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劳资科长程仁为【短篇小说】  

2016-08-08 11:46:06|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傍晚去拍附近农村农民干活儿,一个农妇正在栽种小葱,我询问农妇栽种的是香葱吗?农妇说不是香葱,我又问,是火葱吗?农妇说,也不是,是四季葱,又拍了几张夕阳的照片往回走,迎面碰上程仁为,他正在跑步,我随口问:“你怎么跑这么远来了?”
        程仁为回答说:“我每天要跑五个来回。”
        我吃了一惊,从我们小区到幸福村最少两公里路程,五个来回就是二十公里呀!这不是玩命吗?锻炼身体也应该适可而止,如果超过锻炼强度就会适得其反,我问:“你这是为什么?”
        程仁为说:“老哥,你没瞧见我的身体还不如你吗?头发白完了,浑身疼痛,不锻炼身体不行了。”
        我一看程仁为一副衰老的模样,恐怕不是锻炼身体就能弥补的,这小子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劳资科长,为非作歹丧尽天良,如何能有一个好身体?
        我估计他父亲给他取名的初衷大约是希望他做一个善良仁慈之辈,千万别作恶多端,可是程仁为反其意而用之实际上就是乘人之危的意思。
        铆焊车间有一个天车工叫尹红,长得有两分颜色,但是这女人患有恐高症,那时候天车不是遥控的而是直接爬进驾驶室进行操作,天车工爬到十几米的高空往下看按照铆工的要求吊动工件,一个患有恐高症的人是难以进行操作的,因为一到高空就头晕目眩如何工作?因此要求调换工种,这是再合理不过的要求,可是程仁为故意刁难,首先是讲道理:革命工作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一个工人要安分守己,热爱本职工作等等。其实这都挨不上,尹红并没有觉得天车工低贱,也不是不安于本职工作,只是身体不适合于这种工作,况且她也没有提出非分之想,车间里能有什么好工种可以更换?铆工、气焊工、电焊工这些大众工种并不比天车工舒适,甚至更累。
        程仁为刁难女工无非是沾点便宜,尹红毫无办法只得往程仁为的笼子里钻,最后让程仁为潜规则了一把,女人打碎门牙往肚子里流血,工种更换为电焊工,整天蹲着腰酸背痛,电弧光刺激,对身体对眼睛都有严重摧残,这就还是用一个女人贞操作为代价换来的苦果。
      程仁为驾轻就熟,但凡有一事相求程仁为就经常使用这一招,对男人收取钱财,对女人则揩一点油。
      其实程仁为当劳资科长也是朴厂长揩他的油提拔他的,他老婆朱荷香真的长得像一头猪,肥头大耳,看着就像一盘红烧肉,有一种油腻的感觉,一般男人估计看不上他老婆,但是朴厂长是个例外,朴厂长老婆骨瘦如柴,用针也别想在脸上挑出一点肉,就像一条小鲫鱼光刺,吃厌了小鲫鱼的人想换一种口味太正常了,程仁为投其所好,让朴厂长饱餐了一顿红烧肉,朴厂长投桃报李提拔程仁为当了劳资科长,相当于以物易物,原始社会早期还没有出现货币的时候人们之间的交易就是这种模式。
      程仁为有权在握就变本加厉,把从朴厂长那儿失去的从别的女人身上补回来。有一年技校毕业生分来几个女孩,其中有一个女孩叫白戊霞,女孩人如其名,皮肤细腻白皙,相貌犹如天仙,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程仁为一见立刻就流下来一串口水,在名单分配中把白戊霞扒拉出来,其他的青年都分配到车间去了唯独留下白戊霞,说是要留在厂机关另有安排,大约也向白戊霞提出了性要求,但是白戊霞还是一个处女把贞操看得比性命还贵,绝不就范,程仁为直接把白戊霞从招工名单中剔除了。
      有一天晚上吃夜宵,我要了二两水饺,两根鸭肠,一个鸭菌子,一小瓶白酒,白戊霞过来了,她要了十瓶啤酒,十根鸭脚,十个鸭翅,跟我坐到一张桌子上,一个劲儿灌啤酒,我就觉得这女孩不正常,第一,很少有漂亮女孩一个人吃夜宵的;第二,很少有女孩独自狂饮的;第三,很少有女孩点那么多食物的。
       细问之下,女孩向我讲述了程仁为逼奸不逞将她除名之事,她恨恨地说:“姑奶奶要杀了他!”
