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闲,出来的病【短篇小说】  

2016-11-11 18:11:26|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能生病说这话你信吗?我也不信,医生是这么说的,不过有没有科学依据就不好说了。
        阿浩的老婆生病了躺在医院里,据说是这一次病的不轻,打着打着麻将突然倒在地上了,救护车呜呜喂喂地把她拉进医院接着就住院治疗了。阿浩问医生,我老婆得的什么病?医生正在给阿浩的老婆输氧输液,头也没抬回答说:“闲病的。”
        阿浩大张着嘴半天合不拢,他在心里也打了一个大问号“?”,闲也能生病?
        阿浩的老婆阿萍以前是采油工,二十多岁就死了丈夫,独自一人拉扯着一个女儿,前几年女儿嫁给一个浙江小老板远走他乡了,她孑然一人,了无牵挂,衣食无忧就提前退休了。
        阿浩也只有一个女儿大学毕业以后就留在南方就业嫁人了,他前妻阿梅去异地探望女儿,突然遇见青年时的初恋情人阿龙组织了一个包工队当包工头,旧情复燃,人也不回来了委托律师与阿浩办理了离婚手续,那时候阿浩欲哭无泪,他是2001年协议解除劳动合同的小学教师,文不能安邦,武不能定国,整个就是一根狗屎棒子——文(闻)不得,武(舞)不得,一直靠老婆阿梅养活着,也试着出去打过工,在武汉一所私立学校任过政教主任,由于管不住学生不到试用期满就被辞退了,也到广州女子中学任过教,他的方言浓厚的普通话广州人听不懂,广州人的粤语他更是摸头不是脑,广州人说出去买几个苹果,他听成出去卖几个屁股,心想,广州人怎么卖屁股也公开说呢?简直是太无耻了!无法交流也就无法立足,其后投靠了年迈的家兄,大嫂不留他,投靠女儿,女婿给了他两千元打发他上路,他甚至走投无路去投靠过亲家,亲家母可就不客气了直接买了一张火车票把他送到车站。就在阿浩走投无路的时候,阿萍看上了他,不过阿萍有一个要求,必须履行结婚手续,阿浩的困难是暂时的,熬过了协解期就可以在保险公司领取养老金,你不能把他白养活几年最后鸡飞蛋打。
      阿浩暗自庆幸爹娘给了他一幅好容貌,身材高大,相貌堂堂,面皮白净,举止文雅,也曾经算得上是一个帅哥,不过现在只能算资深帅哥了,就凭着这一副容貌居然能混吃一碗软饭。
     阿萍的这一举动招来不少非议,有人说,阿萍是一个花痴,老女人还想找帅哥;有人说,阿萍花钱雇了一个男家政服务员,从此就不用干家务活了;有人说,阿萍有眼光,不过养活他两年,一个男人一辈子都被抓在手心里了,是一个有潜力的投资股。
     不管别人怎么说吧,日子得由他们俩自己过,阿浩因为是靠女人养活的,总得表现一下自己,买菜做饭,洗衣服,收拾屋子一干活儿全包了,一个不能挣钱的男人一般都有很多优点:菜肴烧得多样可口,煎炸煮焖烧蒸样样在行;屋子收拾的让女人也挑不出毛病,纤尘不染,井井有条;晴天把衣物被褥一趟趟抱出去晾晒,洗过的衣物叠放整齐,家里任何物件你只要问他他都很快就能给你拿出来;对女人体贴温柔,像一个多情种子。阿萍过过多年的寡居生活,没想到到晚年了爱情这棵老树还能萌发新芽,简直就像掉进蜜罐里一般。
     阿萍年轻时就不是美女,身材矮小,人往横里长,整个像一个肉墩子,脸相畸形,颧骨高耸,蒜头鼻子,撮瓢嘴,如果是年轻时,对于像阿浩这样的帅哥她做梦也没想过,但是现在自己通过长线投资,终于获得丰益的回报,不仅怀里搂着帅哥,而且帅哥把她当祖宗供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百事不管,油瓶子倒了也不需要她去扶,她睡着了也常常笑醒。
        一个闲来无事的女人你想她会怎么打发时光?
