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酒桌上隐秘话【短篇小说】  

2017-12-10 11:30:05|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般人心里始终有个死角,有些话估计是打算一辈子也不说出来,然后带到棺材里去,故事也就不会产生了,但是,有一种东西是心灵的钥匙,死角也能撬开一道缝,这东西就是——酒。
        昨天,偶然碰见烈经理,他是我离开公司以后走马上任的,我们俩基本上没共过事,但是,公司里留下了我一些故事,被人们演绎的很生动,比如,为了签合同我跟河南老乡拎着酒壶喝酒,那个河南人喝到桌子底下去了还一个劲儿要签合同,自然,那一纸合同我没吃亏;又比如,我让工商局人员大雪天冻得发抖,以前工商局是大爷,口一张就要钱,我挑一个大雪天打鱼,让他们来挑鱼白送给他们,他们自然就来了,他们一个个冻得像孙子还得感激我;还比如,有一个谁也收拾不了的老女人,整天惹是生非,谁见谁头疼,我把那个老女人制服了......
       烈经理一定要请我喝两杯,口称前辈,无缘共事,深表遗憾。
       我说:“那都是人家瞎编的故事,纯属子虚乌有,别听人家胡说八道。”
        烈经理不由分说硬是把我拉到乡村土灶柴火鸡酒家找了一间雅间坐下,点了几个农家小菜,有杂骨煨藕,有清蒸鲶鱼,有干烧仔鸡,还有一个木耳凉拌洋葱。
       端着酒杯看见洋葱我就想起我写的散文《洋葱的回忆》来了,于是深有感触地说:“年轻时因为不吃洋葱,拂了姑娘一番美意,让那个女孩疯了,是我一生的遗憾。”
      烈经理说:“您这样的正人君子也有艳史?快说来听听。”
       我们俩一边喝酒一边闲聊,不过说起过去的那些事我心情很沉重,好好一个女孩因为我疯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向她们家人交代。
       烈经理一口把酒杯里酒干了说:“我们这一代人跟你们不一样,不背包袱,拿得起放得下。”
       我说:“可不是,你比我小十来岁吧?你们这一代人没有我们那种苦难的过去,所以就比较洒脱。”
       烈经理给我把酒杯酌满,他自己又倒上一杯酒说:“说起来不怕您笑话,这件事我从没跟人提起过,我面对的不是同事就是下级,一旦说出去我的形象就毁了,跟您说没事,我知道您这人特别厚道,您离开公司多年了,大家还念叨您的好处。”
       我说:“工会主席就是替大家做好事的,那都是我分内的事,不值得一提,喝酒,喝酒。”
      烈经理说:“第一个把我拉下水的女人是秋叶......”
      我听了心里咯噔一下,秋叶这个女人真能祸害人,从我们这一代人祸害起又祸害到下一代人。秋叶可是比烈经理大七八岁呀!
      秋叶最开始是我的女朋友,我那个时候在宣传科写通讯报道,很多女孩都认识我,不过我不认识她们,秋叶有一天直接闯进了我的寝室,当时是夏天,天热我光着膀子只穿了一条裤衩,秋叶连门也没敲就进来了,弄得我十分尴尬,说:“你怎么不吭一声就闯进来了?”
     秋叶咯咯地笑着说:“这有什么嘛?你横渡长江那一次穿着游泳裤走了一条街,你也没感到害羞。”
     我说:“这怎么能比呢?那是集体行动,大家都穿游泳裤,不会把我一个人显露出来;况且那是光天化日之下,这是个人空间。”
      秋叶说:“你怎么那么喜欢说废话?我已经进来了,退出去也不能改变什么,我来找你下象棋的,你下不下?”
      我的象棋水平当时在工程处无人能敌,秋叶会不会走棋还两说着呢,她无非是投其所好想跟我黏糊,我岂能不知?果然我吃她的棋子她不让说悔一着,我说:“举棋无悔。”
      她说:“这是对男人而言的,一个男子汉不让着女人,你的风度在哪里?”
      现在想来,我对秋叶一直没动过真情,秋叶长相粗糙,尤其是皮肤毛孔粗大,从毛孔里散发出一种水牛的气味,我生来对气味特别敏感,这种水牛的膻腥味令我吃不下睡不着,还有恶心的感觉。但是据说这种气味对很多男人有致命的杀伤力,有些男人一闻到这气味就兴奋甚至亢奋,只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但是这气味对我没有诱惑力,而且特别反感。后来我果然发现她脚踩四只船,然后召集另外三人揭露了秋叶的伎俩,当时他们三人都表示与秋叶一刀两断。可是吴守信耍了滑头,当我们都不要秋叶的时候他却趁虚而入,也许这小子有鼻炎,与秋叶步入了婚姻的殿堂。秋叶并不因为结了婚就困住了手脚,她还是那样无拘无束,据我所知那时候与秋叶有暧昧关系的不下十人,有一次吴守信抓住了一个秋叶的相好,吴守信来火了双手把那小子两个肩膀提起来,右腿一横扫,当场就把那小子打趴在地上了。吴守信到底还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自食其果,后来不得已与秋叶离婚独自回四川老家去了,我不知道秋叶怎么能把烈经理也勾搭上的?
      我问烈经理:“秋叶好像比你大七八岁吧?而且她那时候有很多相好的男人。”
       烈经理喝了一口酒说:“这个我知道,秋叶对我说了,她与别人都是逢场作戏,她只爱我一个。”
      我想,烈经理虽然事业有成但是思想仍然很幼稚,那种玩弄男性的女人对任何男人都是这么说的,你上哪儿去考证?一个女人拥有多个男人本身就说明了一切,那么她还有所谓的“真情”吗?就说秋叶吧,她后来去了省城一家公司,不久就把公司马经理的家拆散了,成了公司财务老总,你觉得她真有真情为什么不跟你一块儿混呢?再后来又跑到广州跟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儿鬼混,那老头是董事长,竟然让秋叶当董事,她懂什么事?大概就懂男女之事,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我说:“你们当经理的这品味可不怎么高,老女人也玩啊?”
      烈经理脸很红,不知是喝酒上脸还是被我羞辱所致?他说:“您见识应该不会这么浅薄吧?说一个您认识的年轻女人,梅春红,就是那个会计。”
      我略想了一想,的确有这么一个女人,矮矮胖胖,长着一张娃娃脸,一副很纯情的样子,我记得她是土家族,秋叶也是土家族。我笑着说:“烈经理,你是土家族的姑爷,在葛河岩有他们的一间宗祠,很多土家族人都去那儿祭示,你要是有空也去拜拜你的祖先。”
       烈经理大概酒喝多了说:“我有一百多个女人呢,谁知道谁是什么民族?”
       怎么能把那些与他有过关系的女人都称之为自己的女人?如果这么认识,野鸡岂不是有上千的丈夫?
       不过,我还是很感激烈经理把准备憋在心里的话告诉了我。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