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根植心中的腊梅【散文】  

2016-12-29 11:30:58|  分类: 感怀(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根植心中的腊梅【散文】 - 四页 - 听松
         
      又是腊梅盛开的季节,空气中弥漫着梅花蜡质的花瓣散发出来扑鼻的异香,我抬头望了望我们家的房顶,我的盆栽腊梅也开了,但是开得是那样零落,那样的小家子气,我有些失望地回到屋里,拿起相机准备去野外拍摄腊梅。
        妻担心地说:“你这几日身体状况很差,都有两天没吃饭了,还能出去吗?”
        我笑着说:“没事,下农村时一星期没饭吃还干农活,人有没有病是次要的,重要的是精神不能垮了。”
(原创)根植心中的腊梅【散文】 - 四页 - 听松
 
        口里是这么说,脚下还是有些发飘,这件事应该是我没遵医嘱造成的,前天上午,我看饮水机上水桶空了,就取下空桶装上满桶水,以前三十斤的物件我能左右开弓单手举过头顶,所以当妻说她来换水时我笑着说,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家里有丈夫哪里会让妻子出体力干活?于是一抬手单手就把一桶水搁上去了,本来应该用两只手慢悠悠地举起来放上去,就没一点事儿,可是这样骤然用力过猛,心脏负荷过大,立刻就感觉心乱如麻,我这才想起医嘱不得提五公斤重物,如果一旦用力过猛心律不齐赶紧躺下,服用速效救心丸。
       还好及时纠正了自己的错误,命是保住了,就是不太想吃食物,整个人感觉浑身不得劲,今天早上已经有了饥饿感,估计中餐会吃一点食物。
      这个该死的身体每年冬天就严重制约着我,不让我乱说乱动,我只能小心翼翼地活着,比如我们家的腊梅今年开花开成这样我就难辞其咎,我这一盆梅桩已经种植了二十多年了,以往每年都是繁花似锦,春节前我把浅槽擦洗干净,将盆景搬进室内,让它为我的春节增添一抹亮色,可是已经有两年我没给它换盆了,估计已经是满盆的根须了,严重的根害让它慢慢虚弱,它还能开几朵花已经是对我最大的报答了,过了年,无论如何也要给它换换盆了,不能让它死在我的前面,不然我就多了一份伤心。
(原创)根植心中的腊梅【散文】 - 四页 - 听松
 
     给它准备几块干牛粪,陈煤灰,腐殖土,把树桩从浅槽中拎出来切除多余的根须再种植回浅槽中,鸡年的年末就可以看见一盆枝繁叶茂花艳的梅花了。
    梅花实际上是我的一种精神寄托,我喜欢它那种饱经沧桑枝干,我喜欢它桀骜不驯的造型,我喜欢它虬曲的枝丫,我更喜欢它顶风冒雪香飘数里的醉人的花香......
(原创)根植心中的腊梅【散文】 - 四页 - 听松
 
    梅花种植极其简单,平日里不需要特殊的护理,不需要杀虫,也不怎么追肥,甚至有时候你外出几天不给它浇水它也无恙,腊梅耐旱能力是盆栽花卉中少见的,如果不算仙人掌科植物,恐怕它就居于第一位了。也无需充足的阳光,我们家处在四面高楼包围之中,阳光对于我来说也是渴望而不渴求的奢侈之物,每一年种植水仙,只有把花盆寄放在邻居家院子中,虽然邻居们对我很友善,毕竟不太方便,而腊梅就能随遇而安,这一点也像我的性格。
     腊梅花期长,号称百花之王的牡丹通常花就开一天,有时只是一上午;辛辛苦苦种植一年的毛杜鹃,一朵花的花期也就两三天;艳丽无比的桃花也不过短短一星期;花期较长的当数山茶,花期能达到十天左右;只有腊梅花期通常都在半月以上,就凭这一点就让人敬佩不已,昙花一现固然能给人造成值得珍惜的惋惜之情,但是,谁不愿意美好的事物永驻心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嫦娟嘛!
(原创)根植心中的腊梅【散文】 - 四页 - 听松
 
     腊梅甘于寂寞,你看那些牡丹、杜鹃、桃李花开时节,春暖花开,风舞蝶闹,尽管有人钟情于牡丹说什么国色天香,其实在我看来也不过是庸脂俗粉之类,就像舞女如果不混迹于达官贵人之间就无法施展她们妖魅,而腊梅选择在风雪的严冬,只有呼啸的北风,只有漫天的雪花,它不需要蜂蝶传花授粉,仍然能结出具有很高药用价值的果实——巴豆。
     腊梅曾经是我下农村时的女友,那时候我无家可归,她每一次回家总会带回来一些腊肉和咸鸭蛋之类的菜肴,自己舍不得吃,总是留给我,很多知识青年在农村没菜吃,在生存本能的驱使下他们选择“偷菜”,我是一个没有生存能力的人,我从不参与偷菜,不劳者不得食是一个普遍道理,因此我也就只能读着小说吃饭,腊梅拿来一个咸鸭蛋,我说:“我们分着吃吧?”
    腊梅说:“不!我要看着你吃。”
    男儿有泪不轻弹,我只能把感激的泪水和饭一起咽进肚子里,本来约好我们一起招工的,可是她们家发生了变故,父母离异了,没人供养她,她只好去了一家乡镇企业的小厂,而我又踏上了颠沛流离漂浮不定野外作业单位,从此我们天各一方,杳无音信,我曾多方打听过她的消息,不知她以后的日子过得怎么样?成为了我心中永远的痛。
     与其说我是在栽种腊梅,不如说我把腊梅根植在心中。
(原创)根植心中的腊梅【散文】 - 四页 - 听松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8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