       首先,打扮自己。也描眉,也涂眼影,也画口红,一袭纯白纱质长裙,一条丝袜裤,一双铁掌钉字,高跟鞋,走起路来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仿佛自己就是白雪公主;
       其次,就是打麻将。打麻将打得很疯,一天打两场麻将,早上一起床装扮完毕就等在麻将场大门外,麻将场老板没这么勤劳,常常睡眼惺忪被叫开门,直抱怨现在闲人太多,把麻将当早点。当然有时候也凑不齐四条腿,有一天一大早我去买水果,阿萍看见我说:“大哥,我们三差一,一起玩玩吧?”
     我笑着说:“你搞错了,我不打麻将。”
     阿萍仍不死心她说:“你跟阿浩是好朋友,听阿浩说你是打麻将的高手,没几个人是你的对手,你怎么突然就不打牌了呢?”
      我说:“下象棋我水平还可以,不过你们女人不玩,麻将我是不玩的。”然后扔下她顾自走了。
      阿萍作为一个很闲的女人自然有很多女人的共性,比如,翻事了非,一边打着麻将一边闲聊,无非是张家长李家短之类的话题,那日与二蛋子奶奶,冯昌凤,郑凤仙一起打牌竟然聊起了外号人称“吊死鬼”的女人,吊死鬼可是一个恶人,一辈子喜欢与人干仗,走到哪儿干到哪儿,是一个谁见谁头疼的角色,她一天不与人干仗浑身不舒坦,直到后来自己鼻乌嘴青心里的血才下去了,人也就消停了,她丈夫为她向人赔礼道歉一辈子,谁还愿意捅这个马蜂窝?阿萍硬是拉着冯昌凤说是她说了吊死鬼的坏话,吓得冯昌凤直发抖尿裤子。用文革期间的一句话就是挑动群众斗群众,可见阿萍也不是一个良善之辈。
      第三,跳舞。每天黄昏时分,小区广场有一场交谊舞会,“小区第一美女”是广场舞会的主心骨,她总是第一个来到广场,她走路的姿势就是范伟在小品里面说的猫步,其实是病态,左右两只脚就像两把镰刀,左边一刀砍过来,右边一刀砍过去,锋利一点也许可以割麦子,遗憾的是钝了一点,如果你在她的后边走路真担心她的左脚绊住右边的裤腿,然后哄哃一声摔倒在地,不过这是看戏的替古人担忧,她从没有因为自己的排腿摔过跤,反倒是显示出一种妖冶女人那份独特的做作,当然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女人充其量就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蹦跶一天她也得蹦,能勾引一个男人也是一天的性福生活,她刚刚在中秋节的时候勾引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农民工去异地潇洒了几天。
     同样是老女人,同样长得其丑无比,可是小区第一美女却能勾引男人屡屡得手,相比较而言阿萍水平就差得远了,她完全是靠长线投资买的是一只垃圾股,最后才升值,倘若垃圾股不升值她就亏大了,好在苍天不负有心人她才获利,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她完全是孤注一掷。
     那天黄昏时分我去拍夕阳,匆匆赶上走在前边的阿萍,阿萍对我说:“大哥,你怎么不跳舞?”
      我说:“我不会。”
      阿萍觉得机会来了说:“不会我教你呀!”
      我笑着说:“我没工夫。”
       阿萍说:“大哥,你说谎都不会,退休了什么也不干,多的就是时间,都不知道怎么打发,时常感觉闲的无聊,你怎么会没时间的?”
       “我现在就在赶时间,没空跟你闲聊。”说完大步流星般地走了。
      在阿萍看来所有的人都跟她一样闲得无聊,都需要考虑如何打发时间,如何排解寂寞,这真是以己之心度人之腹。
       医生说阿萍是闲病的,其实在我看来阿萍累病的,生活已经完全没有节制,家务活儿是没有了,所以就放任自流,一天打两场麻将,上午一场,吃完午饭接着打第二场麻将,连午觉也不睡了,吃完晚饭紧接着跳交谊舞,每天都闹腾到很晚,带着兴奋回家再与男人缠绵一番,把那多年的寡居生活的损失补回来,人都赶上机器了,整个处于高速运转状况,焉有不病之理?
      但愿通过这一回教训她能有些收敛,别太放纵自己,毕竟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女人了,多少知道些轻重。在这个问题上阿浩也有责任,自己是吃过她的几年软饭,但也绝不能把找回来的老婆当神供着,必须让她承担些必要的家务,人需要有约束,不然她不倒在麻将场上就会倒在舞场上,也或者倒在别的什么地方,总之会要了她的小命。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