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值得人们称道的“二奶”【短篇小说】  

2017-11-24 20:55:27|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集贸市场不仅是买卖商品的场所,也是鱼龙混杂的地方,这里各色人等,三教九流集聚在一起,因此故事也就比较多,人与人最容易产生的故事其实万变不离其宗,两个字就可概括——男女。
         老喻今天一大早就死了,老喻没有后代,操办他丧事的是他的二奶蒲秀琴,二奶在一般人看来那就是贬义词的代名词,但是,蒲秀琴这个“二奶”却得到人们普遍的赞扬,能把二奶做到这个份上,在她身上闪烁着人性的光芒。
        改革开放早期,老喻所在公司公共食堂垮了,老喻是第一个吃毛虫的人,他把食堂承包下来开办了第一家私人餐饮业——喻哥小炒。老喻以前在食堂里只管做饭,开了喻哥小炒,才发现自己并不会做菜,他就跟他老婆蒲二谷商量,回四川老家请一个会炒菜的掌勺师傅,蒲二谷说:“这个简单,我侄女蒲秀琴做得一手好菜,你去把她接来就行。”
        那时候,交通不便利,蒲秀琴居住在大山深处,老喻在县城下了车又步行了三天三夜才回到离别多年的老家,然后就把蒲秀琴从深山接出来当帮手,蒲秀琴刚二十出头,模样标致,如花似玉,老喻已经快五十岁了,弯腰驼背,长得像进化不彻底的类人猿,而且俩人又是亲戚关系,一个是长辈,一个是晚辈,人们压根儿不会认为他们俩会发生不正当的两性关系。
       老喻一个工人,单位只分给他两室一厅的小房子,老喻以前就是夫妻分居的,他自己住一间卧室,他老婆蒲二谷住一间卧室,蒲秀琴来了以后,老喻就把自己的卧室腾出来让给了蒲秀琴,自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家三口各居一室,虽然有些别扭,但也相安无事。
       喻哥小炒隔壁是老李熟食店,老李是个没嘴的葫芦,整天只知道埋头干活儿,他把十几只活鸭买回来,宰杀褪毛,清洗分割,然后下锅卤熟;忙完了卤鸭又忙着猪脚烧毛,剁小下卤锅;另外还有海带、莲藕、豆皮都需要一锅一锅卤出来......
       老李的老婆冯杏花四十多岁年纪,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从眉宇间就能看出她年轻时漂亮的影子,这女人能说会道,八面玲珑,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集贸市场十几家卤菜熟食店,就数她的生意最好。我们家小虎子喜欢吃卤鸭,我不得不光顾她的生意,她的卤鸭标价18元一只,可是她只收我15元,以至于我老婆怀疑她看上我了,其实这只是招揽生意的一个小招数。
       喻哥小炒对面开着秀姑批发超市,秀姑名副其实,儿子大学都毕业了,她还光彩照人,这女人也很会做生意,我每次带着小虎子去购物,她总是送一两件小虎子喜欢的玩具,有时候又特别优惠我几块钱,因此她们家的生意也特别好。
       钱这东西实在难以评价,没钱你没法活,钱多了就生出事端来了,最先闹得沸沸扬扬的却是没嘴葫芦老李,这真是谁也没想到的事情。
      有一天,冯杏花正在卖卤鸭,突然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站在她的熟食摊前,冯杏花以为是一位顾客于是很客气地问:“请问您想买点什么?”
       这女人身材略高于冯杏花,论模样估计还没有冯杏花年轻时漂亮,但是她有年龄优势,最重要的是她是诚心来挑衅的,她说:“我来买你这个家的,你们家老李没跟你提起过我吗?我叫郑凤莲,老李答应跟你离婚娶我做老婆。”
        冯杏花做生意的,见过世面,也与各色各样的人打交道,不会被两句话就轻易打败,她哈哈大笑着说:“你还是一个孩子,跟我女儿差不多吧?你如果以前跟我们家老李有什么不清不白,我就原谅你了,好好地找一个男人过日子,抢夺别人的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现在就把这个熟食摊交给你,你能把这些东西卖出去吗?”
        这女人却不知深浅说:“我是跟着老李享福的,不是像你这个黄脸婆是干活儿的命,我才不会卖卤菜呢!”
        一时间围观的人多了起来,人们有一个共性,喜欢看花边新闻,更希望看看闹剧如何收场,冯杏花生意被搅乱了,脾气也就上来,她杏眼圆睁怒喝道:“小X,给脸不要脸是不是?”随手操起斩切卤鸭的菜刀问:“你滚不滚?小心老娘一刀劈了你!”
