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大约孤独也是一副催老剂【短篇小说】  

2016-07-04 11:14:28|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德全今天从上海回来了,他拖着行李箱跟我打招呼,我差一点认不出他来了,两鬓斑白,一脸老相,好像是在哪儿操劳来着,其实他是从他儿子那儿回来的,在儿子那儿也没什么事,孙子上幼儿园,儿子儿媳上班,他每天就是逛逛南京路,外滩玩玩,下午下班的时候接孙子回家,等儿媳做好饭喝一杯小酒,日子过的跟神仙似的,赋闲还让人加速老化吗?我有点怀疑。
      我问:“头儿,你怎么不呆在大都市回到乡下来干什么?”
     李德全说:“老哥,别这么叫我,我现在也是退休人员,跟老婆换班。”
     他一说老婆我倒是想起来了,他跟他老婆董桂花不对付,他老婆长得其丑无比,尖嘴猴腮,头发枯黄,一张叫花子嘴,走路两条腿一甩一甩,是那种命很苦的相,后来企业改制就协议解除了劳动合同,生活无着,那些年他当一把手完全不把他老婆放在眼里,嫖过娼,玩过情妇,于是他得意忘形,有一次他跟支部委员老姚吹牛说,一个男人要做到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有情妇,玩过野鸡。老姚是个老实人,平日里跟女人说一句话都脸红,更不可能有什么艳遇,听了李德全的话很是羡慕,吃不下睡不着,就把这句话转告于我,我说:“还反了他了?他这是典型的资产阶级人生观,下次党委书记老杨来我们单位视察,我把他的原话向杨书记汇报,让他这个头儿当不成。”
     李德全知道我这人的脾气,说到做到,赶紧请我喝酒,并让老姚更正他说过的话,说老姚说的那些话纯属子虚乌有,于是收敛了许多。但是他老婆却不依他一定要闹离婚,李德全不仅跟职工斗智斗勇也跟老婆董桂花斗智斗勇,那时候他刚买了一栋三室两厅的大房子,他跟他老婆说:“离婚可以,可是我没有钱,只有两栋房子,你任意选,你如果要三室两厅,我就住两室一厅,你如果要两室一厅,我就住三室两厅。”其实,他手里有大把的钱,纪委刚审查完他,据说他贪污挪用公款几十万,他托关系走路子,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终罚款两千多元了事,当然他担惊受怕弄来的黑心钱不想跟老婆分一杯羹。
       他老婆董桂花协议解除劳动合同时八万块都给了李德全,如果不能给她一笔钱生活就没有着落,即使房子可以卖了过日子,卖了房子住哪儿呢?而且房子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卖出去的,董桂花只好放弃了离婚,然后夫妻俩捏着鼻子糊眼睛,同床异梦,各行其是,一直熬到拿到退休生活费。
       李德全当头儿的时候凶得很,动不动就跟职工拍桌子打板凳,我们单位有一个文革以前浙江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信有真,典型的知识分子,只做学问不闻窗外事,有一天上班迟到了一分钟,知识分子喜欢一边走路一边思考问题,遇到难题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脚步,按说也不是什么大事情,与他同时迟到的还有三四个人,但是李德全吃柿子专拣软的捏,就觉得信有真好欺负,于是把信有真叫到办公室拍着桌子说:“你无视劳动纪律,我扣你的工资!”
       信有真一句囫囵的话也说不出,下来就到工会办来找我问:“刘主席我该怎么办?”
