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一本挂历【短篇小说】  

2016-12-19 03:30:12|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早上到集贸市场闲逛了一圈,一去就见到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送挂历还免费搭一本健康保健杂志,拿着挂历我一看上面是一个美人头像,大概是范冰冰,鸡年了是得有一个做代表的女人,不然怎么叫鸡年呢?
        望着挂历我就想起了一件往事,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有人甚至为一本挂历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如今不仅免费送挂历还另外搭一本杂志,不由得感叹,时代在进步啊!
       那一年我从野外作业单位调动到柴油机修理厂修柴油机,以前我从事过从柴油机底座的铸造、气缸活塞打磨加工到柴油机的装配,可是没从事过柴油机的修理工作,也算是一门崭新的课程,与我同时调入柴油机修理厂的还有一名工人叫寇振新,他以前是绝缘工,所谓绝缘工就是把深埋在地下的管道刷上防锈漆,涂抹泥青然后再包上玻璃纤维,如此多次,达到防腐的目的。
      我到柴油修理厂以后被群众推选为工会主席,寇振新则被安排从事油漆工,专业对口。本来我与寇振新来自同一个单位,彼此应该关系不错,可是我不太喜欢寇振新那个性格,朴厂长比我还小十来岁,寇振新也就是比我小十二三岁,他硬是把朴厂长称叔叔,典型一副奴颜媚骨的形象,所以交往很少。
      寇振新有一个特点喜欢吹嘘,他跟别人说,你们知道我跑过多少地方吗?全国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我哪儿没去过?
      其实,我们这个工厂有人是南下的解放军战士转业的,有人是抗美援朝转业的,有人是抗美援越转业的,出过国的人多了去了,你跟别人吹嘘你见过世面那不是小巫见大巫吗?更有甚者他跟人吹嘘你们知道绝缘工是干什么的吗?
      有人真不清楚绝缘工为何物于是就来问我,我不知就里就直言相告:“绝缘工跟民工差不多,我们以前经常招募民工从事绝缘工工作,又脏又累,断了的玻璃纤维一旦沾染在身上奇痒难耐,洗完澡把衣服从里到外都换洗了,还感觉浑身奇痒难耐,后来民工也不愿干这活儿了。”
     于是大家对寇振新有了看法,知道他是一个牛逼袋子,寇振新从此与我结下了不解之仇,认为我揭了他的老底,其实我是无心之失,我自己担任工会主席自然不能与人结怨,我曾试图多方化解这个矛盾都无效。
     我之所以调动工作是因为我的徒弟一个军工叫王一旺,这人名如其人,做任何事情都当成玩具,有一天我正在对焊工件,他拿着一根钢管当成标枪一把投掷过来一下戳穿了我的气管,险些丧命,伤好以后组织上照顾我把我从野外作业单位调到固定单位;寇振新则是因为他患了肝炎,也是组织上照顾的对象。但是调换单位并没有改变他的工作性质,喷油器气味难闻,对健康仍然有严重影响,我曾向劳资科反映给寇振新调换工种,劳资科长章智胜说:“刘主席,你这不是为难我吗?劳资真正大权掌握在朴厂长手里,寇振新天天把他叫叔叔,他都不说给他改换工种,我哪有这个权力?不过你反映的这个情况我放在心里,等以后有了合适人选,我第一个向厂委会反映,这个答复你满意吧?”
      我知道章智胜老奸巨猾,话说的尿都能点灯,但是具体的事情他仍然是不见鬼子不挂弦,谁都不得罪。
      那一年年底朴厂长突然来了兴致他问我:“老刘,听说你年轻时横渡过长江,也算是体育健将了,这马上要过年了,是不是组织一个体育活动,提高职工身体素质?”
      我说:“组织一个大型活动不是难事,第一,要选一个合适的项目;第二要准备适量的奖品;第三就是组委会问题。”
      朴厂长说:“大冬天也不能游泳,安全也是个问题,淹死人了那一帮娘们还不把我活吞了?”
       我说:“老朴,你就好这一口,天天等着女人把你活吞了,还在我面前狗子头上长角——装羊。”
       朴厂长正色道:“老刘,说正事不开玩笑,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就来他个十公里长跑,围着工厂转五圈,至于奖品嘛,就设纪念奖,每人一本挂历,买那个美女头像的,我听说有一个叫刘涛的还是裸体。”
      我说:“朴厂长,买挂历我没意见,买裸体女人我可不干,到时候人家都骂我是流氓,我这一辈子就毁了,买点山水风景什么的,谁都不能说三道四,如果你个人需要我单独给你买一本就是了。”
      朴厂长不好意思地摆摆手走了。
      我把人员分成几拨,一部分人去购买纪念品;一部分人丈量跑道划线;一部分人负责安全事务。然后贴出迎春长跑公告,其中特别注明,参赛人员量力而行,奉劝身体有疾病者慎重考虑。
     结果寇振新报名要求参加,我立刻就对他说:“你不适合参加迎春长跑。”
     寇振新对我有陈见,他说:“工会是你们家开的吗?你有什么资格不允许我参加?你当年不也参加横渡长江了吗?你以为就是你有能耐,我们都不如你呀?”
      遇到这种愣头青我也没有了脾气。
      长跑结束以后寇振新提着挂历闯进我的办公室说:“老刘,看清楚我得到挂历了。”
      我说:“这不是什么稀罕物件,我也有一本。”
      寇振新气愤地说:“你凭什么也有挂历?”
      我说:“活动组织者每人有一本。”
      寇振新嘴里不干不净地骂道:“他妈的,这世道太不合理了,老子累死累活也只有一本挂历,你们坐在办公室喝茶也是一本挂历。”然后摔门出去了。
      第二天就听说寇振新肝炎病犯了住进医院了,我立刻丢开手头工作赶到医院去看望他,只见他面如死灰,嘴唇青紫,呼吸困难,我把营养品放在他的床头,他还在生我的气。我向医生询问他的病情,医生说:“你们单位领导简直是胡闹,肝炎病人怎么能参加十公里长跑呢?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我百口莫辩。
      我第二次去探望他,他说他想吃甲鱼汤他老婆不给他做,我再次去询问医生,医生说,他的肝炎已经发生了癌变,绝对不能吃甲鱼,我也爱莫能助。
      一个月以后,我第三次去探望他,他再次提出要吃甲鱼,他老婆仍然不肯给他做,而这一次医生却开恩了,说可以给他熬一锅甲鱼汤。我向他老婆说明了这个意思,他老婆恶狠狠地说:“吃甲鱼,下辈子吧!他让我当寡妇,还想我伺候他?”
      我于是找到寇振新的哥哥寇振海,寇振海熬了一锅甲鱼汤我派车送去,寇振新只看了一眼甲鱼汤头一歪就闭上了眼睛。
      后来,寇振新老婆改嫁给一个有钱的老头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10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