        就在这时老李挤进人群一把夺过冯杏花的菜刀,一巴掌把冯杏花打倒在地,然后又踢了两脚,郑凤莲一看要出人命,趁乱溜掉了,围观的人纷纷指责老李,有人说为了二奶打老婆这人没良心;有人说现在的女人怎么这么没廉耻,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夺别人家庭;有人说估计老李的家道要败了。
        果然,第二天,冯杏花就不再出摊了,老李做了卤菜也没人卖,生意人不做生意了,坐吃山空,不几天老李就成了穷光蛋,再也不玩二奶了。
        第二个因为二奶闹得满城风雨的是秀姑与她的丈夫应金堂,应金堂虽然名义上是秀姑批发超市的老板,可是没人认识他,大概是因为以下两方面的原因:第一,应金堂只管进货不管经营;第二,应金堂喜欢享受,不是下酒馆就是去洗脚城。至于超市有多大利润他不知道,什么商品利润大他也不知道。每次都是他老婆秀姑给他一张提货单,他不过是照单提货,其实就相当于一个搬运工,再加上现在很多商品供货商直接送到超市,你只需清点货物,签单,回头供货商下次来送货再来找你收取上次的货款,卖不出去的货物他们还负责回收。
        应金堂由于过于清闲于是萌生了包养二奶的念头,在外面买了一间房子,每月供二奶吃喝玩乐,秀姑其实早就知道这件事,她觉得家里挣钱多,哪天不挣几千块?男人花销几个小钱不值什么,她打算看儿子能否考上研究生,如果考不上,就把全部生意交给儿子,如果儿子考上研究生就让他好好读书,成就一番事业,在此期间家里就不要发生矛盾,免得影响儿子的前途,可是树欲静风不止,应金堂的二奶袁萍打上门来了,她对秀姑说:“我怀孕了,是应家的骨肉,你们家家产有多少算多少二一添作五,分给我一半,大家好说好商量。”
      秀姑说:“你怎么放屁一点臭味都没有?你是人是鬼?你看着我们家现在有一份偌大的家产是不是?那是当初我和我老公摆地摊一分一厘挣来的,从创业到积累再到发展,这中间经历了多少苦难你知道吗?我们做生意赔本了,夫妻俩只有一个馒头,吃了上顿没下顿,寒冬腊月没有棉被我们穿着衣服坐着睡觉,现在你突然跑来就要分我一半家产,你是谁,我认识你吗?你知道荒唐两个字怎么写吗?别说你怀孕不怀孕,跟我有一毛钱的关系吗?滚出去!不然我拿大棒把你打出去!把你肚子里的那个小杂种打出来。”
      应金堂不知从哪儿突然跑出来对准秀姑的左眼就是一拳,秀姑眼眶青紫了,眼球充血了,但是秀姑绝不退却,她打电话把自己的妹妹秀华叫过来替自己守住超市,然后才去医院处理伤势,从医院回来她又立刻给儿子应修美打电话,让儿子抵制他父亲的胡作非为,应金堂最终以失败告终,应金堂赔偿了袁萍两万元钱,最后把袁萍打发了。
     应修美也不考研了,直接接过了“老板”担子,秀华比她姐姐更漂亮,也年轻一些,姐妹俩加上应修美,生意比以前更红火了,应金堂被剥夺了“老板”大权,回农村去照顾年迈的父母去了,自然也不可能花天酒地了。
      老喻的“二奶”却不动声色,蒲二谷看蒲秀琴每日里忙忙碌碌,不为自己的婚姻大事操半点心,作为姑姑她觉得过意不去,就对蒲秀琴说:“你要是看上合适的,姑姑给你做主,替你操办婚事,你也不能一辈子替我们家打工不是?”
       蒲秀琴说:“姑姑,您不用替我操心,我现在过得挺好,比在大山里缺衣少食强多了,我要是嫁出去了谁来照顾您们二老呢?”
        蒲秀琴几句话说得蒲二谷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那天晚上,蒲二谷就让老喻到蒲秀琴房间里去了,从那以后这个家就成了一个畸形的家庭,蒲二谷是蒲秀琴的姑姑,她却是姑父的二奶,外人也许没擦觉出来,但是细微处是蒲秀琴从此把老喻不称作姑父,而是直呼老喻了。
        蒲秀琴白天忙完了餐馆里的活儿,晚上又照顾姑母生活起居,蒲二谷体弱多病,常年坐轮椅,有空了,蒲秀琴推着她转悠,晒太阳,人们丝毫看不出二奶与大老婆之间有任何矛盾。
        蒲二谷临死前对蒲秀琴说:“我死了以后,你就跟老喻把结婚手续办了,名正言顺,也替他生个一男半女,日后你也有依靠。”
         蒲秀琴说:“我不可能与姑父结婚的,如果那样做就败坏了姑父姑母的名声,我始终只是一个晚辈,就让我为您们二老养老送终吧!”
         蒲二谷含泪闭上了眼睛,蒲秀琴仍然一如既往地操持着餐馆与家务,老喻年纪大了精力不济,已经不再去餐馆里干活儿了,喻哥小炒实际上成了秀琴小炒。
        有时候来了朋友,我也偶尔到喻哥小炒去点几个菜,说实话,秀琴的菜具有地道的四川风味,又麻又辣,也很合口味,而且价格比较便宜,秀琴和蔼可亲,服务周到,因此生意也很好。
         但是,另一方面生活上蒲秀琴一直苦熬着,把老喻照顾得很好,如今老喻也死了,蒲秀琴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华贡献给了姑父姑母,她也有四十来岁了,估计再嫁人也不太现实了,她做人有始有终,虽然也当二奶,却没有与任何人发生矛盾,也没有造成任何不利于姑父姑母的不良影响,反而是十分孝敬姑父姑母,让人无可说三道四的理由,当然大家都知道老喻是一个好色之徒,他老婆年老色衰以后,他又发了财,勾搭不三不四的女人屡有风闻,去野鸡岭也是家常便饭,自从蒲秀琴来了以后他似乎一下子就变成了另一个人,所以人们只能认为是蒲秀琴降服了他。
        半年以后,老李熟食摊再次开张了,老李已经彻底变了一个人,对他老婆冯杏花唯命是从,他大概知道他离开了他老婆他连活下去都难,更别说寻花问柳了。
        喻哥小炒也名存实亡了,人们不知道蒲秀琴会选择一条什么样的路,是回四川老家大山深处呢?还是继续留下来继承喻哥小炒?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