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捷足未必能先登【短篇小说】  

2016-12-23 03:45:40|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拎着酒壶去湖南人酒作坊打酒,房东李大发说:“老哥,你下手晚了,我就说你们这一帮老家伙怎么都喜欢喝湖南人的酒呢?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看上的是湖南人苟伢子的老婆,结果你下手晚了被老马捷足先登了,如今,湖南人的酒是喝不成了,苟伢子回湖南去了,他老婆嫁给了马捷。”
        听了李大发的话我愣住了,我们小区附近有四川人开设的酒作坊,有湖南人开设的酒作坊,有本地人开设的酒作坊,几乎每一家酒作坊的酒我都买过,一个月喝十斤酒,也就是一个月去一次酒作坊,几圈轮流下来感觉还就是苟伢子的酒合口味,价格也合理,别的几家作坊就被我淘汰了。
       苟伢子老婆的确不错,三十八九岁年纪,模样端庄,皮肤白皙,举止文雅,我每次去买酒她总是操着一口湘方言说:“大哥,留下来咭饭,咭酒不要钱啦。”
      我笑着对苟伢子说:“苟伢子,你好福气呀!找了一个漂亮的堂客。”
      苟伢子不言语,也不笑掏出湖南著名品牌的香烟——白沙递给我一支,算是对我的回答了,但是我们这里人普遍抽武汉卷烟厂的黄鹤楼系列香烟,档次更高,我接在手点燃了慢慢烧着,吸烟有害健康,多抽一口少抽一口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加减法,它危及生命。
     我说:“老李,马捷不是有老婆吗?他怎么还能娶两个老婆?什么时候回到了旧社会呀?”
     李大发说:“你们读书人很容易把自己读傻,有老婆就不兴离婚?离了婚不可以再娶老婆?”
     我说:“老李,你这个人可是不对呀!信口胡说,马捷今年六十多岁了,女儿的孩子都考上大学了,他老婆也退休了,整日里看着他,他怎么可能离婚再娶老婆?再说了苟伢子有两个儿子,一个读初中,一个读高中,苟伢子夫妻关系很好,怎么可能离婚,湖南人彪脾气,谁搞他老婆,活得不耐烦了?”
     李大发说:“你怎么也是湖南骡子脾气?事实摆在这儿,你争论有什么用?”
     我将信将疑问:“真的是事实?”
     李大发说:“清明节,苟伢子回了一趟湖南老家说是祭祖,顺便看看两个留在湖南老家上学的孩子就一个人回去了,苟伢子的堂客留下来照看生意,苟伢子一家租我的房子住在后院,谁也没想到,马捷那几天来买酒就跟苟伢子老婆勾搭上了,苟伢子从湖南上坟回来逮了个正着,苟伢子当时就急眼了要拿刀灭了马捷,出了人命我作为房东是要负连带责任的,听见吵闹我赶紧下楼去劝说,谁知一听我就傻眼了。苟伢子逼着马捷回去离婚娶自己的老婆,我感觉自己好像喝醉了酒,脑袋木木的,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我说:“这里面有故事。”
     李大发说:“马捷当时也蒙了问:‘我离婚,娶你的老婆,你不杀我了吗?’苟伢子说:‘你给我十万块,赔偿我的酒厂一切损失,我拿着钱回湖南老家再也不来了,老婆归你,连两个儿子都归你,我拿了钱立一个字据,保证永不反悔。’”
     我说:“这不正常啊!老婆失节,老婆可以不要了,没理由儿子也不要了啊?”
