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说虚话的谭副处长【短篇小说】  

2017-12-20 02:51:26|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搬迁,失去了种花的条件,我担心那些名贵花卉死于非命,那简直是拿刀在剜我的心,所以忍痛割爱,把好一点的花卉都送给了谭副处长,松竹梅兰菊一盆一盆的搬到他家里去了,春梅已经在打花苞了,鹤望兰长势正旺,君子兰也处于孕育期,另有银杏盆景,黄荆盆景都是我的心爱之物,培育多年,造型典雅,真的是一盆一世界,一景一天下。
        谭副处长自从2001年协议解除劳动合同以后多年没有人给他送过礼了,今年突然有人频繁给他送礼,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些年当官时的心境,多次朗声大笑。
       下午,我送完小虎子回来脱了衣服正准备睡一个午觉,手机突然响起来了,我接过来一听是谭副处长,谭副处长打着官腔:“老哥,你最近过得还好吧?我一会儿过来看望你,等着我啊!”
       我是个不善于交往和应酬的人,就是现在网络说的情商不高的那种人——木头。我只好穿上衣服等着谭副处长,老婆见我坐在床边发愣就说:“脱了衣服睡觉,整天开车,精力不济不安全。”
       我说:“谭副处长刚刚来电话,说一会儿来看望我,午觉睡不成了。”
       老婆说:“他一个闲人,整天闲着无事,你招惹他干什么?他被人家从官场一脚踢出来了,总想找一点当官的感觉,你哪有时间陪他?睡觉,睡觉!”
       正说着话门铃响了,我赶紧去开门,谭副处长踱着方步进来了,他环顾四周,房子窄小,问:“你在哪儿玩电脑?”
       我回答说:“在阳台,在那儿可以抽烟。”
       谭副处长老婆不仅不准他在家里抽烟,也不准他在我们家抽烟,说人家家里有小孩,抽烟对小孩子身体有影响,谭副处长于是不敢随便到我们家来。
      但是,他老婆可能害了他,他夏天与一帮退休老工人在社区设置的水磨石凳旁斗地主,冬天在居委会提供木桌椅旁打升级,反正是在野外无人干涉,他就拼命抽烟,我有时候在路上碰见他,他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散发出一股难闻的烟味,我怀疑他放的屁也冒烟,就像喷气式飞机能在天上留下一条长长的白烟,没准还能推动人前进。
     以前我们宣传科黄科长也是有一个厉害的老婆,规定黄科长每天只能抽三根烟,如此一来黄科长就馋烟,有事没事就找我聊天,顶头上司找你谈话你能不给他烟抽吗?不一会儿就把我一包烟抽完了,我只得再去买烟。
     有一天,黄科长在家里想抽烟了就打电话给我说是跟我谈谈投到报社的稿子问题,对于一个宣传员来说稿子就是我的全部工作,任何时候都不能推脱,我于是赶紧拿来一包烟去黄科长家,黄科长的老婆在外人面前还是一般给黄科长一点面子的,允许别人给烟,也允许黄科长多抽几支烟。
    黄科长老婆替黄科长洗衣服,从中山装口袋里摸出一个小本子,一不留神小本子掉到地上,从小本子里掉出好几支夹扁了的香烟,黄科长老婆也顾不他的面子了,于是破口大骂:“你狗日的长本事了,背着老娘搞小动作,说,你一天究竟抽多少烟?”
      黄科长被骂的狗血喷头,屁也不敢放一个,还没到退居二线年龄,黄科长就死于肺结核了。
       世界上的事情常常是这样的,你对他少一点约束,他可能多少还有一点自觉性,而一旦你把他逼到绝路上,他就可能变本加厉。比如说,我老婆从不干涉我喝酒,我也从来不好酒贪杯,不管是自己的酒还是别人的酒,喝两口意思一下。我有一个同事老吴,他老婆是铆工,天天抡大锤,老吴喜欢喝酒,他老婆说:“你一个文化人喝什么酒?把酒留给我喝。”老吴于是馋酒,逢酒必醉,农民有一句非常富有哲理的话,瞎子打婆娘——抓住一回是一回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谭副处长看着我把电脑放在阳台一角,室内放着水暖,我却不能享受,只能在严寒中写文章,他说:“老兄,真是委屈你了,辛辛苦苦革命一辈子,到老了还没有安身立命之所,值得同情啊!”
       我这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无油无盐的废话,怎么就委屈了?比我日子过得艰难困苦的人大有人在,在荒山野岭的施工队,有条件的住个木板房,没条件的住帐篷,没有取暖条件,与世界同此凉热,人家不是人吗?不是爹娘生养的吗?我年轻时就是过那样的日子。穷苦的农民住在深山老林,他们日子过得比我好吗?还有那要饭的叫花子,他们连房子都没有,如果说我很委屈,他们不是比我更委屈吗?再说了“同情”有用吗?是能当钱花还是能当房子住?
       我于是不高兴了对他说:“老谭,做人实在一些,不栽跟头;说话也实在一些,让人听着顺耳。”
       谭副处长拿着我递给他的一根烟还没打着火,于是显得很尴尬,说:“你忙吧,有困难言语一声。”
        我想,谭副处长这毛病改不了了,我有困难你有权解决吗?不过我笑了笑,啥也没说,目送着谭副处长离开了。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9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