我莫名其妙地问:“看出什么来?”
      幸福村的老头儿急得“嗨”了一声说:“书呆子,我一个农民都看出来了,你怎么就不开窍呢?她是寡妇,看上你了。”
      我说:“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她姓氏名谁我都不知道,她似乎也不太了解我,哪有这么唐突的爱?如果是年轻的时候,我也许还有那么一点潇洒可言,如今我一个糟老头儿有哪一点可爱?”
      幸福村老头儿说:“你还没来之前她就说了,老校长年轻潇洒,声如洪钟,又有文化,退休生活费还高,把你说的天花乱坠,我都嫉妒你,我跟你同年的,比你还小两三个月,头发白完了,胡子也白了,最主要的是我一个月只有六十元退休生活费,你一个月生活费比我半年还多,我死了老婆,她死了男人,她正眼也不瞧我一眼,我只有经常去野鸡岭解决问题,你还有老婆,她偏偏就看上你了,你说天底下的事情上哪儿讲理去?”
       我说:“不可能吧?她既然知道我有老婆,我也不能娶两个老婆,看上我有什么用呢?”
       幸福村老头儿说:“你怎么这么呆嘛?有老婆不可以离婚吗?你老婆六十多岁,她才四十多岁,哪一个拿得出手?”
       我笑着说:“我又不是国家领导人出国带夫人,拿得出手干嘛呢?土都埋到脖子了,谁还瞎折腾这个?”
       这时候放学的高峰到了,学生一涌而出,我们各自带着自己的孙子回家,我也就把这事儿丢在了脑后,吃午饭喝了一杯酒,躺下就沉沉地睡去了,小虎子下午上学是他奶奶送他去的学校。
       恍惚间,我梦见了姚秀云,我们俩是平行班物理老师,那天中午下大雨,我没法回家于是打算中午到小商店买一个面包把自己打发了,姚秀云可不依我,拉着我去她们家吃饭,我断然拒绝了。姚秀云年轻貌美,端庄秀丽,可就是命不好,刚结婚就死了丈夫,那天她丈夫去加氢车间上班,结果一声巨响加氢车间发生爆炸,她丈夫尸骨无存,一个小寡妇,你去她家吃饭那不是招人闲话吗?
       姚秀云对我说:“你放心,我绝不会缠着你,我就是想找人喝两杯,你问问,我请过谁喝酒?我真的是敬重你的人品,正人君子,从来没有邪念。身正不怕影子斜,你为啥不敢去我们家?”
       姚秀云让我满面羞愧,只好跟着她去她家吃饭,她做了一个粉蒸排骨,一个炒鸡蛋,一盘花生米,一个醋溜茄子,我们俩一人喝了半斤酒。她说:“我很久都没这么痛快过了。”
       我在姚秀云家喝酒的事不胫而走,不翼而飞,闹得满城风雨,学校陈书记还找谈话,问我的态度,我说:“您放心,我绝对没有邪念,更不会做对不起我老婆的事情。”
       这件事却勾起了另一个人的非分之念,我们办公室的语文教师金选成比我大四五岁,早年在玉门油田找不到老婆,用当时的话说沙漠里跑出来的耗子都是公的,金选成有一年回家过年把正准备出嫁的表姐刘杏花强奸了,他表姐只好嫁给了他,为他生了一子一女两个孩子,夫妻关系一直很好。可是自从姚秀云请我喝酒以后金选成就瞄上了这个小寡妇,他向她百般献殷勤,给她买衣服鞋袜,姚秀云一概不接受。
      金选成认为是因为自己的家庭拖累了自己,于是大闹天空,一边打老婆逼着他表姐刘杏花离婚,一边偷偷变卖家当,刘杏花从农村出来以后就再也没打算回去,一个女人被强奸名声可不好,再说,一子一女也难以割舍,自己又没有职业,根本就没有退路,所以打死也不离婚。
      学校领导,居委会领导都出面做工作,但是仍然无济于事,刘杏花眼看就要被打死了,万般无奈之下终于答应了离婚,而后嫁给了一个死了老婆的老工人。金选成离婚以后,姚秀云一跺脚调回山西老家去了,弄得他一跤摔在门槛上——两不着地。
      金选成儿子没有母亲,女儿没有了妈妈,两个孩子无人管教,儿子因为犯强奸罪被判了八年有期徒刑,女儿则走上了卖淫的道路,家里一贫如洗,整个家庭被金选成一念之差彻底毁了。
      下午放学我又去接小虎子,那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有些迫不及待地问我:“你打听到卖主没有?一时买不到房子,我先租一间住着慢慢等。”
      我说:“没时间,睡了一会儿午觉,起来找一个高手下了一盘象棋,就到了接孩子的时间了。”
      女人不高兴了说:“你这人怎么这样?把别人委托的事情不当事情,我急等着搬家。”
      我笑着说:“买房子可不是买小白菜,把一块钱递过去,抓起一把就走。你首先得有卖主,然后你再看看楼层,结构,最后还要商谈价格,而且这每一件事都必须你自己拿主意,我充其量就是替你留意告示栏里的信息,别的你指望不上的。”
      女人更加不高兴了说:“我委托你就是对你最大的信任,我也不会亏待你的,我们家有钱,光小轿车就有三辆......”
      看来这女人太不了解我了,她以为我会为钱动心,我一个行将就木之人万念俱灰,要那么多钱干嘛?就算我们俩有了什么关系,那个钱也不属于我,我一个百病缠身的人女人对我还有多大的吸引力呢?别说是一个徐娘半老的寡妇,就是仙女下凡也难以引起我的冲动,哀莫大于心死。以前看电视,得道高僧把美女说成白骨,我很是不理解,现在我理解了,因为老和尚已经没有了性欲,所以他能够把具体可感的生动活泼的妙龄女郎抽象成一个人的概念,再把人抽象成一个死人的概念,最后把死人概念抽象成一堆白骨的概念,我现在看美女或者丑女人也一样把她们抽象化了,只看见一个人,而不能感觉她们的性别,所以只能辜负这女人一片良苦用心了。
      我说:“我可能帮不了你这个忙了,为了孙子有一个好的学习环境,我也准备搬家搬到闹市区去,已经买好了一套二手房,你自己看房子吧。”
     女人思维很敏捷,她马上就说:“那就把你的旧房子卖给我。”
      我说:“这个我也当不了家,得老婆说了算。”
      女人接上孙女怒气冲冲又是一溜烟走了。
     还是他们村的那个与我同龄的老头儿说:“你这人怎么不知好歹呢?哪怕她给我一个笑脸我也能高兴几天,她对你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你还是无动于衷,你难道是铁石心肠?”
     我想,还是铁石心肠好,省却许多世俗的烦忧。
     接着小虎子往回走,迎面碰上初恋情人晏紫,她很突兀地说:“你就是个鬼,勾着我的魂却又不娶我,让我当了十几年寡妇,你真该死!”
     我无言以对,她以前对我实在太好了,平日里不让我做任何一件小事,把水果洗净削好皮喂到我嘴里,冬天把自己的被子给我盖......我欠她一辈子情无以回报,只能深深内疚。
     被女人爱也不见得就是一件好事,常常会内心不安。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9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