       我说:“你离退休年龄也不远了,现在允许职工提前退休,你跟头儿这个矛盾可能一时半会儿也解不开,过得不开心你可以选择提前退休,免得再受小人之气。”老信采纳了我的建议提前退休回家了。
      李德全的侄女李丽娜长得有两份颜色,开一间发廊,老莫好色,没事就去光顾丽娜发屋,有时候去刮个胡子,有时候去染个头发,发廊女嘛估计大多数都不怎么正派,跟老莫不知因为什么闹起了矛盾。
      老莫染头发这个事儿我说过他,年纪不大头发就全白了,就是因为好色导致的,好色会要命的,可是老莫就是听不进去,总是像一只苍蝇一样喜欢逐臭,李丽娜大约到手的钱少了把老莫骂得狗血喷头,本来这事儿老莫已经吃亏了,李德全还要再插一杠子,他把老莫叫到自己的办公室,捶桌子打板凳,响声传到我的办公室,我害怕他动手打老莫,他身材高大,武孔有力,老莫因为好色,一米七零的身高,体重只有一百零几斤,根本就不是李德全的对手,赶紧推开手头的事情跑过去解围,李德全见到我就不好说什么了,我把老莫请到我的办公室劝他说:“你这个臭毛病该改一改了,兔子不吃窝边草,你怎么拿头儿的侄女下手?今天要不是我及时赶到,没准他就揍你一顿了。”
      老莫自知理亏,死活不开口,从那以后老莫再也不光顾丽娜发屋了。
       李德全甚至跟他的情妇也来这一套,李德全情妇柳春枝人如其名,杨柳细腰婀娜多姿,尤其是一双水蛇眼睛具有勾魂摄魄的魔力,不知怎么就跟李德全搅合上了。但是据知情人说,柳春枝丈夫甘泉肾衰竭活不长了,柳春枝纯粹是性饥渴才找李德全的,而李德全的老婆董桂花就像一条小鲫鱼光刺,既然有现成的大鱼谁还会吃光刺的小鲫鱼?究竟是不是这么个情况我说不准,因为我从来对花边新闻不感兴趣。
      柳春枝为了评职称写了一篇论文发表不了,她就让李德全给她修改一下,李德全搞歪门邪道行,玩女人也是行家里手,但是如何修改文章却是狗咬刺猬无从下口,他就出了一个点子,让柳春枝请客,请了一大帮领导,当然最主要是请我,让我帮着修改。酒席间童主任就拿李德全开玩笑说:“这篇文章你老李读过多遍还不知道怎么修改?据我看这篇文章上半部分很丰满,下半部分水分多。刘主席是个书呆子读过很多书却不会读书,还是你自己修改吧!”
     我正好就坡下驴说:“我还真不会修改文章,算了这个酒我就不喝了。”弄得李德全很是下不来台。其实我是个很随和的人,也是个很仁慈的人,下来我还是会帮柳春枝修改的,毕竟这涉及到评聘职称的大事,能帮就帮一把。
     李德全以为我真不帮她,喝完酒就听见他对柳春枝大发脾气,也是拍桌子,说柳春枝没向我把事情说清楚,把事情办砸了。事后柳春枝流着眼泪来找我,恳请我替她修改文章。
      李德全玩了情妇却无法为柳春枝谋取任何利益,于是他就打起来我的注意,让我辞去工会主席职务把工会主席让给柳春枝,我一想,自己已经老了,不几天就退休了,劳神费力不讨好就答应了辞职。可是上级工会却不同意柳春枝接替我的职务,又一次弄得李德全下不来台。
      李德全退休以后就跟单位再也没有瓜葛了,由于他有权的时候做人很过分,以往的同事谁也不理他了,包括他以前的情妇柳春枝见了面跟他招呼都不打,他觉得很孤独就去儿子儿媳那儿照看孙子,可是他老婆董桂花却不愿与他同往,他去上海,他老婆就留在家里;他从上海回来,他老婆就去上海,总是与他不打照面。
      董桂花没什么文化,协解以前是幼儿园的炊事员,她虽不善言辞但记恨心却特别强,她曾经向人们说起过她对李德全的策略,以前他有权有势把我不当人,如今他无权无势了我也把他不当人,也不跟他离婚拖着他,让他孤独到死。
     大约孤独也是一副崔老剂。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10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