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真没见过你们这样的俩口儿(二)【小品文】  

2016-11-07 09:05:19|  分类: 小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彭腊苟是个锅炉工,以前那种老式蒸汽锅炉拉开炉门用一根炉条捅一捅烧结的煤炭,然后用铁锹铲煤倒进炉膛,打开鼓风机,关闭炉门,略烧几分钟再重复一次以上程序。下了班如果不洗澡,整个人如黢火炭一般黑不溜秋,就像先生说的如果不是两只眼睛间或一轮你绝对分不清是人还是雕塑,由于锅炉工是技术含量比较低的工种,工资待遇也不高。
       一般劳资科在安排锅炉工的时候都做过选择:一,身体素质好;二,文化水平不高。
       彭腊苟是工厂占用他们家农田被特招进工厂的,小学都没毕业,当了锅炉工以后很长时间都找不到老婆,一晃三十大几了,他想自己是工人了理所当然找一个女工人一起生活,夫唱妇随,那是多么理想的日子?可是机械加工行业女职工凤毛麟角,只占总职工的5%,当官的科级干部都轮不上,哪里还有女人嫁给一个社会地位最为低下的锅炉工?
      彭腊苟不得已还是回农村去找一个老婆,农村女人稍好一点的早早就出嫁了,那时候女人十八九岁就生孩子了,村里有一个剩女,二十七八岁了,人长得略丑一点,多少有点傻,姓还特别姓苟名叫图安。婚后苟图安给彭腊苟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叫彭野渡,彭腊苟两口儿没文化,生了儿子却不会取名买了两瓶酒一条烟请宣传科黄科长取的名,源出唐代诗人韦应物的《滁州西涧》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彭野渡上初一的时候,彭腊苟迷上了打麻将,那时候还实行粮票,彭腊苟可能智商不济,逢打必输,苟图安没有职业拿着粮票却没有钱买米,她干脆破罐子破摔卖了粮票也去打麻将,彭野渡从学校回到家,家里冷火秋烟,任何食物都没有,父母也找不见,肚子饿了急眼,干脆学也不上了去找食物,附近农田有萝卜拔萝卜,有红薯偷红薯,后来连家也不回了混入了小偷集团。
     彭野渡被判刑那天是公安机关捣毁了整个小偷集团,审判采取的是公审形式,彭腊苟苟图安俩口儿都坐在旁听席上,当公诉人问彭野渡是如何走上犯罪道路的时候,彭野渡讲述了肚子饿了找食物的事情。
     女记者马诗娜说:“真没见过你们这样的俩口儿。”
     观众席上不知是谁说:真是一对狗男女!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1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