     李大发自作聪明说:“书呆子总的来看很傻,你想,老婆失节,儿子还可能是嫡系部队吗?干脆一锅端了回湖南老家再娶一个大姑娘,生的孩子血统纯正,经过半年多的扯皮拉筋,最近事情总算了一个段落,苟伢子拿到了十万块,马捷也办完了离婚结婚手续,酒厂也垮了。”
     没有打到酒,我干脆把空酒壶扔了徒步往回走,一边走一边想,真的是洞中才数日世上已千年,一个月没来打酒,竟然发生了这么许多故事。苟伢子回湖南去了,他的两个儿子却从湖南到湖北来了,这两个半大小子能够认贼作父吗?第一不会改姓马,虽然姓苟姓马都不是什么人姓,但是祖辈留下的姓氏焉能随便乱改?第二,他们都已经明白很多人生道理了,父母养不活他们,走曲线救国的道路,其中的苦衷也许他们能体谅一二;第三,马捷就像韦莺,替杜鹃孵蛋,小杜鹃永远不会对韦莺夫妇有所感激;再说马捷娶一个三十多岁如饥似渴的女人,他这一把老骨头能经得起榨油机几顿敲骨吸髓的折腾?他一死,家产,安葬费都给了现在的老婆儿子,他自己的女儿还不知能不能分一杯羹都两说着?估计马捷着了人家的道。
     马捷四川人,却娶了一个河南女人吴宝华做老婆,这女人没给马捷生儿子,只生了一个丫头,年轻时俩口儿经常干仗,吴宝华想出了一个妙招把她弟弟的儿子吴昭抱养过来,改姓马,吴昭来的时候大约五六岁,改名叫马吴昭。马捷还真把这小子当自己的儿子养活,精心培养,为他择校,为他请家教,最终把马吴昭培养到大学毕业,而他自己的女儿马小红仅上了个高中就让她当了采油工。
      马吴昭大学毕业回了河南老家就业,去掉了“马”姓仍然姓吴名昭,我这悟出来,此处无招胜有招,而且再也没有回来看望过马捷,马捷等于被他老婆耍弄了,替别人抚养了一回儿子,当了第一次韦莺,从那以后他们夫妻俩关系就不太正常了。
      女儿马小红也因为父亲把表弟看得比亲女儿还重而生怨恨,结婚以后就不再认他这个父亲,马捷虽然有一个一家四口的家,但是实际上名存实亡,儿子是别人的不认他这个伪父亲,女儿倒是亲生的却不认他这个亲父亲,老婆虽然还有但只有夫妻之名而无夫妻之实,马捷在很长时间就一直是孤家寡人,这就为他的家庭最终走向破灭埋下了伏笔。
      没有了湖南人的酒作坊,我只好到四川人的酒作坊去买酒,那天碰到了马捷,马捷跟我聊天,说他恨死了河南人。
      我笑着说:“不值当的,你已经与前妻吴宝华离了婚,就是有再多的仇恨也一天的乌云散了,抱着湖南人的堂客,过着甜蜜的日子,哪里还生出恨意?”
      马捷说:“是离了婚啊,可是那个恶毒的女人上派出所告了我一刁状,说我种植罂粟,一帮警察如临大敌包围了我们家的院子,进去一查,发现我种了一百多棵罂粟,每一棵罚款一百元,一下子罚了我上万块。”
      我说:“你也是的,怎么想起来种植罂粟?违法犯罪的事情本来就不应该干,怨不得别人。”
      马捷说:“你我不一样都喜欢喝两口吗?这个罂粟苗当青菜下火锅味道好得很,我们很多四川人家里都种几棵,这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我说:“我听说过这玩意儿,据说四川人卖的卤菜里面都放鸦片壳做调料,很能吸引回头客,我害怕所以连四川人卖的卤菜也不买。”
     马捷说:“当青菜吃是无毒的,不过我们都离婚了,你干什么还要陷害我呢?下一辈子我也不娶河南女人做老婆了!老子替她们家养大了侄子,他妈的一句感激的话都没有,反过来陷害我。”
     我笑了笑啥也没说,拎着酒壶往回走,心想,你小子下次又得恨湖南人了,一个五六岁的孩子你都养不家,这两个湖南人的半大小子更不可能认“贼”作父,你等着吧,有你后悔的时候!
     怪不得湖南人能干大事,不仅舍得老婆,也舍得儿子,逼着别的男人离婚娶自己的老婆,自己拿着十万块回湖南老家再作发展,还愁将来这两个儿子长大了不回湖南?有一天老马死了,苟伢子的堂客拿着马捷的遗产安葬费仍然会回湖南老家,到时候他们还是一家人,不过这种忍辱负重的事情除了古代的越国国君勾践干过,后来还真很少听说有几个人干过。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10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