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屠以道蹦极似的死亡【短篇小说】  

2017-03-12 16:58:18|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小区有一种奇怪的现象,每次死人,一死准死三个,居民们形象地说,一锅端;更奇怪的是,三人中第一个死亡的人起着引导性的作用,比如,第一个死亡者是非正常死亡的,那么,后面的两个追随者也会是非正常死亡;如果第一个死亡者是年老体衰,寿终正寝,那么,后面两个去世的人也将是高龄高寿者。如此一来,第一个死亡者就像晴雨表,具有昭示的作用,甚至造成人们心里恐慌。究竟这里面有没有鬼神作祟,谁也说不清道不明,这则是引起人们更深层次恐慌的原因。
       有一次,朴厂长的情妇回家探亲,朴厂长利用手中权力派了一辆小车送她回家,在潜江与荆州交界处路边停放着一辆拉毛竹的手扶拖拉机,农民把两捆毛竹分别交叉捆扎在拖拉机车厢两边,每一根毛竹就像一把锋利的匕首,小车司机迷迷糊糊地撞上了拉毛竹的拖拉机,一根锋利的毛竹穿过小车前面的挡风玻璃直插进朴厂长情妇的心脏。
      这个女人开了非正常死亡的先河,人们紧张得不得了,不知道下一个轮到谁?正在人们惊慌失措的时候,第二个噩耗传来,大货车司机崔德顺拉钢板急刹车,车厢里的钢板在惯性作用下把驾驶室切成两半,崔德顺死无全尸;人们惊魂未定,紧接着第三个噩耗又传来,采油女工黑金凤因为大龄剩女心生厌世之念,在自己家里打开液化气瓶把自己熏死了。三个死亡者均是三十来岁年纪,正是风华正茂的大好年华,可惜都死于非命了。
     小区居民一看非正常死亡三个一锅已满,才把提到嗓子眼的心款款放进肚子。
     昨天,屠以道死亡了,他死得很艺术,我们小区外有一座双曲五孔拱桥,桥栏杆顶上是仿照赵州桥雕刻的石狮子,屠以道在桥中间一座石狮子脖子上栓一根绳子,把绳子另一头套在自己脖子上,然后纵身一跃,像蹦极那样把自己吊死在桥面之下水面之上,让这个风景点凭空多了一点故事。
     屠以道今年刚52岁,以前,科级干部52岁退居二线,据说今年改革了,延迟到55岁,远没到死亡年纪,如果继续活下去还不知道活到猴年马月呢!人们不知道他为什么想不通一定要选择这样一条不归路?
     屠以道是生活的幸运儿,他19岁毕业于湖北省襄樊一所中等师范学校,回到县教育局报道,结果当时小学教师超编,中学教师倒是缺员,他又不够资格,教育局领导挺为难。
     恰巧市委组织部安排人员去农村蹲点,通常,去蹲点的是待提拔的领导干部,点名梁副局长去农村蹲点,屠以道还不是干部,自然也不存在蹲点的问题,但是,无法安排他的工作,教育局就把他滥竽充数安排和梁副局长一起去农村蹲点一年。
     屠以道这人很会来事,他跟梁副局长鞍前马后滴溜溜地转,估计除了没给梁副局长洗屁股舔钩子,其他的诸如端茶倒水,拎屎尿桶什么活儿都干,深得梁副局长喜爱,多次拍着屠以道肩膀说,小伙子不赖,好好干。
      屠以道命特别好,仅仅只过了半年,襄樊中等师范学校就升格为大专,通知他交500元将中专文凭更换为大专毕业证,西游记里面常说口中念念有词,摇身一变。屠以道连口决也不需要念就从中专生变成了大专毕业生。
      一年以后,梁副局长回到教育局升任局长,接着就把屠以道提拔当了局办公室主任,理所当然成了梁局长的心腹,屠以道本性也就在个时候表现出来了,就是先生笔下的哈巴狗性格,见到所有的阔人都摇尾乞怜,见到所有的穷人都狂吠,大凡当领导的身边都需要有这么一类的人为他开路抬轿子立威,所以更加得到梁局长喜爱和重用。
     事又凑巧,襄樊那所中等师范学校再次升格为大学,再给他发通知交2000元更换大学毕业证。这时候梁局长觉得屠以道已经具备当中学校长的资格了,就把他派到一所初级中学当校长。
      屠以道估计祖上是杀猪宰牛的,为人处世活脱脱一个屠夫,他无论对学生还是对老师都是杀猪似的方法,按在杀猪凳上一刀捅进去,一搅抽出刀来,血流一盆,猪就杀死了。
     初三有一个学生叫吴平原,身材矮小,只有一米四二,常受人欺负,班上那些身材高大的学生常把他按在地上打得鼻青脸肿,有一天他发狠了,在地上捡了一块砖头把常欺负他的一个高个子男生脑袋打破了,按理说,学校应该调查事情的来龙去脉,作出公平合理的处理,肃清学校校风,可是屠以道不问青红皂白对那个小个子男生给予记大过处分,赔偿医疗费,停课反省等多项处罚。
