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老朴名字的故事【小小说】  

2015-11-26 12:23:07|  分类: 众生相(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连续下了二十多天的雨,浑身疼痛难忍,虽然下着中雨我还是冒雨出去溜达一下,活动活动筋骨,小区正在改造,主干道两旁原有的花坛被掀翻了,重新修葺花坛,把原来的一些绿化树挖掉了成车成车地拉出去卖钱,然后再买绿化树,甚至连原先花坛的泥土都不要了,也是拉出去卖钱,然后再购买泥土,卖树卖土的钱归民工得到了,买树买土的钱得政府掏,据说这样可以撬动经济,不过这些事情与我无关。
       正往前走着,突然有一个穿着雨衣干活的民工叫我:“刘主席,下这么大的雨,你也不打一把伞,淋了雨会生病的。”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循着声音看过去,叫我的不是农民工,而是老朴,老朴抱着一大块水泥预制板正吃力地往路边花坛挪动,这种水泥预制板是用来做花坛隔板的,有一点技术的农民工负责用水泥衔接水泥预制板,相当于泥瓦工中的大工师傅,老朴没技术出的是劳力,相当于泥瓦工中的小工。大冷的天,虽然身上穿着雨衣,手却光着,冻得通红,这就是实实在在的现实生活,为了生存吃苦耐劳你也得干,我说:“老朴,快十一点半了怎么还不下班?”
      老朴说:“这是最后一块,搬完了就吃饭,刘主席中午一起喝两杯?”
       我看着老朴挣的这两个钱哪里好意思再让他请我喝酒?况且我上次与老朴一起喝酒就有朋友说我与一个劳改犯喝什么酒?但是我跟朋友的认识是不相同的,劳改犯犯的是国法与我无涉,再则,劳改犯更需要社会关注,不然他们就会破罐子破摔,再度走上犯罪道路,第三,劳改犯是指服刑期间,如今老朴已经是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不可用抱有偏见的眼光看人。但是我还是推辞说:“浑身疼痛难忍,无心喝酒。”
       老朴却说:“刘主席,身上疼更应该喝酒,我也是干这体力活儿累得不行就想喝两杯,不然我害怕下午我都撑不下去,您要是不好意思让我请客我们AA制也行。”
       我再也找不出推辞的理由来了,只好说:“行,这次我请客。”
      小酒店老板乖觉,一见我们俩是常客,马上过来打招呼问:“二位老规矩上一个牛杂锅仔两个口杯?”
      我点了一下头,老朴奔到小酒店里间冲洗一把,不大一会儿工夫小酒店老板就把牛杂锅仔端上桌了,我们俩扯开口杯封口先各自喝了一口,吃了一筷子牛杂,老朴才说话:“以前我们经常招募民工干粗活,不成想如今我得等着民工来招募我了,人生如戏呀!”
     老朴的这个感叹我不能接茬,不然就又会说到他不珍惜生活,为非作歹犯罪坐牢等老生常谈的问题,本来生活就不易,也没有多少乐趣,你还总是像唐僧一样念紧箍咒,那不是索然无味吗?我于是岔开话题说:“老朴,你怎么名字叫朴大山来着?”
      老朴喝了一口酒说:“我以前名字不叫朴大山,我以前叫朴成熙。”
      我说:“等一会儿,朴成熙不就是那个韩国什么歌手唱《吻我》的吗?你跟他同名?”
      老朴说:“他是小字辈,我叫朴成熙那会儿他还没出生呢!我是中国人取名字有讲究,第一,要讲究姓氏,我们家祖上姓朴,到我这一辈辈份是‘成’字辈,我就得取名叫朴成什么的;第二,要根据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算命排八字,我命里缺火,所以取名字里面必须有‘火’部。后来遇到一位高人他说我的名字取得不好,那是把自己的命运放在火上烤,‘熙’字不可取,必须改名。我就让那位高人替我改一个名字,那位老先生竟然连我的辈分‘成’也去掉了,改成了‘朴诚信’,我也觉得这名字还可以,做人嘛要诚信待人。”
      可能是天太冷,锅仔底下的酒精又太小,我们还没得及烫配菜,酒精就烧没了,我大声叫唤老板添加酒精打断了老朴的话题,我顺便招呼老板给添加一点泡酸菜,尤其是泡生姜辛辣可口开胃,然后我又举杯跟老朴碰了一个。
      老朴吃一口菜说:“这个泡生姜果然不错,冬天吃热辣开窍,一吃下去感觉鼻子就通畅了。”
      我说:“生姜可是个好东西,民谚有云,男子百日不离姜,女人百日不离葱,以后要常吃。”
      老朴想起刚才的话题说:“我改名以后生活在北方这个名字就不会改了,问题是读中学在南方,南方人说话没有前后鼻韵之分,我这个朴成信被同学们叫成了‘嫖成性’,说瞧你爹给你取的这个名字,你嫖娼还成了性,那不是没王法了吗?你狗日的等着坐牢吧!”
      我笑着说:“中学生是这样的,一群人找一两个人逗乐子,这一两个人就成了大家的下饭菜,百口莫辩,我读书的时候也常干这事儿,我们班有几个同学见到我就害怕,不知道我要编排他们什么,只要我一开口必然有一帮同学跟着我起哄,众怒难犯,只好自认倒霉,结果后来这几个读书时饱受欺凌的同学毕业后都当了官,我回故乡他们还以同学身份请我,让我无地自容,才知道自己年轻时不厚道,后来才改变了性格。”
      老朴说:“可不是?那个难受劲儿没法说,要从根上说还是怨我祖上这个姓,百家姓,一百多个姓哪一个你不好姓?偏要姓个‘朴’,朴嫖同音,这不给人以口实吗?我一气之下自己给自己改了一个名字——朴大山,我让你们谁也没话说,大山不是动物,你再没法牵强附会了吧?”
      我说:“朴大山似乎也不怎么好,大山巍峨雄伟,既要有大志又要有大运方才配得上这个名字,庸碌无能之辈承受不起这个么个名字。”
      老朴说:“智者所见略同,那位高人听说我胡乱改成了朴大山他说,你命该如此呀!你命犯牢狱之灾,所以我才给你更名,谁知你这人城府不深,受不得委屈,同学们互相调侃是有的,无伤大雅,将来走上社会同学天各一方,没人会记得中学时代有多少恶作剧,为了一点小事胡乱更名,犯了大忌会。果然后来我就犯事坐牢了,既然是命中注定我也就只好认命了,不过这样的日子快熬到头了,还有两年我就可以拿到退休生活费了,生活总是给人以希望啊!”
       听了老朴的话我甚感欣慰,尽管老朴生活很艰难,也毫无情趣,但是他没有沉沦,他在苦难中磨炼自己的灵魂,他正在逐渐从罪犯的阴影中走出来,成为一个正常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1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