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人生只有一声长叹【短篇小说】  

2017-02-05 17:38:32|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只有一声长叹,唉——
       向银梅这是第三次找男人了,她觉得史德成这小子胖得像猪一样,四十大几岁了还不知道女人是什么滋味,就这样的垃圾男人是个女人就能把他拿下,他2001年协议解除劳动合同以后开了一家小店,卖一点女人用的化妆品,香皂牙膏之类的化工用品,周围超市林立,商品琳琅满目,谁会想到他开的那么一间小门脸地摊店?绝大多数时间没生意,偶尔有点小生意,不过赚个三五元钱,月收入绝对不超过一千元,附近的七八十岁的老女人闲得无聊,就到史德成的小店门口来打扑克,有时候缺一个人就把他拉进来凑数,都沦落到给老太太凑数的地步了,这样的男人还能翻出女人的手心去?
     向银梅一约他,他就像一条狗被牵着狗绳一样跟着她出来了,而且还手脚无措,不知道说什么好,向银梅觉得这样的蠢货也挺有意思,于是带着他花前月下,杨柳岸边,说一些不咸不淡不着调的闲话,冷水泡茶慢慢开,静等水到渠成。
     谁知这件事史德成的母亲柳成荫坚决不同意,她对儿子说:“你们老史家就你这么一根独苗,向银梅离过两次婚,已经老得不能生孩子了,我不能对不起你死去的爸爸,不然有一天我到那边去了,他做鬼也不会饶过我。”
    从生理学上说,向银梅还是可以生孩子的,她不过四十三四岁,而且她跟第一个男人还生过一个儿子,这孩子技校毕业已经参加工作了,她跟第二个男人是没有生孩子,不是不能生育而是她不想再生孩子了,如果史德成一定要她生孩子,也许她会慎重考虑。
    关键是第一任丈夫仇志武让她生孩子以后对她非人的折磨让她伤透了心,“仇”字作为姓不念着chou而念“丑”的读音,但是仇志武仿佛天生与她有仇,仇志武祖籍西北人,但他出生在东北,他父亲带着他一路南下,最终落脚在江汉平原上,仇志武既有西北人的彪悍,又有东北人的凶狠,这男人餐餐喝酒,而且逢喝必醉,喝醉了就折磨她,把她扒光衣服,捆绑双脚双手,将电线分别系在她的两个乳头上,另一端连接电蚊拍的两极,然后按下电门,电击让她浑身发抖,有时忍不住尿撒在床单上,史德成却在一旁哈哈大笑,史德成简直就是一个魔鬼,向银梅提出离婚,史德成酒醒了,跪在地上左右开弓打自己的耳光,说是只要向银梅不离婚,他绝对不会再干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向银梅考虑到离了婚对孩子不利,也就隐忍不发,但是,仇志武喝醉酒了还这么干,有时甚至把一根电线系在乳头上,一根电线插进阴道里,然后放电,国民党渣滓洞特务也没这么干过,向银梅再也顾不儿子的死活了,义无反顾地离了婚。
      向银梅找的第二任丈夫是广西人,叫崇二虎,外号人称虫子,长的高大魁梧,据说他的祖辈是跟着洪秀全起义的队伍,后来失败以后逃进深山,他父亲崇文凯心胸狭窄,找了一个四川女人林凤仙做老婆,这女人虽然生在深山,却出落得秀色可餐,崇文凯整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害怕他老婆有一天会出轨,崇文凯长相的确不能恭维,身高164mm,粗壮,脸相就像没进化彻底大猩猩,其实一般女人生了儿子就会死心塌地的跟男人过日子,何况林凤仙这女人没有职业,没有经济来源,腰杆自然就不硬,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看她没有坚实的经济基础,不可能发生政治变革,大可放心。但是崇文凯没文化,没学过什么政治经济学,他心里只有男女之事。林凤仙生性活泼,为人和善,见到谁都是一脸笑,邻里关系和睦,一天她外出购物,回来的时候碰见她们家楼下住的大货车司机河南人邢转运,邢转运顺带把林凤仙拉回了家,应该说什么故事也没发生,不过是搭乘一回便车而已。
       但是,这件事在崇文凯眼里被放大了,他想,邢转运河南人,是那一年两万五转业的工程兵,身材高大,相貌堂堂,大货车司机挣钱也多,八成是林凤仙与邢转运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古人云,疑心生暗鬼,崇文凯别的事情也不做了,整天拿一只眼盯着自己的老婆,看她有没有对邢转运暗送秋波,有没有两人勾搭成奸。单位打电话来询问崇文凯为什么不上班?如果再不上班就按旷工处理,崇文凯无奈只得去上班,但是人在干活儿心却在自己老婆身上,魂不守舍,崇文凯是搬运工,整天把废旧大铁块集中起来搬上炼钢平炉,那天一不留废铁块脱落砸在自己脚上,人们把他送进医院,老婆就守在他身边他还是不放心问:“凤仙,你真的爱上邢转运了?”
     林凤仙气不打一处来说:“我要不是看你是伤号就给你两耳光,哪有男人盼着自己老婆出轨的?”
     崇文凯就像一个娘们那样哭哭啼啼,苦苦哀求林凤仙不要抛弃他们父子俩,林凤仙真的来火了:“我见过的男人多了,就是没见过像你这样没出息的男人,你要是不放心我就弄一根绳子把我整天系在你的裤腰带上,这样我就不会出轨了。”
    崇文凯大哭起来,哭声惊动了护士长,护士长就严肃批评林凤仙:家属不应该影响病人情绪,不然就会加重病情,影响治疗。林凤仙打碎门牙往肚子里流血,再也不敢跟崇文凯赌气了,他说什么听什么,但是在心里她更瞧不起他的丈夫了,于是有了离婚之心。
     最后让林凤仙彻底绝望的是崇文凯出院以后,有一天崇文凯坐在轮椅上在楼下晒太阳,邢转运的老婆邱淑华下班回来看见崇文凯跟他打一个招呼,崇文凯可是抓住了机会,他向邱淑华述说她丈夫邢转运与自己老婆林凤仙有奸情,说得有鼻子有眼,让邱淑华信以为真的是自己确实没有林凤仙长得漂亮,而后引起邢家发生家庭矛盾。
     邢转运责问林凤仙:“我们俩有过特殊交往吗?不过是邻里邻居让你搭乘一回便车而已,怎么就把我们家闹得一团糟?你的给我一个说法。”
     林凤仙万般无奈只有离婚然后嫁给了一个患脑梗阻半身不遂的患者,每天用轮椅推着病人在小区溜达,用以说明她看重的不是性,而是做人的人品。
     崇二虎从小没有了母爱,与父亲一起过着家里没有女人日子,长大以后顶职当搬运工,家里贫穷,三十大几了也没娶上老婆,后来离婚的向银梅向他伸出橄榄枝,他也是捡到篮子里是兜菜就稀里糊涂与向银梅搅合到一起了。
     崇二虎是个马大哈,他也没想到要孩子,直接让向银梅把自己儿子仇小兵带过来,他与仇小兵称兄道弟,俩人一起抽烟喝酒,早早就把仇小兵带到邪路上去了,就这么胡乱过了五六年。
      崇文凯出面干涉了,他说:“我们老仇家不能在你这一代断了香火,给别人养活儿子不如自己生一个孩子,你必须离婚再找一个老婆。”
       向银梅就这样被扫地出了门,她一没职业二没房子,如果再没有男人,日子真的没过下去,好在自己还有年轻貌美的优势,哪怕是找一个退休以后死了老伴的老头也在所不惜,问题是急切之下这样的男人在哪儿呢?唉——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