    吴平原气不打一处来,当场给了屠以道一拳,打落了屠以道三颗门牙。这件事本来是屠以道处理不当造成的,但是屠以道诉诸法律,屠以道有一个叔叔是法官,竟然判处吴平原家里赔偿人民币五万元,那是改革开放初期,一般家里没有一万元存款,五万元几乎是天文数字,吴平原家里砸锅卖铁,亲戚朋友东拼西凑才拿出五万元摆平了此事,吴平原书读不成了,家里一贫如洗。从此屠以道就成了暴发户,他拿着这个钱四处打点,巴结更多的达官贵人,为日后的仕途铺平了道路。
     学校有一个数学教师叫张国庆,平日里与屠以道粘乎紧密,也称兄道弟,屠以道任命他担任教研组长,学年度学生考试成绩平均分低于教育局颁布的标准,屠以道立刻就凶相毕露骂道:“他妈的,别说老子不给你面子,你砸老子饭碗老子就砸你的饭碗。”张国庆不得已辞职去广东私立学校打工,听说那边一个月六千多元工资,有一年张国庆回来过年,我笑着说:“你狗日的因祸得福,挣的钱都是用草绳成捆成捆扛回来的。”
     张国庆说:“老哥,我有了钱干嘛还用草绳捆呢?倒是我认清了屠以道那个王八蛋真面目,是我这一辈子最大的收获。”
     屠以道到底还是犯事了,他闲暇之余组织学校喜欢钓鱼的教职工包了一辆车去一个水库钓鱼,中途出了车祸,车上的人一死九伤。
    那天,梁局长也发火了粗口骂道:“妈的逼,老子让你当校长不是让你去休闲,你要钓鱼自己钓去,干嘛拉上一大帮人?出了事是你担着还是我担着?你跟老子滚回来还当办公室主任。”
    屠以道走了以后,继任校长的是个女人叫刘水萍,刚踏进屠以道用过的校长办公室就急忙捂着自己的鼻子退了出来,她凭借女人特有的敏锐说:“这是一间畜生用过的场所,里面有尿骚味,酒味,烟味,人体残留的污浊味,把这间办公室封闭了,另辟一间校长办公室。”
    后来据该校教师反映,屠以道专横跋扈,在学校设立一间专用食堂,收取学生和教师们的钱,供他与少数几个酒肉朋友挥霍,酒菜食堂送进他的办公室,办公室里间做卧室,但是办公室没有卫生间,他专门请泥瓦工做了一个低矮的水池,供方便用,吃喝拉撒睡全集中在他的办公室里,因为是一些见不得人的事,长期门窗紧闭,污浊不堪。
    屠以道矮矮胖胖,一脸刺猬般扎人的胡子,金鱼眼,语言粗俗,人见人怕,他老婆自从给他生了一个女儿之后就再也不与他同房了,虽然没有离婚,但是夫妻分居了,他老婆在我们小区另外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家里三室两厅的房子长期空着,就这事多次受到梁局长表扬,说他以校为家。学校老师则有不同看法,认为他纯粹是在学校做窝,为害一方。
     那个钓鱼被撞死的老师还没结婚,听说儿子死于非命,他母亲一口气上不来也死了,那位死者的父亲万念俱灰,回四川老家峨眉山出家当和尚去了。
     梁局长撤屠以道的职意在保护他,谁知死者家属没人追究屠以道,这件事完全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风头过去以后,梁局长再次启用屠以道,委派他担任一所高级中学的校长。
      屠以道再次独霸一方的时候,身体得了一种奇怪的病,不能喝酒,也不能抽烟,吃东西也不行了,整天就喝几杯水,可是人却越长越胖,精力不济,无论往哪儿一坐睡意袭来,眼睛一闭就发出猪一样的鼾声,按说这样的人已经无法担任领导职务了,可是梁局长总是原谅他,正开会他就发出猪一样的鼾声,梁局长也不批评,别的人说影响会场氛围,梁局长就让人把他扶到休息室去睡觉。
     这个病不痛不痒,医生也查不出病因,说不出所以然。有人拿这个问题问我我说:“大概是老天爷对他的惩罚吧?他作恶多端,贪吃贪喝,老天爷干脆就不让他吃喝了。”
     有人笑了说:“你真能瞎掰,天地间有老天爷吗?人世间那么多不平事怎么都不管,就管他一个人?”
     我说:“举头三尺有神灵,不可胡言乱语。”
     屠以道不住我们小区,他是专门跑到我们小区来寻死的,我考虑他是不是害怕死了无人收尸,他分居的老婆怎么也有责任和义务替他料理后事。
     屠以道死了以后,有人向公安局报了警,警察实地勘察,发现双曲五孔桥栏杆外面有一行半拉脚印,说明死者不是他杀,因为从来没有人在栏杆外步行过,也没有人打扫过,脚印清晰可辨。只是屠以道自杀的原因尚不知晓,也许清理遗物能发现一些什么蛛丝马迹。
     屠以道的死亡给我们小区再一次带来了恐慌,还有两个非正常死亡的指标会落实到谁的身上呢?
     有人骂道:“这个王八蛋,死都祸害一下人!哪儿不好死,偏偏跑到我们小区来。”
     我很坦然,我从不干昧良心的事情,如果没有天理,那些丧尽天良的人岂不是更加为所欲为了?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1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