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医生眼里的刁鸣【短篇小说】  

2017-11-08 16:47:41|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偶然遇见了给刁鸣做直肠癌手术的主治医生迟蘋,她说:“刁鸣真刁啊!”
         我问:“此话怎讲?”
        迟蘋说:“你不是刁鸣的朋友同事吗?应该知道他的为人,我这一辈子还没见过这么刁的人!”
        我问:“你是一个医生,他是你的病人,他还能刁到哪儿去?”
        迟蘋说:“民间说的好,净干缺德事,迟早烂屁眼,刁鸣正应了这句话,他患了直肠癌,肛门狭窄,排便困难,动辄出血,我就收治他准备给他做手术,可是他一定要自己挑选医生,这不合规矩,从来都是我们安排医生给病人治病。”
        我说:“病人挑选医生也合情合理,医生也有医术高明与否,服务态度认真与否,人与人之间还存在缘分问题,病人挑选医生也不算太离谱,不要动不动就拿规章制度说事,其实有些规章制度也有欠妥之处。”
       迟蘋说:“我就像您这样的想法答应了他挑选医生,他第一个就否定了我,说我是女人不宜给男人做手术,在我们这一行只有病人与医生的定义,没有男人与女人的概念,他这不是胡扯吗?接着他又否认了副主任医师老胡,说他主要是负责心脑血管疾病手术的,心脑血管疾病难道不比消化系统疾病更复杂?他啥也不懂却硬要自行其事;最后他把其他几位年轻的医生也否定了,说他们经验不够,这不是给我们出难题吗?”
      我笑着说:“刁鸣素来以刁猾著称,恐怕这还只是开始。”
      迟蘋说:“您真是太了解他了,最后还是我主刀给他施行了手术切除了癌症病灶,他刚一苏醒就拿出一个本子一支笔,对我们每天给他的药物进行记账,说是害怕我们多收费,这是典型的外行,我们多收费加在药品价格上,你上哪儿查去?我们多收费多进行一些体检科目,你怎么查?即使我们要做手脚那也得经得起保险公司查验,保险公司审查员是医务主任级别的专家,你啥也不懂就能看出我们的猫腻那不成了笑话?”
       我说:“这里面水深得很,真不是一般人所能了解的。”
       迟蘋问我:“刁鸣这么一个人你们是怎么跟他打交道的?”
       我说:“据说,人的智商都差不多,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处理问题的方式,同事远离他,领导收拾他,亲人让着他。”
       迟蘋感兴趣了问我:“你能具体说一说吗?”
       我说:“我给你举三个例子吧:刁鸣喜欢钓鱼,钓鱼这种事如果到鱼塘里去钓是要花钱的,而且高于市场价格,像刁鸣这样的人是舍不得花钱的,他只能到河沟里去钓鱼,有的河沟里有鱼有的河沟里基本上就没有鱼,那天他出去半天,总共就钓到三条小鱼,总重量不到一两,他把三条小鱼拎着到戴慕钭家里去说:‘哥们,今天我出菜你出酒,我们喝一杯。’戴慕钭一看三条小鱼煮汤都没有腥味,哭笑不得,只好又买酒又买菜,花费几十块。戴慕钭老婆没职业,儿子读高中,家里就他一个人挣钱,平日里连手纸都舍不得买,经常要上厕所了问我要手纸,这一次花钱让他心疼肚疼,他逢人就说,刁鸣太他妈的刁了。同事们听说此事都不敢与刁鸣打交道。”
      迟蘋说:“闻所未闻,他真是刁猾中的佼佼者!”
     我说:“刁鸣更邪门的是领导也怕他,他平日里有一个小本子,专门记录领导的言行,比如领导迟到早退,领导说错话,他都记录在案,有时间,有地点,有证明人。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有一回领导开会点名批评了他,他翻出他的小本子,随便公布了几条,领导当时就服软了。从那以后公款吃喝有他,干活儿没他,工资照拿,奖金也很高,让他成为众矢之的,后来深化改革,广大群众对刁鸣极为不满,他于是失业买断工龄,成为协解人员,失去了饭碗。”
      迟蘋说:“还是领导高明,这样的人就应该收拾他。”
      我笑着说:“你一个外科主任不也是领导吗?”
     迟蘋说:“我是业务干部,就是拿手术刀的,像你们领导那么高的水平我达不到。”
     我说:“刁鸣不仅对外人使诈,对家人也是如此,有一次他姑爷请他喝酒,他到了姑爷家,姑爷出去买菜去了,女儿正在厨房忙活,他瞅见客厅衣架上挂着一件高档的羽绒服,于是立刻起了偷梁换柱的主意,他带着老婆在商场逛了一圈,发现那件羽绒服价值3700多元,他随后又逛到低档次的服装柜,看见竟然有酷似那种高档羽绒服的服装,一问只需要一百多元,毫不犹豫买下来,拿到姑爷家,取下高档羽绒服,把自己买的水货羽绒服挂在衣架上。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偷梁换柱成功。他姑爷回到家一眼就看出来刁鸣的伎俩说:‘爸爸,您看您来喝酒就行了,还花钱给我买什么衣服嘛?那件高档羽绒服我专门给您买的,穿回去就行了,我年轻还没到穿羽绒服的时候。’一席话说得刁鸣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又花钱又丢人。”
      迟蘋说:“刁鸣真是名副其实的刁民啊!”
      我说:“刁鸣的女儿也为父亲的所作所为感到羞耻,她说:‘爸爸,您这件事做得太丢人了,你开口要我给您买一件不值什么,可是您这么做可能会危害我的婚姻和家庭的,您也知道,我们结婚七八年了,我一直没生孩子,丈夫对我多有不满,早就有离婚的想法,您今天可是给我雪上加霜啊!’刁鸣无言以对。”
      迟蘋说:“老天爷对刁鸣真的很仁慈,听您这么一说,他简直是头顶上长疮,脚底下流脓,只是烂个屁眼这个惩罚实在是太轻了。”
      我说:“老天爷可能是想逐步启发教育他,不是一棍子把人打死。”
      迟蘋问我:“您觉得刁鸣可以教育感化吗?”
      我说:“人都是可以教育感化的,只不过有的人难度大一些,也许大限到的时候他会幡然醒悟,谁知道呢?”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