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家的感觉【散文】  

2016-12-09 10:08:23|  分类: 感怀(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当黄昏,我目睹着牛羊回圈的时候,我想到了家;
         每当傍晚,我眺望者倦鸟归巢的时候,我想到了家;
        每当夤夜,我听见大货车发出刺耳的声响,快速奔驰呼啸而过的时候,我想到了家。
        翻开汉语词典如是说:家——家庭,家庭所在地。其实在我看来,“家”绝不是文字定义的一个概念这么简单,家不仅是肉体的存身之所更是心灵的归宿之地。有人天天生活在家中却没有“家”的感觉,总是想挣脱家这个牢笼的束缚,更不想承担对“家”的责任和义务;有人身在天涯却心里装满了“家”的温馨和对家的深深地眷念之情。同样是一个“家”字,在不同的人心中有着天渊之别的差异。
      幼年时,常听在省城工作的长兄述说外面的世界,长江、轮船、火车、飞机......我没有体会到家的温暖却总想像长兄一样去闯荡外面的世界,那个时候我就有一颗躁动不安的心。
      父亲过早谢世,少年时,我流落到异乡跟一个盖茅草房子的茅匠当学徒,当茅草尖和叶边的利齿划破我的双手,十指连心的疼痛彻夜难眠的时候,我第一次想起了家。
       冬日的夜晚,我独自一人睡在家里的木楼上,一捆稻草一床棉被盖一半垫一半,听着窗外呼啸的寒风和乞丐冻得发抖的哆嗦的呻吟,我感觉自己温暖极了,慢慢进入梦乡,第二天一大早我去上学就在家门前的屋檐下发现乞丐冻僵了的尸体。
      除夕夜,初中时,我独自一人替酱品厂老板看守偌大的庭院,煤油灯把自己的影子投射到墙壁上,真正的形单影只,形影相吊,听见街上各家各户燃放鞭炮的声音,我想起了家。
      那时候父亲健在,他做了一大桌子好菜,让我们关闭大门,在八仙桌下生一盆木炭火,寓意新的一年红红火火,一家人围着桌子过一个热热闹闹除夕夜,我口里说着今晚守岁,孩子的话是不能当真的,一会儿功夫头一歪就睡着了。
      下农村,青年时,大雪透过瓦缝,掩埋了牛棚里的一切,也会将我埋葬,我无处存身,我又一次想起了家。
      只好在半夜深一脚浅一脚向家的方向步行,茫茫大雪分不清哪是路哪是农田水沟,不止一次掉进路边的水沟,严寒把湿透了的裤子冻得像冰刀一般,天亮的时候终于从农村回到县城,此时我才记起我早就没有家了,茫茫天涯,大千世界我举目无亲,再一次像丢了魂一样返回农村......
      此后的岁月,离乡背井,颠沛流离,戈壁扎营,荒滩露宿,我曾无数次想起过“家”,此时的家已经不是一个物化的概念,只是一个心灵的归宿。
      昨天夜晚十一点多钟我拍摄半个月亮回家,后面一个人快速赶上我递给我一根烟,借着月光我看清了是大朱,大朱说:“老先生,你就是一个夜游神啊!”
      我笑着说:“你不是也没回家吗?”
      大朱说:“我哪有什么家?我把老婆送到精神病医院去了,那里有全程陪护,探视还必须事先申请。”然后他就大大方方到他的情妇家里去了。
       他就属于典型地有家不珍惜的人,撇下老婆玩情妇,最后把老婆逼疯了干脆送精神病院了事,估计“家”绝不是他心灵的归宿。
       情妇有真情吗?我不太清楚,记得前不久他母亲住院需要住院押金,他情妇手里撰着他的退休生活费银行卡不答应替他母亲支付住院押金,俩人就闹翻了,这场风波刚过去没几天,他早又好了伤疤忘了痛。他已经六十岁了,父母还健在,一辈子没离开过家,他完全体会不到失去家的滋味,因此也就不可能珍惜“家”。
      前天晚上十点多种,我感觉心脏不太舒适,于是从家里出来走一走,等到我十一点多钟返回家的时候,老婆还痴痴地坐在沙发上等着我,平时老婆每晚九点就准时与小虎子一起睡觉,我问她:“你怎么还没睡?”
      她说:“我等你呢!你有病在身我睡不着。”
      我眼里噙满了泪水,这才是“家”的感觉,这种感觉大朱会有吗?
      今天中午接小虎子回家路过老蒋家,老蒋死了多年了,老蒋的老婆从不知何时起信起了佛教,家也不怎么回了,老蒋的儿子小蒋今年快五十岁了,至今还没有结婚,甚至连女朋友也没有一个,如今工厂没活儿干只发生活费,婚姻更是没指望,他每天到处鬼混,饥一餐饱一顿的,有时吃一碗陕西人的大米凉皮,有时吃一碗四川人的素面,心情忧愁,整日劣质香烟不离手,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身体怎么能好?当时正在剧烈咳嗽,那个声音把小虎子吓了一跳,小虎子问我:“爷爷,你听这是什么野兽的叫声?太可怕了!”
     我说:“不是野兽的叫声,是人在咳嗽。”
      由此,我想到“家”真的不只是房子这么简单的一个存身之所,而应该是是一个温馨的充满爱意的和美的亲情交流与关爱之所,是心灵的归宿之地。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9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