      我说:“姑娘你错了,你可能真拿刀也杀不了他,他是湖南人,矮矮壮壮,有一股蛮力而且多少还会一点武功,你一个文弱的女孩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这个工厂据我看很不景气,估计不久就会倒闭,他没让你在这个工厂工作不见得就是坏事,如果他让你在这个工厂工作,你总也逃不过他的魔抓,与其在这个工厂失业不如趁早另谋他就,也许有一条更宽广的生活道路;你也犯不着用自己的青春跟一个无赖拼命。”
      白戊霞在我的劝说下改变了杀人的初衷,请我跟她一起吃菜喝酒,我替她喝掉了五瓶啤酒,最后她一定要付账。
      我说:“你一个女孩,理所当然应该男人付账,再说,你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怎么好意思让你付账?”
      她说:“您的一席话价值连城,给我指明了另一条生活道路,也许今天没碰到您我就坐牢去了,今天一定要让我付账。”
      我不再坚持了,她的情绪本来就不稳定,让她出点钱也许她心里会好受些,只是我自己又让女人买了一回单,脸上多少有点无光。果然那个经营夜宵的东北人说:“怎么老有人替你付账?你很有人缘呢!”我有口难言。
     果然后来这家机械制造厂进入癌症晚期,生产的建筑塔机螺栓脱落倒塌轧死人,生产的汽车半轴途中断裂,造成车毁人亡,银行不再贷款,流动资金短缺,无钱购买原材料,生产被迫停止。
     朴厂长无力回天开始实行企业改制,一部分车间被工厂剔除去了,实行集体所有制,剩下的人实行协议解除劳动合同,那一段时间是程仁为最疯狂的时候,有很多工人在这一家工厂工作了几十年,突然有一天要端掉工人的饭碗,自然一下子难以想通,拒不递交协议解除劳动合同申请书,程仁为天天一副凶神恶煞的面孔,不是对张三就是对李四怒喝——有活干的时候不好好干活,现在工厂垮了你还赖着不买断,谁养活你?在他看来好像是一直是他们这一帮干部在养活工人,其实一个电焊工至少养活着十来个这样干部,正是他们这一帮蛀虫把工厂整垮了。
     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了,程仁为仍然利用手中的权力潜规则女人,厂里有一个女工叫殷秀梅,可惜不会唱歌,而且脑袋瓜不太灵光,她主动把协议解除劳动合同申请书交到劳资科,本来劳资科谁来交协议解除劳动合同申请书都照收不误,工厂垮了嘛,程仁为仔细打量一番殷秀梅傻里傻气的模样,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走过去和颜悦色地问:“小殷,你想不想继续保留工作籍?”
     殷秀梅仿佛一个落水陷入灭顶之灾的人突然看见一根稻草,以为有生还的希望,立刻低声下气地问:“我可以吗?”
     程仁为说:“当然可以,不过要看你的表现,如果你想留下来今晚九点你到东荆河宾馆302房间来找我,我们劳资科加班加点办公室设在东荆河宾馆。”
     殷秀梅信以为真,那天晚上她真的去了东荆河宾馆......
     等到协议解除劳动合同名单公布出来以后,殷秀梅哭得很伤心,她比别人失去的更多。
    程仁为整日在外面打别的女人的主意,他的家里的红烧肉可就受不了了,不少风言风语早就传到她的耳朵里,她也懒得替程仁为守活寡,朴厂长自从尝过了红烧肉以后也没有多少兴趣,不只又换成什么口味了?也许是山珍,也许是海味。
    工厂里有一个叫赵本事的经销人员,工厂效益好的时候挣了不少钱,产品是按照总价值的15%提成推销费的,赵本事有能耐,要不怎么叫赵本事?总是能促成大宗生意,有人说他家里有几千万,也有人说他可能挣了上亿元,所以当工厂即将倒闭人心惶惶之时,赵本事一点也不慌张,他瞄准了程仁为的红烧肉,也就是说程仁为喜欢乘人之危,赵本事喜欢乘虚而入,他天天去勾引程仁为的红烧肉,那一段时间人们无心关心花边新闻,赵本事尽情享受红烧肉的美餐。
     赵本事的老婆因为赵本事与红烧肉明目张胆的出双入对精神崩溃了,她像祥林嫂一样逢人就说赵本事与红烧肉的故事,闹得满城风雨。
       程仁为大约觉得自己屁股不干净也懒得管他的红烧肉的那些破事,对于戴绿帽子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当所有工人都被协议解除劳动合同以后,朴厂长拍着程仁为的肩膀对程仁为说:“你这一段时间表现很好,把所有的工人都干掉了,不过我得告诉你,你自己也必须协议解除劳动合同,工厂不存在了,我也调走了。”
      程仁为一下子目瞪口呆了,他天天像一条狗一样今天咬这个,明天咬那个,最后被朴厂长一脚踢开了,他也被耍了。
      从那以后程仁为就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他得罪了厂里广大工人,大家对他恨的咬牙切齿,不曾想他自己不过是一条丧家犬,所以一下子就老了很多,多日不敢出门。
     如今时日久远,人们逐渐地淡忘了他他才又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不知他现在与他的红烧肉关系如何?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10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