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听松

微风中松涛阵阵,似有若无,你用心去听......

 
 
 

日志

 
 
 
 

(原创)哎呀呀【小小说】  

2014-12-23 12:30:51|  分类: 众生相(小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任也就七十多岁,可是瘫痪在床就有十多年了,老伴死得早,生活起居全由女儿女婿照料。
       老任的儿子任建新倒是康复医生,不过是半路出家的改劁货,以前我们是一个班里的管道工,后来他找了一个当护士的女人为妻,就调到医院去打杂,不知怎么七混八混,竟然摇身一变穿上白大褂当起了康复医生,有一回我腰疼住进了康复科,任建新穿着白大褂手提一根撬棍走进来,把我吓了一跳,我说:“任建新,你把我的腰当钢管了?一撬棍不就别断了?敢情你们医生是把好人治病,病人治死呀!”
       任建新笑着说:“别拿老眼光看人,我现在是医生不是管工,我知道轻重。”
       我爬起来就跑,医院是不敢住了,回到家慢慢调理,现在总算还能生活自理,我就庆幸当时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任建新到底医生没做长,医院改制,要求医生必须有文凭有职称,他一条都不具备,只好写申请于2001年协议解除了劳动合同,以后一直在社会上鬼混,有时也到私人医院打几天工,总之是混不长,自己生活尚且没有着落,自然也管不了他父亲的死活。
       前几天我在外面碰见任建新,他问我日子怎么打发的,我说,种种花,养养鱼,练练毛笔字,拍拍照。
       任建新很惊讶:“你不打麻将吗?不打麻将哪来朋友?不打麻将哪来乐趣?你这人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我说:“你爹是死是活你都不管,就知道打麻将,你不是比我更不可思议吗?”几句话说得任建新脸上挂不住,他只好与我告别了。
       老任不能说话,邻居们知道他活着就凭他那一声声哀嚎——哎呀呀!老马是老任一起的工友,两个儿子都成家立业另过,老伴死了以后一直以个人过日子,但是老马身子骨硬朗,每天围着小区象一头拉磨的驴不停地转悠,就是觉得比较孤独,有时候想起来老任就去探望一番,昨天老马又去探望老任。
       老任属于那种间歇性有意识状态,正好老马一脚跨进来,老任意识清醒了,但他不能言语,唯一的表达方式就是:“哎呀呀——”
       老马看着瘫痪在床的老任不禁想起了当年年轻时革命加拼命的往昔的岁月,玉门的帐篷,大庆的干打垒,风餐露宿,冰天雪地,人拉肩扛,超重钢管铁板,一天十几个小时的亡命工作,到头来就落下这么一身的病,这一辈子值吗?想到此虽然没有老泪纵横,潮润却也模糊了浑浊的双眼,他长叹一声:“哎——我们这些老家伙活着受罪呀!”
       就在此时,任建新带着老婆突然回家来了,他接着老马的话说:“老马叔,话可不能像你这么说,我爸他活着挺好,整天躺着什么也不用干,什么也不用想,多幸福啊!”
      老任又大叫了一声:“哎呀呀——”
       老马可不买账他对任建新怒喝道:“小兔崽子,是不是打麻将又输光了?惦记你爹的几个退休费?”
       面对一眼就能洞穿他心思的老马任建新无言以对。
       老马仍然怒气未消他说:“老子们当年出生入死,怎么养活了你们这一帮败家的兔崽子?哎,哎!”
       伴随着老马的叹息,老任又发出了“哎呀呀!”的叫声,凄婉的哀嚎在冬日肃杀的上空回荡着......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