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躲年【短篇小说】  

2017-01-29 07:35:36|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民俗话说,人多好种田,人少好过年。其实社会生活并非如此,那些年搞集体农业,偷奸耍滑的,损公肥私的,利用职权以权谋私的,使得集体经济产值极低,我在农村劳动时,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维持着最低的生活水平,除了吃饭以外蔬菜都没得吃,每天劳动,竟然年年超支,劳动了一年到年底一结算还差生产队十几二十块,那时候生产队工值是一毛五分钱一个劳动日,当时,经济牌的香烟是9分钱一包,大公鸡牌香烟是一毛五分钱一包,一个农民劳动一天如果抽一包大公鸡牌香烟还差两分钱买火柴,公社干部都只能抽两毛钱一包的圆球牌香烟,很显然,人多并不好种田。人少也不好过年,你一个人做菜多了吃不完容易坏,做菜少了没有年的氛围,平时一个人过日子倒没什么,如果过年的时候你还是一个人,看到别人家儿孙满堂,热热闹闹,你会因为孤独和凄凉流出眼泪,那还是过年吗?
       腊月三十那天上午我出去购物,迎面碰上我们原先单位的女职工柳春枝,她老远就高兴地叫我:“刘主席,还在买年货呀?”
     我很吃惊,柳春枝老伴死了多年,她一直跟女儿女婿外孙女一起在省城过日子,多年没有回小区来了,我问:“您怎么突然回来了?孩子都回来过春节吗?”
      柳春枝说:“我是回来躲年的,我一年到头整天像一个奴隶一样侍候她们一家人,好不容易过年了,还不让我放几天假?绝对不能让她们跟着我,过几天耳根清净,想吃就吃想睡就睡的日子。”
      这倒新鲜,出来一个新词——躲年。
      我笑着说:“哪有躲年这么一说?”
      柳春枝说:“那就不叫躲年,叫跑麝行了吧?”
      我哈哈大笑了说:“柳大姐,这一回你可说错话了,据说麝是鹿科动物麝香蘘里的分泌物,香蘘长在雄性麝的生殖器和肚脐之间,猎人抓住雄麝割去雄麝的生殖器,麝害怕卵子被割了所以看见猎人就逃跑,称之为跑麝,你一个女人跑什么呢?”
      柳春枝羞红了脸说:“哪来这么多说道?就你鬼话多。”
     告别柳春枝 拎着三挂鞭炮往回走,碰到老荣,老荣2001年协议解除了劳动合同,其后开了一间地摊餐馆,四川人是个人都可以做几样小菜,只要价格便宜,生意就很红火,那些年也赚了不少钱。他正端了一撮箕垃圾往垃圾桶里倒。
     我说:“荣师傅倒垃圾呢!”
      他有气无力地说:“唉,累,孩子们都回来了,整整十二个,我们老俩口儿光忙着做饭菜了,要是能到哪儿躲一躲就好了。”
      我看老荣似乎连阳气都没有了,是呀,以前我也曾羡慕过他,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大儿子在省城一家科研单位工作,据说年薪几十万,刚把糟糠之妻休了找了一个大姑娘,比他留学美国的女儿只大三四岁;二儿子在长春工作,开着车带着老婆孩子自驾游回来过春节的,两个女儿都嫁给小老板,过年都是开着车回来的,房前的泊车位被他们一家人都占光了,老荣时常引以为自豪,儿子女儿都有出息,等到过年才尝到苦头了,老荣毕竟快八十岁的人了,以前说只要心情愉快,累一点不算啥,不过话要说回来,这仍然需要体力支撑。
    我继续往回走,碰到杵着拐杖佝偻着腰背拎着两根莲藕的老许,老许有五个儿子,人称许家五虎,许大虎在一个开发区当区长,有权有钱,也不知经他的手卖了多少土地,那就不是腰缠万贯了,可能是十万贯或者是百万贯;许二虎开了一片木材厂,低价购买白杨树,然后将白杨树剥成薄皮,再用粘胶将薄皮压成板材,生意做得很大,也是为富不仁的主儿;许三虎搞房地产,与许大虎联手开发土地,典型的打虎亲兄弟;许四虎大概是个小流氓,手底下有一帮人,主要是维护许大虎与许三虎的生意,遇到钉子户来一个强拆呀,遇到麻烦派几个打手把事情摆平呀之类事情,腊月二十八那天我见着许四虎牵着一条半人高的藏獒,在小区遛狗,路人见之无不有畏惧之色,有一个小孩被大狗吓哭了,许四虎却哈哈大笑,小区居民敢怒不敢言;唯独许五虎稍好一点在一所中学当校长。
      过年都回来了,老许八十六七岁了,弯腰驼背已经干不动了,老许的老伴也是八十多岁的人了,竟然像年轻人一样做出两桌饭菜,招待这一帮虎崽子。
     我说:“许师傅,您好福气呀!”
     老许摆摆手说:“我耳朵背听不清。”
     我又大声说了一遍,这一回老许听清楚了说:“老弟呀!这帮狗日的不孝顺啊,他们谁没有钱?过年到谁家不行?他们就是要折磨我这一把老骨头,一天光倒垃圾就把我累坏了,我真怕过年躲也躲不开呀。”
     是呀,这帮孩子怎么不体谅他们年迈的父母亲呢?他们完全可以轮流坐庄请父母去过年,兄弟团聚,为什么一定回家来让父母为他们操劳呢?
     我的儿子儿媳也回来过年了,小虎子他奶奶忙活了半个月,准备了一大桌饭菜,昨天我还宰杀了一只土母鸡,光挦毛就把我累得腰酸背痛,可是昨天亲家打电话说想请女儿女婿外孙到她们家过年,小虎子奶奶还有些不高兴,我说:“让他们走吧,我们落得清静,歇息两天比啥都强。”
     年轻时过年我特别害怕孤独,有一年过春节我要慰问职工,给每一个职工送一副春联,给有困难的职工在过年的时候把困难补助送到手里,体现组织关怀和温暖,老婆带着儿子回娘家去了,当除夕夜鞭炮响起来的时候,我的眼泪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如今也有些想躲年了,人老了就能耐得住孤独和寂寞,看来人的感情是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的。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