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认识人是需要花费代价的【杂文】  

2016-12-02 09:28:34|  分类: 说东道西(言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附近的集贸市场有一户杂货店商户老板是个女人,四川口音,不知叫什么名字,身材矮小,相貌平庸,据她自己说她小学也没毕业,可是这却是一个不平凡的女人,她是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要饭来的,如今有丈夫有儿子儿媳孙女一大家人,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短短二十多年间她挣下了一份令人咂舌的家业,买了三栋房产,三家店铺,四辆车,家产上千万。
       成为人们时常谈论的对象,人们都不知道她发财的秘诀,昨天我有意光顾了她的生意,我煮面条经常要使用下饭菜(四川吉香居食品有限公司出品的榨菜)市场价两元人民币一袋,可是这女人却向我推荐瓶装乌江榨菜,我瞅着那么个小玻璃瓶能装多少?女人说:“你别看瓶子小,压得实,这一瓶榨菜是那个袋装榨菜的五倍,价格是八块,你买这种榨菜还赚两块。”
       人老不值钱,牛老不耕田,眼神不济了也看不清乌江榨菜玻璃瓶上蝇头小字,姑且听那女人瞎掰,买了一瓶乌江榨菜回家。但是我是个认真的人,乌江榨菜买回来了我必须弄清楚它的口感,净重等各项指标。老花眼只是在外面不方便,在家里我有足够的办法,戴上老花眼镜,找出放大镜,双管齐下,经过仔细查看,质量弄清楚了,吉香居袋装榨菜净重106克,而乌江瓶装榨菜只有300克,比那个女人说的少200多克,实际上亏损一袋榨菜,我老婆不高兴了说:“你就是个苕(红薯,意即傻瓜),上了那个女人的当了,找她退货去!”
      我老婆对我的认识始终比较肤浅,我一点也不比别人傻,更不存在上当的问题,恰巧就是要通过一件具体的事情来认识一个人,我当然不会去退货,不同的商品有不同的价格,一旦我同意购买就表示我愿意承担因此而造成的一切损失,从法律角度说,我是一个有完全行为责任能力的人,只要她的商品不存在质量问题,没有故意哄抬物价都在我能够接受的范围。
      但是,通过这件小事我认识到这个女人也没有什么诀窍,更没有什么高明之处,她与一般商家一样无非是采用“糊哄”的办法,能哄骗一个人是一个人,亦即不讲诚信。
      昨天刚阅读了麻尔法的文章,文章讲新疆瓜农贷款接了大订单,结果因为天气问题客户干脆连订金也不要了导致新疆瓜农破产,并且与他谈论了做生意的诚信的问题,他说吉尔吉斯斯坦人特别讲诚信,宁肯自己亏损也要信守合同,他同时还咒骂了那些不守信用的人。
      我与麻尔法也不一样,不会咒骂谁,不做这种没意义的事。
      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纷繁复杂,需要认识的事物很多,需要认识的人也很多,认识了一件事是一种收获,一旦你清楚地认识了一个人这本身就更是一种收获,比如说,以后这个女人想从我这儿赚到一分钱都比较难了,记得她刚来的时候我曾对她表示过同情,一个要饭的女人生活多么的不易呀!那时候还专门买过她的四川榨菜,她后来发财了我也就很少注意她了,这一次是因为听人们谈论她如何有能耐,特意去研究一下她的。
     认识事物需要交学费,认识人也需要交学费,秦朝人等到清楚认识赵高花费的是整个国家的代价,赵高先是卑躬屈膝,口必称奴才,对人一副十足的奴才相,让人们相信他真是一个奴才,一旦时机成熟立刻撕下假面,脱去伪装,凶相毕露,指鹿为马,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疯狂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最后强盛一时的秦朝竟然断送在一个奴才手里,项羽固然具有万夫不当的功夫,刘邦也玩弄权术过人一筹,但那不过是疥癣之疾,真正的心腹大患是赵高,是这个埋伏在强秦内部的赵国王室后裔,从赵国被灭国每一个赵国人都有复仇使命这一点来说,赵高是一个爱国主义者;从秦国覆亡这个角度说,赵高无疑是一个小人的典型代表。看你站在哪个角度来看待这个历史人物了,对于秦国来说,那个代价毕竟是难以承受的。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1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