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酒桌上的话语权【短篇小说】  

2017-11-17 10:18:15|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莫终于从云南活着回来了,那天他很兴奋给我打电话,我随即说:“老莫,下午我请客,在重庆火锅店吃涮羊肉!我顺便把老施、老胡、老牛、老马、老朱、老杨、老姬都请上,大家一起聚一聚。”
        老莫沉吟一会儿说:“哥哥,这样吧,我请客,不请老施,老胡,老牛,其他的人麻烦哥哥一并请了。”
        我问:“为啥?”
        老莫说:“也不为啥,狮子沙漠里的兽中之王,逮着水牛就吃,老虎山林的兽中之王,时常偷袭梅花鹿,都喜欢称王称霸,我不喜欢它们,老牛虽不是猛兽,报复心特强,经常把狮子窝端了,打不赢成年狮子就干掉小狮子,我也不喜欢。”
       我哈哈大笑着说:“你狗日的动物世界看多了,老施老胡那都是人,不是猛兽,老牛也不是野牛。”
       等到喝酒的时候我就明白了,老莫之所以争着请客要的是话语权,如果是我请客,理所当然听我瞎掰,我年龄大,资格老,谈话面广,天南地北,山川河流,风土人情,历史掌故,花鸟虫鱼不定就说到哪儿去了,典型的信马由缰,他们只能干听着,如果是老莫请客,理所当然听他摆乎,而他最喜欢的话题是男女之事,老莫骑自行车去过西藏,工作去过东北,旅游去过海南,老家却在上海,东南西北无所不往,老莫最大的特点是好色,在西藏无人区住过一家母女俩的家,据说那个地方根本找不到男人,那个年轻的藏族姑娘一定要把老莫留在无人区做乘龙快婿,而实际上老莫比藏族姑娘的母亲年纪还大十几岁,因此未果,不过老莫离别时还是把随身携带的风油精,正红花油,清凉油,感冒药都留给那个藏族女孩,算是对那个藏族女孩的一种报答。在东北加过垫子,在上海逛过野鸡店,在海南消费过套餐,绯闻不断,领导曾经给他两次处分,希望他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老莫最终选择定居云南是因为听说那边少数民族有一个走婚部落。
     老莫端着酒杯说:“我很久没回来了,哥们难得一聚,今天我哥请客,我买单,不为别的就图一个高兴,酒管够,饭管饱,说一句老马老朱老杨老姬不高兴的话,你们真的要向我哥学习,他见多识广,我上次骑自行车去西藏,没跟他讲一个字,他就把我的事情写成了一篇小说《混帐》里的主人公,不过我哥这人也很损,他竟然把我看错丈母娘的事情写成《莫好色》小品文,害得我在兄弟们面前抬不起头来,这事要是搁在别人身上我早跟他翻脸了,可是,我哥这人实在,我拿他也没办法。”
     我说:“哎,老莫你这样不对呢!你究竟是褒奖我是损我还是发泄你的不满?别以为花钱就可以做大爷!”
     大家都帮着老莫劝说我,大哥,别太顶真,老年人不可火气太大,气大伤肝,有酒喝,大家说说笑笑,总比坐在家里孤独寂寞的好,你一顶真,大家酒也喝不成,朋友也没得做,何苦来呢?
     话说到这份上,我没脾气了,众怒难犯,事事争强好胜谁跟你玩呢?就像在中国游戏中心,下象棋很少有人愿意跟我玩,有的人还专门把我设置不受欢迎的人,你像老施老胡老牛做人太过分,老莫请客就是不请他们,就像陈佩斯说的,啥也不说了,都到我们家喝酒去吧!
