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稻花香里话农桑【散文】  

2015-09-07 10:29:02|  分类: 感怀(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稻花香里话农桑【散文】 - 四页 - 听松
 
        大约半个多月前我就把镜头对准了水稻,从水稻扬花到抽穗直到开镰,我几乎是全程关注着,我拍过皁露下的水稻,我也拍过夕阳映衬的水稻。今年的水稻普遍长势良好,杆粗,穗长,粒饱,虽然今年年成并不是风调雨顺,水稻种植早期雨水偏多,阳光不够充足,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水稻的光合作用,后期又有较长时间干旱,我曾一度担心过水稻产量。但是广大农民都采用了优良稻种,干旱期间采用了喷洒农药除虫,追肥,人工灌水等措施,确保了水稻丰收。只有少数农民采用了越南稻种,由于越南古代有著名的占城稻,但是现代越南水稻种植技术已经远远被中国甩在了后面,种植越南水稻的农民后悔不迭。它们过早就倒伏在水稻地里,将会严重影响产量,那天那户农民还跟我说:“以后我再也不种植越南水稻了,听说泰国水稻很有名,国际价格很高,现在我也不敢种植了。”
       我说:“水稻讲究种植期长,越往南去水稻生长期越短,即使水稻长势良好味道也不会太好。”
       农民点头表示赞同。
(原创)稻花香里话农桑【散文】 - 四页 - 听松
 
       我出生在水乡,自幼是吃稻米长大的,有一句对比说得很形象,外国的成年人不喝牛奶不能活,中国的小孩喝米汤就能长大。我与水稻的感情是很深厚的,因为我经历过一个月只有五斤大米指标的三年自然灾害时期,那时候人饿得想大米想到发疯的程度,见到大米恨不得生的抓一把填在嘴里;我也经历过下农村缺粮一连饿过七天的日子,等到大队书记同意借米给我们时,有的知青饿得连喝米汤的力气都没有了,喝一口米汤还得休息一会儿;我还经历过青年时粮食指标不够吃靠同学和女友接济勉强度日的日子......
(原创)稻花香里话农桑【散文】 - 四页 - 听松
     同时,我还亲手栽种过水稻,经历了从泡田、耕田、耙田、育秧、插秧、除草、喷药、收割、打场、脱粒的全过程。当端着香喷喷地白米饭的时候,那种情感是难以用语言描述的,正常的人一般不吃菜可以咽下一碗新米饭,倘若再有一碗煎鲫鱼,加上生姜辣椒,鱼汤泡饭估计吃完两碗米饭是不成问题的,这之中的情感是复杂的,既有品尝新米的欲望,又有享受艰辛劳动成果的愉悦,是没有亲手种植过水稻的人永远无法领略的滋味。
(原创)稻花香里话农桑【散文】 - 四页 - 听松
   忽然忆及辛弃疾的《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头忽见。
   上阕表现了词人对丰收之年的喜悦和对乡村生活的热爱之情,是呀,丰收了谁会没有喜悦呢?昨天终于有农夫开镰割水稻了,我与词作者一样怀着喜悦的心情去拍摄收割水稻。
(原创)稻花香里话农桑【散文】 - 四页 - 听松
     农妇就站在田头,我首先向她道贺,农妇却苦笑了说:“大爷,如今种田人就是丰收了何喜之有?”
      我询问其故,她说:“谷种二十多块钱一斤,撒到田里抽水机抽水,化肥,杀虫,现在收割了收割机一百伍十元一亩,我们家总共只有四分田,大约能收获七百多斤粮食,毛收入八百多元,我们一家人一年的总收入呀!您说我们的日子能好过吗?”
     我立刻就被农妇问住了,看来道贺也不能随便用,我说:“中稻价格不高,你应该种晚粳稻,那样收入不是可以提高一些吗?”
     农妇不高兴了说:“大爷,我与您无冤无仇您干嘛害我呢?”
     我陪着笑脸说:“我绝无此意,只是想帮你出出主意。”
     农妇似乎原谅了我她说:“您不是农民,您不知道我不怪您。现在鸟雀特别厉害,说是要保护生态不让打杀,可是谁来承担鸟雀的生计呢?还不是我们农民?我们全村约好了同一天播种,鸟雀要吃种子大家都承担一些损失,谁要是先播一天,谁家当年就不想有收成,谁要是晚播几天,等到全村谷子都割完了,他们家的稻谷就不用收割了,鸟雀会把他们家的稻谷吃得精光。如果只有我们一家种植晚粳稻,您想一下后果吧!”
     农妇一席话说的我汗流满面,羞愧难言。
(原创)稻花香里话农桑【散文】 - 四页 - 听松
     我一直以为我下过农村,也有一些农民的朋友,同他们经常交往,我自认为我悯农,了解农民,能够与农民同呼吸共命运,今天我才知道我大错特错了,虽然我居住地周围就是农村,但是我与农民的距离何止十万八千里?
     农民的生存仍然是艰难的,他们不仅要看老天爷的脸色吃饭,风调雨顺的年景毕竟不是年年有,他们还要承受市场的冲击,农药化肥种子涨价而粮价却不能飞涨,粮食毕竟是关系民生的重大问题,另外他们还要承担政策法规强加在他们头上的负担,你比如保护鸟类,实际上就是让农民养着这些鸟类。还有一点更严肃的问题是人均耕地严重不足,此地农户人均四五分土地,据说南方有些地区人均可耕地面积只有一两分田,那就更难对土地做指望了。
     农妇见我沉默不语她宽慰我说:“老人家别往心里去,我们农民不会说话,等新米出来了哪天您再来我请您品尝新米!”
      农民的淳朴善良再一次感动了我,他们自己生存艰难,却仍然热情好客,我谢绝了农妇的好意,缓步离开,丝毫没有了刚来时那种丰收的喜悦了,而是心情沉甸甸的,大概自己多少有些受林妹妹的影响,没事喜欢多愁善感。夕阳已经有一部分沉入到地平线以下,该是返回的时候了。
(原创)稻花香里话农桑【散文】 - 四页 - 听松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1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