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恶小可为吗?【短篇小说】  

2016-11-02 14:49:14|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备在遭受火烧连营惨败以后白帝城托孤,临终前对儿子刘禅说:“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但是刘禅是一坨稀泥,民间有云,稀泥巴扶不上墙,最终断送了刘备苦心经营的蜀汉政权。
       提及历史事件不是想跟大家重温历史,是想说我身边有这么一种人他们对刘备的遗言反其意而用之,一辈子不做善事,当然就不存在大小问题,专做恶事,不过不做大恶只做小恶,他为啥不做大恶只做小恶呢?据我分析,做大恶者必受法律制裁,做小恶相当于打擦边球,虽然也在作恶,但大家拿他没办法。
      我们总公司下属有一家农副产品分公司,分公司经理叫马长尔,狼眼,鹰钩鼻,瓦刀脸,凡是与他打过交道的人无不害怕他三分,因为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人。
     他开会开场白是捶着桌子骂人:妈的逼,你他妈的比谁的资格老一些?比谁能耐大一些?你有本领跟老子搞一搞?下面那些开会的人被他的淫威所折服,谁没事自找麻烦?只好捏鼻受气,你遇到恶人了有什么办法?
     有一次,我受总公司委托下去检查工作,他设宴请我,大概是喝酒喝高了他对我说:“我他妈的天生就是一个流氓,读小学的时候,我那尿撒在女老师的茶杯里,读中学时,我把前排女生的长辫子系在椅背上,下了课她猛地站起来扯下一缕头发,当时就哭得很伤心。”
      听话听音,他暗示我别向总公司领导反映他的情况,不然他会跟我耍流氓,我只好笑笑什么也不说。还有另一层意思,我不知道马长尔与总公司经理朴总是什么关系,如果他们关系很好,疏不间亲,我回去一说,坐蜡的肯定是我;如果朴总与他关系不密切想借别人之手将他置于死地,我贸然行事,虽然符合朴总的意思,但是事后朴总也不能容我,同时我还得罪了一个流氓,所以这事儿需要慎重。
     据他们分公司职工反映评先进调工资他一言堂,好处只给他兄弟和年轻漂亮的女人,他们分公司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工作任劳任怨,工作能力强,每一年群众都推荐这个女人为先进工作者,马长尔一次也没向上面报过这个女人,还公开说,一个又老又丑的女人评什么先进?
      每一年过春节他就等着他手下的职工给他送礼,尤其是那些挤不进他圈子的男人和又老又丑的女人更是提心吊胆,你要是不给他送礼,他有的是机会收拾你。调级评职称月奖年终奖全掌握在他手里。
      他手下有一个不善交往的男职工叫尚交友,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这样的男人绝对不可能成为马长尔圈子里的人,要过年了心里就发慌,思来想去决定花大价钱买一份礼物送给马长尔,金银柜有一种镀银保温杯,价格1999元,咬咬牙买下来送给马长尔,本来这种保温杯有一个很精致的包装,上面标明价格,含银量等。尚交友害怕马长尔知道自己有意为之,于是扯开包装,把保温杯拿在手里装着不经意地样子说:“马经理,我有一个小东西送给你。”
      马长尔看了一眼保温杯啥也没说,过完年上班开第一次会,马长尔手里拿着保温杯对全体员工说:“有人想贿赂我,他妈的,告诉你们老子拒腐蚀永不沾,说完一抬手把保温杯从二楼窗户扔出了窗外。”原来,马长尔是个土包子根本不识货,他以为就是一个普通的保温杯,同时借这一件事还可以竖起自己的淫威,别把经理不当一回事,随便拿一个破烂糊弄他。
      尚交友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两千块钱呀!打了水漂不说还得罪了马经理,这就是典型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手下有一个女工,这女人叫陆咏梅,长得有两分颜色,早就被马长尔盯上了,但是陆咏梅眼界很高,看不上马长尔,打算花点钱把事情摆平,于是过春节给马长尔送了一条大中华香烟,这一年过春节算是过去了。第二年过春节马长尔以为陆咏梅还会给他送大中华香烟,可是陆咏梅以为送过一次就一劳永逸了。马长尔伸长了脖子等着陆咏梅送香烟过年,陆咏梅没有了下文,过完年马长尔就找陆咏梅的麻烦:“你他妈的比谁的资格老一些?老子安排你春节值班,你怎么不来?老子公司价值几千万,丢了东西你赔得起吗?”
      公司副经理张国庆是马长尔一手提拔起来的,也是马长尔的得力助手,他以为与马长尔关系密切,此人还算正派,他就作证说:“马经理,你记错了吧?值班表是我安排的,好像没有安排陆咏梅。”
      马长尔马上就翻脸不认人了他骂道:“他妈的,老子还不知道是怎么安排的吗?用得着你狗日的作证?滚!”也就是说马长尔就是无事找事,就是找茬,就是要所有的人都害怕他,就是要作恶。如果谁认识不到这一点谁就难以下台。
      陆咏梅哭着走了,后来终于落入了马长尔圈套,成为马长尔泄欲的工具。
     马长尔对自己圈子里的人一样欺辱打骂,马长尔有一次与张国庆,李立春,王国海一起打麻将,那天张国庆火气特别好,一下子赢了几千块,李立春王国海也略有盈余,马长尔一个人输了五六千元,他发火了当场掀翻了麻将桌,臭骂张国庆:“你狗日的整天不好好干活,你这个副经理是当到头了,都他妈给老子滚!”本来马长尔刚开始心情不错,说几个哥们聚在一起打打牌喝喝酒,谁知后来心情不佳,大家只好不欢而散。
     有一天,马长尔躺在老板椅上小憩,一不留神睡着了,老板椅设计并不合理,当把靠背放平以后就形成头重脚轻的毛病,结果马长尔头朝下脚朝天摔倒在地上,像一只被人反过来的大乌龟手脚乱蹬就是爬不起来,恰巧公司办主任李立春一脚跨进来,看见马经理一副狼狈相赶紧把他搀扶起来,一般人就会对搀扶者表示感激。可是马长尔是逆向思维,他认为李立春来晚了,爬起来就给了李立春当胸一拳,然后才骂道:“你狗日的怎么不早点来?让老子大头朝下半天,头都晕了!”
     李立春完全没想到跟着马长尔鞍前马后就是这么一个下场,但是大家都知道马长尔是个恶人,谁都不敢跟他翻脸。
     最惨的要算张国庆,他跟着马长尔二十多年,就像奴仆一般,本来以为马长尔退休以后会让他顺利接班,但是马长尔记恨他打麻将总是赢自己的钱,临退休他突然把一个他曾经玩弄过的三十来岁的斜眼女人扶植上来让那个斜眼女人当了农副产品分公司经理,并且免去了张国庆副经理的职务。
      马长尔给人的印象那真是一个强人,平时想怎么作恶就怎么作恶,谁也玩不过他,最后平稳退休,人们一致看法是老天爷太不公平了,一个恶人却得不到惩罚,无数善良老实的人却受尽了欺压,这还有公理吗?
      可能有些事像陈毅说的那样,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最近马长尔突然疯了,谁也不认了,见到谁骂谁,连他老婆也不认识了。
      有一个心理学家说,这不是老天爷对他的惩罚,是他自己内心不平静,他作了一辈子恶,现在心里终于感觉有愧了,但是又无法弥补,所以就疯了。
      不知这种说法有无科学根据?难道一个恶徒还会良心发现?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10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