     不过老莫一反常态只字不提男女之事,更不提在云南泸沽湖走婚部落的事情,我估计他认错了形势,没戏!第一,人家走婚是为了传宗接代,是一件极为神圣的事情,不是为了淫乐,也决不允许亵渎,像老莫这么老的老头儿估计已经过了传宗接代的年纪,没有价值了;第二,走婚仅限于本民族,不能乱了血统,像老莫这样一条来自北方的狼(据老莫自己说他祖籍是契丹人。),根本就不可能混入羊群。
     本来老马老朱老杨老姬都是我请来的客人,平日里他们喝酒总是顺着我的话题聊天,有时说古道今,有时谈谈花鸟虫鱼,有时聊聊中国象棋,嗨!今天他们全不尿我这一壶了,他们就像一群太监把老莫当皇上围在中间,说话时口必称“莫哥”,其实有的人比老莫年纪大,要不然怎么说有钱的是大爷,无钱的是孙子?我有一次对我孙子说:“爷爷我辞职不当了,费力劳神花钱,谁愿当爷爷谁当。”我孙子说:“爷爷,你不知道辞职是需要批准的吗?我不签字您怎么辞职?您辞职了我跟谁要钱花?”可见,当爷爷是一个推脱不了责任。然后他们又说莫哥的文学水平在我们这一帮朋友中是最高的,写的诗歌尿都可以点燃灯,说莫哥摄影水平也是最高的;能拍摄翠鸟起飞,能把雨滴拍出来;说莫哥书法一流......
      我想说,老莫的博客因为文学档次不够高,写不出小说,散文就像学生作文,诗歌意境也不高,既没有李白那样磅礴的气势又没有杜甫那样深厚的文学功底,现在已经玩不下去了;我想说,老莫的书法从来不扎实练习,只会写几个常用字,经常不得不下载剪切,糊弄别人;我想说,拍摄翠鸟起飞那是我的作品,用的是长焦镜头;拍摄雨滴也是我的作品,用的是微距,老莫是从我的博客相册转载的,老莫既没有长焦镜头,又没有微距镜头,他拿啥拍摄出这样的照片来?我想说......
      但是,我的话语权被老莫剥夺了,我不能说话,即使我说了也没人相信我,常言说得好,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今天大家吃喝的都是老莫的,一定会向着他说话,如果现在你要说什么一定会自讨没趣。同时,我也明白了老莫为什么不让我请老施,老施是真正的书法家,省书法协会常务理事,你如果当着他的面吹捧老莫书法,那就免不了闹笑话;老莫为什么不让请老胡,老胡以前是我们单位的领导,喜欢独断专行,搞一言堂,为人霸道,如果他在场,吹捧老莫的人不敢这么随意,不过因为我年长,老胡时常也让我几分;老莫为什么不让请老牛,老牛是牛脾气,一根筋,他认定的事情谁也不让,如果要他让步,他宁肯不喝酒,绝不搞随声附和,个性极强,我也必须让他几分。最重要的是我跟老莫是哥们,话到嘴边留半句,没有必要揭人短,俗话说,说话不揭人短,打人不打人脸,你逞一时口舌只能,日后如何见面?所以我啥也没说。
      老莫真的高兴了,两瓶酒已经罄尽了,老莫又让服务生拿来两瓶酒,征求我的意见加几盘菜,我说:“菜够了,要加就加两盘水磨豆腐吧?”
       老莫说:“哥哥,你没吃过重庆火锅吧?不算酒,一个人要一百块钱的标准才能吃好,再上两盘羊肉,两盘牛肉。”我想,老莫为了酒桌上的话语权真的豁出去了,朋友聚一聚犯不着这么花销的,勤俭节约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吃重庆火锅那时候,老莫还没见过世面,夏天,一口大铁锅坐在煤炉上,底料150元,配料不要钱,都是用箩筐装着的,打着赤膊,吃火锅喝烧酒,吃得大汗淋漓,那才真叫一个爽!不过世界上各类人都有,上次寇振海请客一百块都没花到,那小子真他妈抠门。
       直到晚上十一点多钟火锅店里基本没有顾客了,我们一行人才酒足饭饱地从火锅店走出来,老莫问我:“哥哥,你今天好像不高兴?是不是话语权被我剥夺了感觉很扫兴?”
      我哈哈笑着说:“老莫,你真不了解你哥,我已经修炼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为什么一定要有话语权呢?朋友一起聚一聚,听大家畅所欲言这本身就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老莫睁着一双醉眼有些吃惊地打量着我,估计是突然感觉有些陌生。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